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9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最最关键的是,你和冯玉叶有爱情,我看得出来,你们的感情很深,革命爱情,神圣而伟大。非要自找烦恼的去为这份爱情强加上各种附加条件,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陈韬说到这,看着李牧,“我希望你认真的考虑一下,遵照自己的内心,放爱一条生路。”
  难以想象陈韬这样一个人可以说出这么一番对感情看得如此通透的话来,但最让李牧引起深思的,还是这番话本身的内容和含义。
  李牧了解了陈韬更多的过去,尤其是那段他李牧永远都没有机会经历的热血八十年代,同时也从陈韬这番话里总结出了一个核心含义——人,总得向现实妥协,不懂妥协的人走不远,走不稳。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首先得让自己能力越大。
  更何况,陈韬说得没错,自己爱冯玉叶,为什么不首先正视这份感情,而本末倒置去重视其他的附带性的东西呢?
  自己的出事自己决定不了,冯玉叶的出身也不是他能够左右的,那么,相爱了,为什么要为那些自己压根没有办法决定和左右的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东西而纠结呢?
  现如今,敢爱敢恨的是越来越少了。
  “猎头,我一定认真思考一下。”李牧说着,无奈地笑了笑,“八成我是要死她怀里了。”
  “英雄难过美人关,自古的道理。”陈韬笑道。
  李牧问,“那你是怎么和嫂子好上的?”
  笑了笑,陈韬说,“那年维和,营地遭到了袭击,我带着警卫班的人抗击,她是机关干事,拎着枪就出来了,那时候给我们吓得够呛。我掩护她的时候,她倒是把我摁倒让我别多管闲事。那劲儿……”

  看见陈韬无奈摇头带着回味的样子,李牧明白了,妥妥的,陈韬的妻子就是一个能把陈韬给压制住的女军官。
  男人,活在血与火之中的男人,需要的也许是一湾轻柔的水,也可以是一锅沸腾的开水,因人而异。
  “猎头,你怎么回复军区?”李牧问道。
  陈韬摆了摆手,说,“很简单,用改革作为理由。现在没有谁敢以任何的形式影响改革。你是猎户小队的核心,是种子教员,我不同意把你调回去,就没谁能把你拽进冗长的事迹报告会里面去。”
  “嗯,事迹个屁,报告个鸡-巴。当兵,我们是不要命的。”
  出于礼貌,李牧硬了一下。

  当然,这是在见到沈紫嫣不但找到了驻地这边来,而且还直截了当的就坐在机关楼会议室里等着他。
  沈紫嫣穿着那个清凉,在清一色的和尚头绿军装男子汉的兵营里,绝对是让那些雄性生物士气高昂得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打到毛子那边去。
  李牧吃惊的是,之前看上去没有什么内容的沈紫嫣,夏日清凉装这么一穿,倒也是显得内容丰富!
  果然是三分人七分装。
  随着夏季的临近,男人们的集体福利也就到了,各种露脐露肩白花花大长腿,街上逛一圈回来得换丨内丨裤。
  看见沈紫嫣,还有一边的武警机动师的杨师长,地方警局薛局长以及猎头,李牧脑袋都大了。
  这******什么情况,怎么头头脑脑都在,沈紫嫣这小娘们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
  李牧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吓都吓死了去。
  沈紫嫣看着李牧,眼里都是得意的笑容。
  “报告!牧羊人前来报到!”李牧立正敬礼。
  有外人在,他就不会报自己的真名,不管是谁。这是纪律要求,不管是为谁好。

  薛局长笑了笑,看向沈紫嫣,说,“小沈同志,请你先回避一下。”
  杨师长当即让勤务员进来,带沈紫嫣到另外一间办公室等候。沈紫嫣擦着李牧的肩膀走过去,冲李牧调皮吐了吐舌头,低声说,“我说了,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然后得意地离去。
  声音最低,但也是叫在场的人都听见了。
  “好,没外人在了。这里面的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大清早的老薛你带个小丫头过来指名道姓要找一个兵,我这心脏可是受不了。”杨师长呵呵笑道,“这小丫头再在我营区晃荡两圈,我的兵就不用训练了。”

  “哈哈哈!”薛局长大笑。
  陈韬也笑起来,只是笑容里带着无奈。
  “陈参谋,还是你来说吧,你当时在现场比较熟悉。”薛局长说。
  “是。”陈韬无奈,只得向杨师长解释,“那名姑娘就是李牧同志上次救下的人质,爆炸装置当时就是绑在那姑娘的身上。李牧同志在舒缓那姑娘的情绪以及拆卸爆炸装置的过程中,使用了一些迫不得已的办法……”
  “报告!”李牧一听,这样往下说可不行,他决定插话。

  三人原本就是有点当李牧不存在交谈的意思,这一下,就都看向李牧,杨师长指了指李牧,“你说。”
  李牧用汇报的口吻说道:“报告首长,当时的情况是,沈紫嫣的情绪非常的激动。而我要把爆炸装置从她身上取下来,就必须要让她听话,听从我的吩咐,不能有过大的动作。当时我开始把爆炸装置从沈紫嫣身上取下来,就像是脱衣服那样,但是那个时候沈紫嫣情绪出现了激动,在那个紧要关头,我迫不得已采取了哄女孩子的一招,目的是不想让她有太大的动作。并且,我并没有对她动手动脚,而只是喊了她一声宝贝儿。”

  听到最后三个字,杨师长和薛局长眼睛都睁瞎了。
  李牧补上一句,“就像是喊小娃娃那样,喊了一声宝贝儿,并没有其他更多的含义。请首长谅解。”
  好一阵子,包括陈韬在内,都吃惊的思考着,足足三分钟。
  杨师长略带苦笑地,终于第一个开口说话,“小李同志,我们可以表示谅解,奈何人家姑娘当了真。”
  薛局长也无奈地摇头说,“小沈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个事情。”
  陈韬便问他,“薛局长,说起来,那位小沈姑娘,到底是怎么找过来的?”
  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你薛局长,为什么居然还亲自带着人家姑娘找上门来了,这不扯淡呢吗。
  薛局长非常的无奈,他说,“过去半个月,我几乎每天都接到爱国派出所的电话,说小沈通知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他的救命恩人。当然,我是知道部队的规矩的,所以一直让下面压着,时间长了,她也就自然会放弃。”

  摇了摇头,薛局长说,“谁知道,那孩子居然一封信直接到了市委宣传部,感情非常丰富的一份书信,不知道怎么的就把市委领导给打动了。市委领导指示,务必要帮助小沈姑娘找到他的救命恩人。这也是一个宣扬武警战士的一个好机会。这不,一定要我带着过来,下面街上的就是市委宣传部的一整套的宣传工作了。”
  这么一说,杨师长和陈韬就都明白了,那叫一个苦笑。
  杨师长此时不得不说,“老薛,小李同志不是武警部队的兵,这事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但是市委领导不知道。”薛局长无奈地说。
  陈韬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刚刚婉拒了军区的树立典型的方案,这就又来一个,而且还是地方上的,这叫什么事。
  日期:2016-05-04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