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5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三百七十六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能改变原判决、裁定据以定罪量刑的事实的证据,应当认定为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新的证据”:
  一原判决、裁定生效后新发现的证据
  二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未予收集的证据
  三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收集,但未经质证的证据
  四原判决、裁定所依据的鉴定意见,勘验、检查等笔录或者其他证据被改变或者否定的。”
  李大仁还没有读完条例,廖晓倩放在会议桌上的手机嗡嗡地震动了起来。她本不想接,但是一看正是自己刚刚派往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的电话,于是就拿着手机冲着包飞扬示意一下,然后弯着腰跑出去接电话了。
  “廖主任,”电话那边传来工作人员气愤地声音,“中级法院这边说,负责管理案卷档案的档案员请假了,别人没有档案室的钥匙,没有办法拿到饶建山贪污案件的二审合议庭评审原始记录。”
  廖晓倩顿时气得眼皮子直跳,市中级法院那边显然是在打击太极。什么档案管理员请假了拿不到原始记录,这完全是托辞。她在中级法院工作过,当然明白法院那边档案的管理流程,即使是某个档案管理员请假,也会把手续交接给另外一个档案管理员,否则档案员一请假,法院就调不出有关卷宗文档,那岂不是乱了套,整个法院工作都要停摆了吗?
  只是廖晓倩真没有想到,办事人员拿着法政委开具的公函以及包飞扬这个新任一把手的手书命令都不管用,中级法院那边的工作人员竟然敢这么大胆,用这种办法来推延搪塞。显然,刚才向智江趁着上卫生间的时候,偷偷把电话打了回去,否则没有向智江的命令,中级法院那边的工作人员又怎么敢如此大胆呢?
  “好,情况我知道了,你先在那里等一等,我请示一下包书记,看看他是什么意见。”
  廖晓倩这边刚挂断电话,另外一个前往枫南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也把电话打到她的手机上,“廖主任,枫南区人民法院这边的档案管理员回老家探亲去了,档案室的钥匙不知道放在那里。法院这边的工作人员说联系不上这个档案管理员,没有办法去档案室找当初一审的审判委员会的会议记录。”
  廖晓倩这下子被气得不是光是眼皮子跳了,连太阳穴也突突突的直跳,“太不像话了!好了,情况我清楚了,你在那边先等着,我这就去向包书记请示去!”

  挂断电话,廖晓倩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地回到了会议上,这时候李大仁正好把相关的法律条文读完。
  廖晓倩狠狠地瞪向智江一眼,快步走到包飞扬身边,用手掩着包飞扬的耳朵,低声地把情况汇报了一遍。
  看着廖晓倩难看的脸色,向智江和邱泉涌碰了一个眼神,不由得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这是他们老领导给他们出的主意,以拖待变。先用拖延战术延缓住会议的进程,不能够让法政委这边大三长会议这么快就得出结论。然后那边领导们就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用自己的渠道和力量去的包飞扬施加压力和影响,直至包飞扬放弃重启饶建山贪污案子再审程序为止。
  如果包飞扬不放弃也不要紧,反正就一个拖字诀,每一道程序都实打实地用足法律规定的时间,这样即使包飞扬能够抗住压力重启饶建山的贪污案子再审程序,整个流程走下来,没有个两三年是不会有结果的。这两三年凤山市的政治局势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包飞扬还能不能继续在法政委一把手位置上呆着,都很难说呢!
  听了老领导们的教诲,向智江和邱泉涌都不得不佩服老领导们的斗争经验真高。几乎不用和包飞扬起什么正面冲突,就能够把包飞扬搞得筋疲力尽,把这件事情给拖黄了。所谓不战屈人之兵,说的就是这种策略吧?
  于是向智江立刻把电话打回到市中级法院,交代他们立刻安排档案管理员请假立刻。随后又打电话到枫南区人民法院,也做了同样的安排。下面的人本来就不喜欢启动饶建山的贪污案子再审程序,别的不说,单单是一旦饶建山的案子平反成功,两级法院抽成的办案费用就要返还,就足以让初级法院和中级法院这几年之内的经济收入水平下降一大截。现在既然有中院一把手交代下来了,他们又有什么不敢呢?反正出事情有上面领导顶着呢!

  “好的,廖主任,情况我知道了!”包飞扬点了点头,“你先坐回到位置上去吧,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
  看到包飞扬淡定的神情,廖晓倩的情绪不知道怎么的就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她心中对自己的情绪变化感到非常奇怪,明明是包飞扬比自己还小十多岁,处理这种事情应该更没有经验才是。可是偏偏包飞扬表现的是如此淡定,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让她感觉好像是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
  看着廖晓倩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包飞扬就把头望向向智江,开口说道:“向院,刚才法政委的工作人员过去你们中院,你们中院那边的同志说,管理档案的工作人员请假了,找不到钥匙,所以就没有办法把饶建山案子二审的合议庭原始评议记录拿出来。你是不是打个电话回去,让他们想一想办法,把饶建山二审合议庭的原始记录交给法政委的工作人员呢?”
  见包飞扬开口向自己求援,向智江心中暗笑,嘴上却连声应承道:“好的好的,我这就打电话回去问问是怎么回事。”
  然后向智江当着众人的面拨通了电话,又是拍桌子又是敲杯子的冲着电话那端乱吼了一通,末了摊开双手,冲着包飞扬无奈地说道:“包书记,我也真是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个小王太可气了,竟然把所有钥匙都带走了,而且电话也联系不上他。等他回来上班,我一定要狠狠地处分他!”

  “也就是说,除非是小王回来,否则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去找到那份原始档案,对不对?”包飞扬态度依然非常平静。
  “唉!包书记,确实是这个样子的!”向智江一脸苦笑,心中却乐开了花。
  “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包飞扬再次问道。
  “真的没有啊!”向智江做出一副非常无奈的表情。
  “好吧!既然这样,那只好我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包飞扬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看到包飞扬嘴角这一抹冷笑,向智江只觉得后脊梁一阵发冷,心中忽然间升起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岳主任!”包飞扬转脸望向综治办主任岳晓刚。
  岳晓刚正看着包飞扬和向智江之间平静的言语下面暗藏的刀光剑影看得起劲儿,忽然间听到包飞扬点了他的名字,不由得下得一个激灵。
  “包、包书记,我、我在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