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白对方补充的目的所在,楚天齐点点头,微笑着说:“我就是要听你心里的真实想法,怎么想就怎么说,是否对错不重要。我再问你,在三年前,你为什么最终放下了手枪,不会仅仅是因为被我说服了吧。”
  高峰先给了一个看似矛盾的说法:“是,也不是。”然后道,“三年前的那天,本来我在调休,忽然接到了警长的电话,说是有任务,让我马上回所里。等我到所里的时候,那三位已经全副武装到位,所长、警长也在。警长告诉我,现在所里有一个危险分子,看起来是悍匪、惯犯,需要我们提前做好应对准备。所长还对我说,小高,你不是一直抱怨无用武之地吗?今天就是考验你的时候,你一定要带好头,执行好这次任务。

  虽然平时我不受待见,但当我听到是这样的任务时,也没有多想,心里只是考虑着行动的事。后来我们就在屋外待命,听到命令后闯进了屋子。刚刚见到你的时候,我只觉得你的眼神凌厉,相信了领导说的那个‘悍’字,提高了警惕。
  接下来,你露出肩头疤痕,说那是贩毒分子报复你见义勇为留下的,你质问‘人民丨警丨察会在我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我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我被他们当枪使了,我放下了手枪,心中愧疚不已。我觉得愧对自己良心,愧对头顶的国徽,也愧对泉下的父亲。”
  楚天齐插话道:“我的几句话就那么有说服力?”
  高峰也笑了:“我刚才说到,初见你的第一眼,从你眼神中看到了‘悍’字。可是,当你质问的时候,我看到你眼中分明‘正义’两字。我在警校学习的时候,就有关于眼神识别的课程内容,我还是很有心得的。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天的安排本身就有些出乎意料。平时他们没少干这种敲竹杠的事,但从来没让我参加,我本身也不愿参加。那天竟然让我参加了,我认为他们肯定不是玩“仙人跳”,而是真的遇到了悍匪。

  我在外面待命的时候,也听到了你们在屋子里的个别对话,我就有点怀疑,怀疑可能不是遇到了真正的悍匪,而是他们敲竹杠遇到了拒不认帐的主。当时我已经有点后悔,后悔参加这次行动,但也不好临时跑掉。当看到你,并听你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意识到,你根本就不是他们指认的那种人,你是彻底被冤枉的,于是我放下了手枪。”
  “你当时就没想到那样做的后果吗?”楚天齐反问。
  “当时没细想,但我知道,肯定是更不招待见。反正我已经习惯了,只要不让我做违背大原则的事,就是他们当面指着我鼻子骂,我也能忍受。”说到这里,高峰补充道,“从我内心来讲,我并不怕那些人,但我知道我斗不过他们,唯有忍耐。否则,就可能为我的家人和亲人带来灾祸,可能就会有陌生人跟踪我媳妇,我岳母家的窗户玻璃也要被人砸了,以前就发生过几次,都是在我刚刚有过反抗行为之后。”高峰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哎,那件事后还是发生了家人被惊吓的事,但我不后悔放下手枪的举动,我不能太违背自己的良心了。”

  “妈的,太无法无天了。”楚天齐爆了粗口,然后停顿一下,又笃定的说,“小高,你放心,用不了多长时间,你的这种困扰肯定会不复存在。”
  “局长,我相信,正是因为相信,我才说了这么多。”高峰说到这里,抬头看着对方,眼中满是坚毅。他继续道,“干脆,我都说了吧。在你到许源县时间不长,我就知道了你是三年前的那位。我也曾想过,咱俩有过一面之缘,想过是否要去见你。但最终我没有去,我觉得不能那么唐突,我要看看你是不是那个能够让我改变命运的人。我这里说的命运,是指被人欺负的命运。
  我虽然一直在忍耐,但我也期盼着有人能帮我改变现状,而这个人必须是上级领导,是能主持公平的领导。当然,我并不是影射其他领导不公平,而是因为我现在已经被每年的年终评定所否定,已经被忽略,不会引起领导的重视。谁会去管一个工作落后,思想偏激,不服从领导的人呢?
  你来了,我看到了希望,因为您有一种斗志,因为我们彼此都有一些印象。但我要观察你,同时更要给你留出观察我的时间。也是巧合,那天我们竟然又见面了,而你也让厉剑约了我。说实在的,从您近一阶段做的事情来看,我心中的希望更大了。本来,我还想再观察您一段,但您给了我这个见面的机会,我绝对不能错过。否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说出这些话。”
  楚天齐问:“你刚才说的都是要改变自己被欺负的命运,那么就不想改变这种工作现状吗?”
  高峰眼中一亮:“想,非常想。但我也知道什么事情都不能好高骛远,当前只要不被欺负,只要我的家人不被惊扰,我已经是无比幸福了。而且我坚信,只要没人给我穿小鞋了,我就能正常的全身心投入工作,那么领导也肯定能够看到我的努力,了解到我的能力。”

  “高峰,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楚天齐又问道。
  “局长,我刚才说了这么多,可能有些说法难免偏激,也未必正确。但我保证是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而且自认为是按我理解的客观去说,肯定没有故意扭曲或颠倒黑白。”说到这里,高峰话题一转,“局长,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您,不知道能不能对您有用处。前几天被处理的那个交警警长乔晓明,是乔晓光的亲弟弟,他们两人都喊张副局长‘二舅’。”
  楚天齐“哦”了一声,恍然大悟。乔晓光与乔晓明的关系,楚天齐倒是猜出来了,但他们喊张天彪“二舅”却是第一次听说。怪不得张天彪对乔晓明百般呵护,千方百计给其减轻责任,更是只提议给一个口头警告的处分。怪不得对撤消乔晓明警长职务,并派到乡下做普通交警,张天彪会那么敏感,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看来,今天真是不虚此行,既有了一个意外收获,还从高峰这里听到了这么多有用的东西。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齐看了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说……我还在外面……哦,好的,我马上就回……不用接……我等你。”
  挂断电话,楚天齐对着高峰道:“今天就到这儿,谢谢你。”说着,伸出了右手。
  高峰赶忙握住对方右手:“谢谢局长,慢走。”
  从平房离开后,楚天齐是打车回的公丨安丨局。
  进到办公室,看了看时间,楚天齐坐到椅子上,开始等人,一边等,一边想着刚才的事情。
  看来自己找高峰是对的,不但听到了好多对自己有用的内容,也对高峰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在见面之前,楚天齐特意看了高峰的一些资料,有在校期间的信息,也有工作后的记录。不同的时间地点,同一个人的表现竟然如此迥异,这让楚天齐疑惑不解。
  通过刚才的交谈,结合自己对陈文明、乔晓光的印象,再参照杨二成对老高所长的评价,楚天齐给相关当事人做了个简单的结论:高峰父子是好人,陈文明、乔晓光是他们的对立面。当然这只是楚天齐的一个简单直观印象,在处理具体人和事的时候,绝对不会运用这种脸谱化的“非黑即白”思维。
  日期:2017-03-1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