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6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瞪着个死人眼能吓唬谁?
  站起来,看着孟楚楚。
  孟楚楚惨叫一声,跌坐在椅子上,手里的手枪也自然而然掉在了地上。
  这一刻,孟楚楚前所未有的无助和绝望。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一夜之间,都变成了尸体。
  “我说过的,孟楚楚,你带给我的绝望,我会五倍十倍的还给你,说到做到。”
  陆羽盯着孟楚楚,“今晚只是一个开胃菜。或许你觉得阴了我一把,我也不敢拿你们这群二世祖怎么样,但小爷我真的不是你可以欺负的。今晚我不会杀你,我会留着你的命,让你一步一步看着,你引以为傲的孟家,是如何因为你孟小姐一个错误的决定,在你眼皮子底下,一步一步走向覆灭。看着我陆长青,如何灭你孟家的满门。”
  他站起身,头也不回,走出房门。
  孟楚楚蹲在魏小北的尸体前,捂着嘴巴,眼泪大滴大滴滑落,哭得歇斯底里,前所未有的绝望。

  别墅外,清淡月光下,高长恭还站着,身上长衫有些凌乱,而齐武夫单膝跪地,剧烈喘息着,终于抑制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
  “高哥,走吧。”陆羽走上前去,淡声道。
  高长恭点点头,捡起了地上的杀-猪-刀,插入腰间刀套,冷眼看着齐武夫,淡声道:“其实你不是个合格的磨刀石。”
  眼神不屑。
  高长恭再不看他一眼,掺扶着陆羽,两人慢慢离去。

  “小北呢?”齐武夫大叫道。
  “死了。”陆羽头也不回,直接吐出两个字。
  二十分钟后。
  叶青竹打开房门,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染血的男人,还未说话,陆羽就说道:“别问,今晚我什么都不想说,我还有事情要做,你得帮我把伤口缝合,再给我找一身干净衣服。”
  叶青竹将他带进屋子,找出纱布剪刀之类,帮他脱下衣服,看着他腹部那一道触目惊人的刀口,微微皱着眉头,解下自己手腕上的酒壶,说道:“我这里没有麻药,只有这个。”
  “还有你。”陆羽淡笑道,“有美酒,有美人儿,哪里还需要什么麻药。”
  叶青竹脸颊一红,白了他一眼,开始用酒精帮他清洗伤口,陆羽闷哼一声,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疼的话,你可以叫出来。”她淡声道。

  “不叫,我怕你嘲笑我。”陆羽摇摇头。
  “那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叶青竹无奈。
  陆羽饮下一小口药酒,正色道:“叶姐姐,或许你可以给我笑一个,我最喜欢看你笑了,你要是笑起来,脑袋掉了我都不会喊疼。”
  叶青竹当真笑了,妖怡中带着魅惑,摇曳出了千万种风情。
  自她笑了之后,陆羽就当真没有再叫过疼,伤口缝合时候,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
  十分钟后,她帮陆羽缝合好了伤口,纱布帮他缠着,又给他找了身衣服,陆羽换上,疑惑道:“怎么会刚刚好?”
  “如果有个家伙老是大半夜的来找你,每次都是浑身血迹,你也会给他准备几套干净衣服。”叶青竹没好气道。
  “谢谢你。”陆羽说道。
  “你遇到什么事情了么,看你这个样子,很古怪。”叶青竹疑惑道,“你不会要哭吧?”
  “事情是有一些,但哭还至于,我爷爷死的时候我都没哭,现在更不可能哭了。”陆羽淡声道。
  “死要面子活受罪。”叶青竹白了他一眼,“今晚你还要做什么,要我帮忙么?”

  “不必。有高长恭在的。我已经欠你够多了的。”
  陆羽起身,挤出一个笑容,“我先走了,真还有事。”
  陆羽走后,叶青竹微微蹙眉,打了个电话出去,十分钟后,何良信匆匆忙忙赶来。
  擦了擦汗,何良信跟叶青竹解释道:“小叶,孟家二公子死了,魏八爷的独子魏小北也死了,全是小陆做得。”
  “为什么?”叶青竹问。

  “夏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没了,纳兰元述身中七刀,现在都还在抢救。就是这两人干的。”何良信说。
  “江海魏家,京城孟家,是赶着趟来做垫脚石么。何叔,这事儿你怎么看?”叶青竹问道。
  何良信说道:“太冲动了些。魏家倒是没多大底蕴,但魏八爷号称凤年之后江海第一人,还真不是吹不来的。孟家的话,就足够可怕了,好在孟家再厉害,也是在京城,暂时手还伸不到江海来,倒是可以先不考虑,现在要担心的是,怎么应付这个江海魏文长。”
  魏八爷,全名就叫魏文长,魏文海的哥哥,魏小北的父亲,叫八爷,不是因为他在家里面排行老八,而是因为他只有八根手指。
  至于少掉的两根手指是如何少掉的,天知道。
  只知道魏文长在少掉两根手指后,再与人对敌,就从未输过。
  包括李凤年横空出世时,两人有过一战,也只是平手罢了。
  不过那时候李凤年才二十八岁,就能跟当时四十二岁的魏文长打成平手,这江海第一人的名头才落在了李凤年头上。
  “何叔,开车了没?”叶青竹问道。
  “开了,怎么了?”何良信疑惑。
  “带我一趟,我们去见一个人。”叶青竹说。

  “谁?”
  “魏文长。”叶青竹吐出三个字。
  距离十二点还有十分钟,高长恭开车,带着陆羽回到酒吧。
  这个时候,酒吧第一拨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但因为第二波客人进场,人数不减反增。
  粗略一看,至少都有1600左右,已经超过了酒吧的最大客容量,导致不少人都没有座位、。
  “妈拉个巴子,这些棒槌怎么想的,江海这么多夜场不去,今晚都跑来小爷这里凑热闹了。”

  陆羽心里想着,找到李思齐,问了下情况,还好客人虽多,鱼龙混杂,却没人敢闹事。
  毕竟门口一排军车一排政府配车像两尊门神一样看着,也不是什么人都如孟无咎、魏小北这种二世祖般,可以不计后果行事。
  李思齐告诉了陆羽一个数据。
  截至十一点半,酒吧销售额已经达到了480万,已经远远将两年前红乐坊M2创下的夜场记录甩到了后面,看这架势,破五百万,板上钉钉。
  李思齐忍不住说道:“长青,不可思议。小小一个酒吧,一晚上居然能卖出五百万,要不是我李思齐亲眼见证,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能当作天方夜谭来听。”
  听到这个数据,若是刚才没有发生那档子事情,陆羽肯定也会无比兴奋,但现在的话,心里完全没有丝毫起伏,只是淡声道:“李哥,今晚多谢了。”

  李思齐说道:“这么客气干嘛,夏总那边怎么样……”
  “没有生命危险。”陆羽拍拍李思齐肩膀,“不说这个了。做好当下的事情要紧。行百里者半九十嘛。晚秋为了今晚,不知道忙活了多久,现在她躺在医院,我就不能把这事儿给搞砸了,通知下去,叫弟兄们都长点心,还有——李哥,咱酒吧驻唱的歌手档次是不是低了些,唱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就没有几个压轴的歌手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