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6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叔袖口直接撕裂,化作漫天碎布翻飞。
  高长恭脸皮显得愈发苍白,眼神却是愈发明亮。
  “年纪轻轻,修为就到了这般境界,你……你是人屠?”齐叔震惊道。
  “人屠高长恭。”
  高长恭拱了拱手,“阁下太极云手炉火纯青,堪称一代宗师,还未请教?”
  “齐武夫。”
  齐武夫拱了拱手,转头吩咐魏小北道:“小北,自己进去,能救就救。不能救就走。此人修为已臻化境,不在我之下。整个江海,或许也只有你父亲能稳胜他。”

  魏小北点点头,直接进屋。
  “齐武夫,好歹你也是一代宗师,为了个纨绔子弟跟我生死相见,值得?”高长恭冷笑道。
  “不值得。”齐武夫摇摇头,“不过小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没有儿子,一直把小北当我的半个儿子,所以今晚我不能退。倒是你,道上赫赫有名的人屠,十八岁出道就敢找陈青帝单挑的人物,居然也甘心替他人卖命?我记得三年前李凤年请你都没能把你请来的吧。”
  高长恭淡声道:“李凤年是李凤年,陆长青是陆长青。你们都觉得陆长青比不上李凤年,不过在我高长恭眼里,十个李凤年都比不上一个陆长青。”
  “这小子何德何能,能让你人屠这般高看?”齐武夫疑惑道。
  “大德。大能。”
  高长恭吐出四个字,狭长眼眸盯着齐武夫,“半月之后,我会去挑战号称江东第一人的孙病虎,此人修为在我之上,而我现在刚好处于瓶颈,你既然来了,那就当我的磨刀石吧。”
  “人屠,你是不是太狂妄了一些,我齐武夫入化境已经二十年,你居然敢叫我做你的磨刀石?”齐武夫冷声道,显得极为生气。
  “入化境二十年都没能突破,我为什么不能在你面前狂妄?”高长恭冷冷一笑,直接将自己的独门兵器杀-猪-刀扔在了地上。
  “你……你什么意思?”
  “打你……还需要用刀?”
  高长恭唇角微翘,姿态狂放,张扬睥睨。
  每个武者,都有自己的道。

  如陈青帝,是霸。
  而高长恭,则是狂。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魏小北进入房间的时候,陆羽正在翻着一本《资治通鉴》,孟楚楚在一边,捧着一个咖啡杯,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但好在身上没有伤痕。

  “二十五分钟,挺守时的。”陆羽笑了笑,“楚楚小姐,看来你未婚夫还是挺在乎你的。”
  “姓陆的,你真-他-妈卑鄙。”魏小北骂道。
  “你还有脸说老子卑鄙?”陆羽眯着眼,寒芒乍现。
  “行,我们大哥不说二哥,我已经来了,你先把楚楚放了。”魏小北冷声道。
  “放?”陆羽摇摇头,“我又没抓她,楚楚小姐一直都挺自由的。我只是请她在这里看一场大戏罢了。”
  “看什么大戏?”魏小北疑惑道。

  “看我是如何把你打死的。”
  陆羽起身。
  “就凭你?”魏小北冷笑,“小子,上次你不用石灰粉就被老子打死你,老子挨过你一次道,现在还会上当?”
  “比拳法我是打不过你,不过小爷最擅长的一直不是拳法。”
  陆羽拔出了白子切,“相信我,我会把你砍成一百块。”

  然后在魏小北有些错愕的目光中,陆羽突然启动,刀光一闪,这一刀化作一道掣电,直接劈向魏小北。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陆羽用的,不是他会的最厉害的刀法《仁义春秋》或者《岱宗如何》。
  而是《男儿行》。
  这一式刀法,杀气沸腾,凶焰滔天,是魔刀。
  他一般时候都不用,怕控制不住杀气,遁入魔道。
  但此刻,除了《男儿行》,他什么刀法都不想用。
  “去-你-妈-的,当老子是吓大的?”
  魏小北是个疯子,了解他的人都知道。
  出了名的疯子,从来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在他的字典里,没有退缩,没有防守,只有进攻。
  而此刻陆羽也是同样的路子,一位进攻,不顾防守,都是疯子一样的打法。

  到底谁更疯?
  答案在十分钟后揭晓。
  魏小北手里的钛合金战术折刀断成了两节,刀柄还在他的手上,另外半截还停留在陆羽的肚子上。
  而陆羽的白子切,完完整整的插在了魏小北的腹部。
  魏小北脸色惨白,嘴唇下意识阖动着,窝在墙角,眼里除了怒和恨,还有面对陆羽第一次涌出的恐惧。
  陆羽紧紧抿着嘴唇,显得分外狼狈。
  两人腹部都中刀了,伤势差不多的惨重。
  这个时候,比的就是谁更疯,谁更不要命。
  陆羽先魏小北一步爬了起来,握着插在小腹上的半截折刀,一把就给拔了出来,自己的鲜血喷涌而出,飙射了自己一脸。

  他笑了。
  运气好。
  这一刀并没有划破他任何内脏。
  魏小北挣扎着想起来,可腹部开着血槽的白子切,如一尾贪婪的毒蛇,在汲取他的生命,一大口一大口,吞食血液,他能清晰感受到血液流出身体带来的无力感。
  “魏小北,不好意思,这一把天命在老子这边。”
  陆羽腹部肌肉一阵蠕动,止住了狂涌的鲜血,他欺身向前,在魏小北之前,握住了白子切当年大炼钢铁时候,被烧掉后重新换上的檀木刀柄。
  “再见。”
  陆羽拍了拍魏小北的脸颊,就要用力一错。
  “不许动!”

  正在此时,背后一个清冷声音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孟楚楚手里多了一把九二式手枪。
  陆羽回过头,看着孟楚楚,这个拿着枪指着自己的女人。
  他眉宇间没有丝毫惶恐,但孟楚楚有。
  她的手指在发抖,腿肚子在打颤,咬着嘴唇,脸色惨白如纸。
  “楚楚小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拿枪打人的时候,要先打开保险?”陆羽淡声道。

  “这……”
  孟楚楚脸色愈发苍白。
  这把枪是她十八岁那年,她哥哥孟无咎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她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用到的机会,但还是一直贴身带着了,然而她并没有系统去学过如何开枪。
  以她妖孽一般的学习天赋,可能给她十分钟,她就能学会如何打开保险,如何准备命中一个距离她只有两三米的目标。
  可惜没有如果。
  陆羽冷眼盯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然后手掌用力,刀柄在他掌心拧出一个九十度。
  魏小北惨哼一声,鲜血从他喉咙里不可抑制的喷涌而出。
  这一刀,不知道是割断了肠子还是搅乱了胃部。
  但结果还是很明确的。
  魏小北死定了。
  噗——
  陆羽直接拔出白子切,盯着魏小北。

  “小子,其实你可以不死的,可谁叫你非要来惹我?”
  他掏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了,继续说道:“我只是个小人物,没想跟你斗,跟你玩命,我真玩不起,你说你逼我做什么?玩废打残了我,能带给你钱?还是带给你名声?你真是自作孽,该死啊。”
  魏小北双腿一蹬,彻底咽下气去。
  双目依旧圆睁,死不瞑目。

  陆羽没有帮他合上眼睛的想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