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5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晚这阵仗,比他预料的要大了不少,认识的不认识的,现在才八点不到,酒吧里就有差不多800个客人了,这要是到高峰期,不得把酒吧给挤爆了?
  早就计算过,酒吧的客容量,顶天就是1500。
  忙碌中,时间很快过去。
  酒吧开业排场是否宏大,气场是否霸道,手忙脚乱只顾着伺候客人的陆羽根本没时间去过多咀嚼。
  再者他也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文艺青年,只懂得多接待一名客人就意味着多一份收入,他是穷惯了也穷怕了,就明白一个很浅显的道理,什么都可能是假的,唯有落入口袋的钞票才最真实。
  苏玲珑为代表的苏氏一系,江依依率领的军方一系,都不用他太费心思去招呼应酬。

  李耀东为首的商人们,那就得去敬一圈酒。
  李景略包厢那批真正的大人物不需要他费心,但再往下那些看李景略面子来捧场的市政府中层干部们,就得如履薄冰好生伺候着。
  再就是以顾惜朝为首的、江海的一些二代子弟们,那都是焉坏的主儿,铁了心就是要灌他的酒,他还不能不喝。
  每一杯酒,对面都是买了单的,只管往最贵的买,他陆长青最打一圈就意味着好几大千乃至于上万的人民币进账,那咬着牙也得喝呀。

  说不得也得做一把要钱不要命的主儿了。
  总之就是见人就笑逢人就握手,点头哈腰,姿态谦卑。
  几轮下来,陆羽已经不知道喝掉多少红酒啤酒,实在撑不住了,拉了安洛的壮丁,给他挡酒。
  这小姑娘酒量其实不错,但也禁不起轮番敬酒,夏晚秋实在看不过去了,都想自己上阵了。
  陆羽哪里肯,一顿臭骂,夏总裁只得一边呆着去。
  最后江依依实在看不过去,也过来帮他挡酒,结果就是陆羽去男洗手间狂吐大吐,安洛和江依依这俩妇女同志去女洗手间大吐特吐。
  吐完后三人在洗手间门口碰头,陆羽眯起眼睛,杀气浮现,“妈拉个巴子,继续!”
  江依依咋舌,说道:”完了,这狗犊子,当真要钱不要命了。“
  安洛点点头,浅笑道:”依依姐,现在劝他也没用,你没看陆哥眼睛都红了么。”
  “哈哈,安妹妹。你去帮他挡酒吧,我是不去了,再喝我就得喝死了。”江依依大笑道,风姿摇曳,风情万种。
  安洛苦笑道:“也只好我再上了,领着陆哥薪水呐。”
  好说歹说,最难熬的第一轮总算撑过去了。

  第二轮相对而言就轻松许多,许多只是一面之缘或者压根就不认识的客人,也就不用陆羽亲自去敬酒。
  顾惜朝、苏玲珑和李耀东等人在各自的圈子里左右逢源,一面跟还不怎么知道陆羽是何方神圣的家伙科普这位最近闻名江海的主儿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一面如传-销洗脑般宣传晚秋酒吧的好。
  一切都在正轨。
  晚上九点,酒吧迎来了第一波高峰,一眼望去,人头攒动,一千五的最大客容量,保守估计都坐了得有一千三上下,堪称最近几年江海夜场行业最大盛景。
  期间陆羽又去吐了两次,吐前脸红如红脸关老二,吐后脸白如白脸曹阿瞒,李思齐找到陆羽,就跟他说了两件事。
  第一,截止晚上九点半,销售额已经达到280万,距离两年前红乐坊M2的记录就差一百万,看这架势,别说破纪录了,创纪录飙到500万都有可能,把陆羽酒都给吓醒了一半。
  第二,就把库存的高端酒不怎么够了,因为人流量实在超过李思齐和刘胜男预计太多,现在再去调,只怕也来不及,问他怎么搞。
  陆羽眯着眼,没有考虑多久,直接说道:“搞个屁,拿二档酒冒充一档酒卖。小爷算是看明白了,今晚小爷卖得不是酒,卖的是面子,卖水给他们喝都鸡-巴一样。”
  李思齐点点头,依言照办。

  不过也就今晚敢这么整了。
  陆羽生平第一次如此酗酒,吐了好几次,脸色难看的可怕,精神却极为亢奋,简直是神采飞扬。
  客流量太大,拥挤之下,难免碰撞,跟他刚从一桌熟客撤下来的江依依一个踉跄几乎摔倒,陆羽连忙扶住走向洗手间,看江大小姐这个样子只怕又要吐。
  到了洗手间,江依依却没能吐出来,她整个人近乎贴在陆羽身上,显得极为难受,陆羽连忙拍着她的背部,帮她顺气,说道:“姘-头,你说今晚小爷这场子,能卖500万不?”
  江依依被陆羽搀扶着,半醉半迷糊中,腮红如桃花,娇艳欲滴,大半个人重量都在陆羽身上,身体摩擦在所难免,让这位江海最知名的交际花显得春意朦胧,分外撩人。
  江大小姐吃吃一笑,踮起脚跟几乎咬着陆羽耳朵,软糯柔腻道:“难,关键看第一批客人什么时候离场,如果换场率高,能把第二批第三批客人放进来,再加上后面的客人都足够阔绰,那破500还是有可能。不过第一批顾客太早离场也不好,这说明你这人-妻酒吧对他们的吸引力不够持久,你这场子长期走势难免疲软。”

  持久,疲软。
  江依依说到这两个很有双关意味的词汇时咬字发音格外娇媚,其中的风情只有陆羽这狗犊子才能贴身感受。
  陆羽揽着江依依纤细小蛮腰,感受着隔着薄薄夏衫、下面肌肤的弹性和热度,加上酒精催化,很快就起了反应,然后就被江依依抓了个现行。
  这就十分尴尬了。

  陆羽脸颊一红,深呼吸,默念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然后——江依依一把就给他捏住。
  “狗犊子,你有多持久,会不会疲软?”
  醉酒状态下的她,显得格外热辣和大胆。

  陆羽差点被吓软。
  然后江依依一把将陆羽拉进了女洗手间,进入了一个空间逼仄的隔间内,将门给反锁了,一句话就把陆羽点燃了:“狗犊子,我们来做-爱吧。”
  酒是色媒介。
  人在醉酒状态下,自制力会直线下滑,有那么瞬间,陆羽完全处于迷乱状态,手攀上了江依依包裹在女中校制服下的挺翘胸-部,江依依也不叫疼,发出极为压抑的呻吟和喘息,其实比真把声音放出来还来得挑逗旖旎。

  她的手抓住陆羽的皮带,就想解下来,只是神智不怎么清楚,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正在此时,一个接电话的声音让陆羽停下了动作,完全恢复清醒。
  夏晚秋的声音。
  夏总裁走进了洗手间,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音。
  沉默。

  陆羽跟江依依两人身体贴合在一起,大气不敢喘一个。
  江依依不管许多,还想解陆羽皮带,被陆羽一把按住。
  “狗犊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门打开,你那人-妻的表情想必会很精彩。”江依依贴近他的耳朵,吐气如兰。
  “大小姐,放我一马。”陆羽苦笑。
  “怂货。你这人特没劲。”江依依不满道。
  “真想当我姘-头啊?”陆羽低声问。
  “现在不想了,以后别想碰我一下,你要有这种想法——”
  江依依狠狠捏了他一下,陆羽表情变得极为精彩,“我就把你给剪掉!”
  陆羽欲哭无泪。
  妈拉个巴子,这婆娘不是神经病只怕也离精神病差不了多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