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27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刚刚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但林煜还是睡的很香。
  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对着东方的朝阳汲取太阳初升那一瞬间衍发的天地灵气。他修行的道门太玄心经源法自然,一动一静混然天成。
  杨开济起的比林煜晚了半个小时,当他起来的时候,林煜正在院子的正中央摆着一个怪异的姿势,他的呼吸很缓,但是他身上的气息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稳若河岳的感觉。

  “杨老,起来了。”林煜见杨开济出来,收起了自己的姿势。
  “起来了,小林啊,昨天晚上在这里习惯不?”杨开济笑道。
  “还不错,这里种的盆景和竹林摆的方位不错,应该是按照道门五行学说摆放的,能让人的心清净自然,就算是重度失眠的人,到这里晚上也会睡的很香。”林煜微微一笑。
  “你能看出这里的布局?”杨开济像见鬼一样的看着林煜。
  “是啊,你看这片竹林,正对无妄方位,和这些盆景和花形成五行方位。难道这不是杨老您摆的吗?”林煜问道。
  “咳……惭愧,这院落是我曾祖父时建下的,虽然几经翻修,但是院子里的陈设却是一点也没动过,我只知道这里面有玄机,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经你一提,我才恍然大悟。”杨开济感叹道。
  他对林煜越发越显的好奇了起来,一个年轻人,怎么能懂这么多?他说的是以前古代中医必修的东西,只是在中医没落的近代,这些东西早没几个人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呵呵,杨老的曾祖一定是位奇人。”林煜笑道。
  “不知道啊,你说的这些东西应该都属于古代中医的必修,可惜到了近代,这些东西都失传了,只留下些皮毛。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杨开济问道。
  “我师父教的啊,在中原有个地方叫凌阳县,那里有座三贤山,山上有一个道观,原名是鬼谷医门,现在改名为青山观了。我师父是鬼谷医道的传人,相传鬼谷子晚年在那里建的道观,把他的医术和一些奇门玄学传了下来。”林煜笑道。
  “难怪,你是鬼谷医道的传人,能看出这些东西就不足为奇了,你师父一定是位世外高人。”杨开济感叹道。
  “是啊,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听说我被他从山脚下捡来的时候只剩下一口气了,是他硬生生的把我从鬼门关里拉出来。”林煜笑道。
  “难怪,如果是别人,身具六浮绝脉,是绝对活不了你这么大的。”杨开济道。
  “我师父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以后我能活多久,要看自己的造化喽。”林煜淡淡一笑。

  就在这个时候,杨欣妍从楼上走了下来,她梳洗完毕,看样子是要去上班了。
  “爷爷,我不吃早餐了。”杨欣妍一边向外走一边说。
  “又不吃早餐?你的胃本来就不好,这怎么行啊。”杨开济习惯性的说了一句,不过孙女不吃早餐已经是习惯了,对此他也有些无可奈何。
  “没胃口。”杨欣妍看了林煜一眼,撇了一下嘴。
  “我保证你走不出大门。”林煜笑了笑,这女人对他的意见蛮大的嘛,不就是摸一下你的内衣嘛,而且貌似还没的碰到。
  “为什么?”杨开济诧异的问。
  “她月事要来了,而且她肯定没戴姨妈巾。”林煜一指,然后转身走回客厅。
  “你……混蛋……”杨欣妍大怒,她今天哪里会来的嘛,明明还有两天才到的。
  可是她还没有骂出来,只觉得小腹一阵疼痛,然后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竟然真的来了?杨欣妍吃惊不已,她急急忙忙的跑了回去。
  杨开济吃惊的看着这一切,林煜的医术真的高到这种程度了吗?说什么什么就来?
  片刻以后,杨欣妍已清爽的走了出来,她恨恨的盯了一眼大大咧咧坐在餐桌上吃着她刚做出来早餐的林煜,这家伙正在用筷子夹着一个煎蛋啃。
  “吃点东西吧,你的月事应该是提前了。如果不吃点东西,当心痛经。”林煜提醒了一句。
  “不用你管。”杨欣妍瞪了林煜一眼,然后迈着步子走了出去,她从来没有痛经过,这小子一定是在胡扯。
  八诊堂早上九点才开门,林煜八点就要去医院,他吃过早餐,辞别了杨开济,坐上公交车就向医院赶去。
  “林煜,昨天我去宿舍找你,你怎么不在,去哪里了?”一上班许岚岚就赶过来问。
  “我搬出去住了。”林煜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在哪里住着呢?”许岚岚道。
  “江边那里。”林煜含糊的说一句。
  “主任跟我说了,以后你跟我实习。”许岚岚笑道。

  “是吗?那太好了,岚姐,我是不是得把你伺候好一点?”林煜调笑道。
  “那当然,不然我不给你全优。”许岚岚得意的说。
  “啊,别啊,岚姐,我会伺候好你的,你需要潜规则我的话随时都行。”林煜做出一幅惊慌的样子。
  “你说什么呢。”许岚岚脸微微的一红,在林煜的手臂上掐了一把。

  跟着许岚岚巡完了房,一个和林煜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找跑到了内科诊室,这年轻人表面带着一丝不羁,但人还算和善。
  他伸出头到:“林煜在不,谁是林煜?”
  “我就是,有事吗?”林煜从一堆病历中抬起头来。
  “我是连锋,我爸让我来接你给我爷爷看病的。”年轻人道。
  “小煜,你去吧,病历给别人做就是了。”许岚岚招呼道。
  “好的岚姐。”林煜站起来走到了门口,这个连锋和连为民长得有几分相象,想必就是他儿子。那就是说这人是江南第一衙内。
  “这么年轻,竟然是中医,行,哥们儿有几下子。”连锋没有林煜想象中的难打交道,说话很随和。

  “这叫术业有专攻。我也只是懂一点皮毛罢了。”林煜笑了笑。
  “谦虚了吧,我爷爷这一次住院时间不短了,那些所谓的专家毛线的用处都没有,还是你厉害啊,几个哄小孩子的山楂丸就把他治好了。”连锋笑道。
  “只是对症罢了。”林煜笑了笑。
  “本来要我爷爷去江南疗养院呢,可是他老人家硬要回家,他可真的要认你当干孙子啊,你多大了?”连锋问道。
  “二十一,虚岁。”林煜说。

  “刚好啊,我也二十一,你几月?”连锋说。
  “应该是正月。”林煜笑了笑。
  “呃,以后我要叫你哥了。”连锋笑了笑,专注的开起了车来。
  连为民的家在市委家属院一间二层建筑里面,林煜赶到的时候连老正在一张躺椅上躺着,连雪萍带着她的儿子言良良在一边玩耍。

  “呵呵,连老的精神不错啊。”林煜走上前道。
  “哈哈,小林啊,你来了。”连老看到林煜,精神不由得一振,他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连老,我先给你把一下脉吧。”林煜笑呵呵的走上前去,把手搭在连老的手腕上。
  稍稍一搭,他心里便已经有数,松开连老的手笑道:“不错,胃气很足,今天一次明天一次就行了,以后连老就能和正常人一样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