《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9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17 22:03:00
  ———————更新线———————
  我搀扶着明瑶,小心翼翼的让她坐到了架子车上,又用被褥盖好,娘嘱咐道:“千万别着了风。你们先走,去月娥家里,我拿点东西,随后就到。”
  月娥是村里的婶子,有个小诊所,颇懂些医术,善能接生,村里的孩子几乎都是在她那里生的。

  老爹在前面拉着车,我在后面推着,都不敢大动作,走的很慢。
  娘很快就跟上来了,弟妹也跟着,两人提了许多东西,有娘早就准备好的干净的盆子、软纸、褥子等……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
  到了月娥婶子的诊室外,老二已经在等着了。
  把明瑶扶到产床上以后,月娥婶子摸了摸明瑶的肚子,又问道:“多久疼一次?”
  明瑶道:“开始疼的还不怎么频繁,这会儿疼的厉害了。”
  月娥婶子看向我们,道:“族长,弘道、弘德,你们都先出去吧。”
  我们爷仨都出来了,关上了门。
  老二道:“哥,你说啥时候生啊?”
  我道:“快了吧。”
  老二又问老爹:“爹,你快得孙子了,咋不吭气?”

  老爹道:“安静点。”
  老二拉着我蹲了下来,我蹲了片刻,就觉得心里猫抓似的,怎么也不安宁,站起来,来回走着,不时张望一下诊室的屋门,仔细听一下里面的动静。
  日期:2017-03-17 22:03:00
  有时候能听见里面的说话声,有时候又什么声音都没有。
  时间过得仿佛很快,又仿佛很慢。
  老二回家了一趟,做好了饭菜,端过来,让我和爹吃了,又叫娘和弟妹出来,也吃了。
  吃完饭,老二把碗筷拿了回去洗漱干净,又来了,问道:“还没有生吗?”

  我也有些着急了,道:“还没有。”
  老二叹道:“生个孩子真艰难啊。”
  老爹道:“废话!”
  又等了许久,老二道:“爹,要不要去告诉爷爷和二爷爷?”
  老爹道:“你去吧,我估摸着也快了。”
  因我和老二都成了家,爷爷和二爷爷这些日子便在三叔家里住,老二匆忙去了。
  没过多久,我便远远的看见了他们的人影。
  眼瞧着他们越来越近,我心中忽然一闪念,就像触动到了什么东西,急忙奔到诊室门口,刚想问生了没有,猛听见里面一阵嘹亮的啼哭!
  那一刻,我愣在门口,百感交集,竟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
  老二跑了过来,我道:“生了!”
  老二喜道:“生了!”
  我也咧嘴笑道:“生了!”
  老二道:“大哥,你现在啥感觉?”
  我还没说,老二便又说道:“不用说了,看你美的跟吃屁似的。”

  眼瞧着爷爷、老爹近前来,四世人已然凑齐,我喃喃说道:“新的希望,新的希望来了……”
  日期:2017-03-17 22:08:00
  元方生下来时又胖又重,近乎八斤,月娥婶子都说:“明瑶看着那么瘦的人,咋生这么胖大一小子?娘胎里都吃成仨下巴了!”
  等把元方抱在怀里的时候,我仔细端详,只觉得眼睛、脸蛋都像明瑶,眉毛、鼻子像我,耳垂厚大,嘴角上扬,倒是不像明瑶,也不像我。
  再瞧了片刻,忽然觉得哪里都不像明瑶,哪里都不像我了。
  老爹和爷爷、二爷爷都欢喜的不行,凑上来看着不放,老爹道:“父亲,您看,元方这孩子有反骨。”
  爷爷道:“好,好,真好。看似五行全人,家中事,全赖此小儿辈了!”
  二爷爷道:“快来让我抱抱!”
  还没抱上片刻,娘就抢走了,道:“二叔,方方还太柔软,经不起您那大手大脚。”
  二爷爷十分不满。
  添了这个小家伙,阖家欢喜,独缺叔父一人,我心中暗想:“如果叔父在这里,他肯定比谁都高兴吧。”
  我想再去寻叔父,但是有了元方之后,才知生活繁忙,养儿养女大为不易。
  小家伙能吃能睡,能撒能拉,饿的时候,嗷嗷直哭,尿的时候,也是嗷嗷直哭,躺的不舒服了,仍要嗷嗷直哭……以前听别人家的婴儿哭泣,也不觉什么,轮到自己儿子,哭两声便要赶紧上前看视,哭五六声,就觉得心疼的不行,马上就要伺候周到。
  明瑶没出月子,也需照顾,因此,这短时间里,是出不得门了。

  等满月之后,明瑶身子已好,元方却更闹腾了,而且这家伙白天睡觉,晚上精神,最是折磨人。
  渐渐等到百天,我打算再去寻叔父,可娘一听,说:“你要出远门,我可不管你媳妇儿了。”
  我只好作罢。
  日期:2017-03-17 22:09:00

  但叔父不去寻,陈汉雄和陈汉杰还迟迟未能去看望,这一天,白日里,我瞧着元方熟睡了,娘又在家,便对明瑶说了一声,又跟娘禀报了,骑车往天宝宫而去。
  相隔不过三四十里地,也很快到了。
  那天宝宫虽然是座大道观,但是先前多次被毁坏,又年久失修,因此看起来也十分破败,只那门楼,还是巍峨高耸,有十余丈高,门前两尊雄狮石塑仍在,我走到近前,迎面瞧见大门一副对联,上联写的是:“使尽无限机谋,为子为孙。临死去只落得一双空手赴阴司,始问子孙安在?”下联写的是:“用出多般巧诈,图名图利。到头来徒留下千载骂名来地府,方知名利皆虚。”
  旁侧两个小门也有对联,一门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另一门是:“道当有道故曰道,神本无神奉为神。”
  在心中默念了几遍,慨然有感,忽然想起许多事情,许多人来,也想到了叔父。
  待要进去,门下摆着张椅子,坐着个道人,拦住问我:“这几天里面翻修,闲人免进。”
  日期:2017-03-17 22:10:00

  我道:“我是麻衣陈家的人,来看望我族叔陈汉雄、陈汉杰,烦请您让我进去。”
  “哦。”那道人说:“原来是麻衣陈家的,失敬。不过,老师有交待,你先稍等片刻,我去问问再请你进。”
  我点点头道:“好。”
  那道人进去了,不多时便又出来,大老远的摆摆手,我还以为他是让我进去,却不料我刚一迈步,他便喊道:“不见,不见。他们两位说不见你。”
  我愣住了,瞧着他走近,便问道:“为什么不见我?”
  那道人说:“他们说都出家了,那还有什么侄子叔叔,他们二位现在一心只求清净,不想再沾惹俗世中的人和事情。你回去吧。”
  我默默无言,心中暗道:“怕是陈汉杰还生着我的气。但即便是我不对,到底叔侄一场,哪怕见面容我道个歉也好,怎能拒我于门外?”
  随即又想到:“陈汉杰不见我也倒罢了,陈汉雄为什么也不愿意见我?再说了,这两个人,都不是安分的人,纵然是出家了,也清净不了,说什么不沾惹俗世中的人和事,这理由也太冠冕堂皇了吧。”
  想不明白,也不能硬进,待要离开,心中忽然又一想,暗忖道:“既然来都来了,哪有不见人就走的道理?那道人守着门,我要是硬闯进去的话,灵源道长的面子上不大好看,嗯,不如我偷偷翻墙进去罢了。”
  于是绕到围墙外,寻了个偏僻的地方,靠墙听了听,里面没有动静,便翻身上去,轻轻跳入院中。
  日期:2017-03-17 22:11:00

  多年前,我曾经不止一次来过天宝宫,因此院里的布局我也记得,当即奔道人的住房而去。
  摸过去以后,我也不知道陈汉雄和陈汉杰他们住在哪间,只得一间一间先在外偷听里面声息。
  躲着人,我踅摸了顷刻,忽然在一间屋子门外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我始终觉得,不见弘道不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心中一动:这是陈汉雄的声音。

  那另一人定是陈汉杰了。
  果然,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就是陈汉杰,只听他说道:“我也想见见弘道,可我不是怕他问起二哥的事情吗?三哥再三交待,不让咱们说漏了嘴,我这嘴又不把门,万一说漏了,可怎么办?还不如不见为好。”
  陈汉雄道:“也是。唉……”
  听见这话,我不禁吃了一惊:关于叔父,他们果然有事情瞒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