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5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可以清晰听到他的呼吸声、心跳声,鼻翼微微阖动,强烈的异性气息让她脑袋一懵。
  不知怎的,她并不反感这种味道,说不上好闻,但很特别。
  就好像辽阔的草原上,连绵大雨后突然放晴,四野望去都是绿油油的,空气中弥漫着股子牧草味道。

  正在此时,叶青竹身体传来一阵异样触感。
  陆羽这家伙,为了压住她,竟是按到了胸脯上!
  她想剧烈挣扎,想把这家伙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身体却软绵绵的,好似不听脑袋指挥。
  心跳蓦地加剧。

  咚、咚、咚!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时间变得很慢很慢,她心里也是很乱很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叶青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两人滚倒在地,叶青竹挣扎反抗不已,陆羽却觉得这小娘皮竟是没什么力道,心中一喜。
  伟大领袖怎么教导来着,对待“敌人”就是要心狠手辣,不能心慈手软!

  陆羽趁热打铁,双手按住叶青竹胳膊,整个人体重全完压在她身上,两人又是挣扎一番,渐渐地俱都没了力气,只顾喘着粗气。
  又是良久。
  叶青竹嘤咛一声,低如蚊讷,好似要哭出来也似:“喂……你快放开我。”
  “不……不放,万一你揍我怎么办。”
  “你快、快放开我,人家真的不揍你。”

  “人……人家……”
  陆羽瀑布汗,只觉得骨头都酥了。
  这种话,像是叶青竹这婆娘能说出来的?
  他这才察觉,叶青竹似乎有些异样。

  脸上布满红晕,丹凤眼似要滴出水般,蒙着淡淡水汽,额头更是烫的可怕,好像生了重病。
  陆羽这才惊觉,他似乎按在她胸上。
  “好大的棉花糖。”
  这是陆羽心中此刻唯一想法。
  他脑袋一懵,连忙起身将她放开,叶青竹挣扎着爬起来,眼眶倏地泛红,噗嗤掉下泪来。
  陆羽连忙道歉,叶青竹哭的愈发厉害。
  两人又是沉默良久。
  叶青竹终于止住哭势,陆羽讪讪一笑,天地良心,他真不是故意的。
  “刚才……”
  两人竟是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陆羽砸吧下嘴,叶青竹却是偏过头去,将头埋下。
  又是良久,叶青竹抬起头来,理了理身上凌乱衣衫,狠声道:“刚才的事情,你若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哦。”陆羽连忙点头。
  两人又是大眼瞪小眼,都觉尴尬十分。
  陆羽起身伸了个懒腰,忽地正色道:“叶大姐,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么?”
  叶青竹摇摇头。
  “其实我也不怎么清楚。”
  他站起身来,遥望远方。
  夕阳盛大,视线从外滩再往外,就是绵延成一片的天与海,俱都蒙上一层融融金色,如梦似幻。
  “就好像你关在一个黑屋子里,终年不见阳光,然后那个人突然为你打开房门,你就看到了一座山,山上开满了不知名的花朵。”

  “无论你看向哪里,那个人就站在花树下对你微笑,那是比光明还绚烂的东西。”
  叶青竹认真听着,他看了看陆羽背影,只觉他整个人都变得不再真切。
  薄暮青衫,如梦似幻,黄昏的光线俱都汇聚在一起,好似他站在时光流转的尽头,无论她望向哪里,视野里都是他。
  一时间,叶青竹心如鹿撞,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一般。
  她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却见陆羽正看着她,她问道:“你说这个干嘛?”
  “我只是觉得,一个人总该有点他在意的东西,才会无所畏惧。”
  陆羽这般说着,唇角上翘:“所以啊……”
  叶青竹睁大眼睛:“所以什么?”

  陆羽坏坏一笑:“你要喜欢小爷我,就该大声说出来啊,憋着不难受么?”
  出乎意料之外,陆羽如此调戏,叶青竹并没有扁他,而是脸颊微红,沉默不语。
  陆羽走后,叶青竹选择闭关。
  三日后,她道心通明,一举踏入化劲巅峰的领域,触摸到了丹劲的那一层门槛,虽还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然而她终于找到了那个正确的方向,接下来,不过顺着这条道,爬上眼前那座山而已。

  已经比无头苍蝇一样在山脚下乱撞,好了千倍万倍。
  人生在世,最难得可贵,也就是找到一个正确的方向,并持之以恒坚持下去。
  所谓道心,或许该称执念才是。
  总得有个弥足珍贵的东西,值得去守护、去捍卫。
  接下来几天,叶青竹忙着闭关,陆羽则全身心投入到人-妻……呸,晚秋酒吧的开业事宜之中。

  酒吧被魏小北带人砸了,不过周宗昌这个胖子或许是心存内疚吧,竟是联系了好几个专业素养极高的工程队,将原本需要半个月才能搞定的酒吧装修时间缩短到了三天,且还真保质保量的完成了。
  陆羽心里乐开了花,果然不可小瞧这些个鸡鸣狗盗之辈,那李白还是杜甫的不是说过么,哪怕一坨屎都能滋养花朵,何况是一两百多斤的大活人?
  陆羽负责酒吧装修这一块,夏晚秋则负责管理这一块,召回了他的两个旧部,刘胜男和李思齐。
  两人都有海归背景,一个毕业于耶鲁,一个毕业于哈佛,都是常青藤名校,来做酒吧管理,完全是屈才。
  他们不是没有更好的平台,事实上两人这段时间赋闲在家,已经有不少猎头公司跟两人递了橄榄枝,但两人全都婉拒了,只因为陆羽曾经跟他们说过,当他的第二座高楼要重新立起来的时候,他们愿不愿意来做一个草创时期的元老,两人都给了陆羽一个确定的答案。
  更何况他们原本的领导夏晚秋还回来了。
  夏晚秋有了身孕,不宜过度操劳,有了两人帮助,她算是省了不少心。
  刘胜男和李思齐,都是可以信任的,这点极为难得,所谓肱骨之臣,大抵如此。
  且两人为了此事,还推迟了他们已经准备好的、也是定在七夕情人节的婚礼。
  陆羽心里如何不感动,只是他不是一个习惯把感激放在嘴边的人,也没有跟刘胜男和李思齐开什么空头支票,说以后自己若是飞黄腾达了会如何如何。
  他不玩这套。
  就信奉六个字,人在做,天在看。
  你们既然在我落魄时候将自己未来交给了我,那我陆长青就竭尽全力,许你们一个锦绣前程。
  陆羽其实是个跟现代都市有些脱节的人。
  小时候呆在帝都,虽是烟花锦绣之地,却一直忙着练武,继承老陆家的衣钵,以对得起爷爷对他的期盼。从来没有进过什么夜场,更不喜欢什么花天酒地的生活,甚至连女孩子都没能接触几个。

  再之后就在长白山的老林子里呆了三年,出来后不是野人也差不多,看到头母猪都觉着跟貂蝉长得差不多,不会开车,不会用智能手机,不会讲英语,不会使用电脑……
  好在他学习能力惊人,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完全融入了江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生活节奏。
  只是偶尔夜深人静时候,还是会梦到在北地饮风雪的日子,那时候的日子虽然苦,但每天跟吕奉先和武媚娘傲啸山林,斗野猪擒黑熊杀老虎,其实很充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