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5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飞扬同志,你也不要如此直言不讳,好歹给我老头子留点面子嘛!”肖平湖倒是也没有觉得自己多尴尬,反而觉得和包飞扬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包飞扬能够在他面前如此直言不讳地把董忠红给点出来,而不是顾忌到官场上的潜规则而和他打哑谜,说明至少他在包飞扬心目中还是值得信任的。
  “飞扬同志,既然你如此信任我老头子,那我老头子也是不是应该为了你发挥点余热啊?”肖平湖笑了两声,又说道:“虽然说在市领导当中,张书记和舒市长都很支持你,但是很多事情,处在他们的位置上反而不好主动说话,总是需要下面的常委们先站出来抛出一个议题,他们两位正副班长才好表态。我老头子虽然说马上要退居二线了,但是在市委常委这个位置上三五个月还是好呆的。这段时间内,我老头子就下决心在市委常委会上当你的传声筒,你有什么意见,我都可以借着我的嘴在市委常委会上给你表达出去。这样张书记和舒市长他们才好帮你做工作,你说是不是啊?”

  包飞扬本来到肖平湖办公室来,是趁着肖平湖要离开之前跟肖平湖简单的沟通一下,却没有想到最后的收获竟然这么大,肖平湖竟然要降尊屈贵,要在市委常委会上当他的传声筒和发声器。这等于说他现在虽然还不是市委常委,但是已经可以在市委常委会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再加上张之超和舒青华的支持,最起码他在市法政委一把手的位置上,已经可以放开拳脚大干一番了。
  不过呢,华夏官场上是讲究投桃报李的。肖平湖既然为他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他包飞扬如果不给予肖平湖相应的回报,就太不懂事了。
  沉吟了一下,包飞扬说道:“肖书记,我听人说,财政部有领导看中了你家老三,点名要调他过去,但是京城社科院的某位领导一直卡着不放?”
  “啊?”肖平湖不由得又惊又喜,望着包飞扬道,“飞扬同志,难道你在京城社科院那边,也有门路?”

  也无怪乎肖平湖这么激动,他家的老三在华夏人民大学毕业之后分配进了京城社科院,因为肖平湖在枫林市也算是市一级的领导,家世还是相当不错的,他家老三也就养成了比较清高的毛病,在社科院一次内部会议上竟然指名道姓的对院里的某位领导的工作作风进行了批评。在他家老三看来,这不过是一件芝麻大点的小事,他说的情况又完全是实事求是,没有丝毫夸大之词,却没有想到从此就被这位领导记恨上了,不断地给他穿着小鞋。

  肖平湖获悉了情况之后,就连忙赶到京城去找那位领导沟通,谁知道他堂堂的枫林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到了京城根本就不算什么,社科院的那位领导甚至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给肖平湖。肖平湖后来托人打听了一下情况,才知道京城这位社科院的院领导竟然是某位大领导的秘书出身,别说是肖平湖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市委常委,即使换成北方省的省委常委到这位院领导跟前,也没有多少说话的底气。

  知道惹到了惹不起的大菩萨,肖平湖只有逮着自家老三狠狠地敲打了一顿,这才灰溜溜的返回了枫林市。
  他家的老三受了敲打之后,倒是也收起了那股眼高于顶的做派,知道自家老爹这种官职在京城算不得什么,就开始沉下心来,一份心思地做学问,在国内国际财经期刊上面发表了不少论文。终于他家老三有一篇论文得到财政部某位副部长的赏识,点名要把他家老三调到财政部去工作。可是这个时候,京城社科院那位领导却硬是卡着了他家老三的人事关系不放,大有让他家老三在京城社科院把冷板凳坐穿的意思。

  为了这件事情,肖平湖几乎快要把自己的头发都愁白了。他之所以在枫林市法政委一把手的位置上这么早就萌生退役,急着退居二线养老,有很大程度就与他家老三在京城社科院的遭遇有关。想他一个堂堂枫林市市委常委、法政委书记,一个正厅级的实权一把手,却也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孩子被人穿着小鞋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放在谁心里也不会好受,所以才产生了急流勇退,少管闲事的心思。

  可是肖平湖却没有想到,就在他正式离开法政委一把手岗位的这个时候,接替他位置的包飞扬竟然主动向他谈起了这个话题。以肖平湖的人生阅历,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包飞扬绝对不是无的放矢,他敢提起这个话题,一定是有把握解决这个问题的,否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尴尬,自己给自己找别扭吗?
  见肖平湖又惊又喜的样子,包飞扬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刘光辉提供的情况还是非常精确的,肖平湖的确是为了他家老三的事情闹透了心啊!本来这件事情包飞扬是打算在某个关键时刻向肖平湖提出来,以换取肖平湖对自己的支持,但是现在肖平湖既然主动向他释放出这么大的善意,包飞扬自然要改变主意,把这件事情提前拿出来,也算是在肖平湖离开法政委的时候自己送给他的一份贺礼吧。

  “呵呵!”包飞扬笑着说道,“肖书记,京城社科院那边我还真没有什么门路。不过呢,我在京城社科院的主管部门那边还是有点人脉关系的,你们家老三的事情我也打听过了,不算什么大事。既然是财政部那边有领导点名要他过去,京城社科院这边卡住他的人事关系就没有什么道理啊!你如果放心让我办这个事儿的话,我现在一个电话打过去,京城社科院那边就得同意放人。”
  “哎呀,飞扬同志,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神通呢!”肖平湖不由得两眼放光,“你不知道,当初我都求到省委老书记叶期田那里,让他帮我给京城社科院打招呼。谁知道京城社科院那位领导连叶书记的面子都不买,还是硬卡着我加老三不放啊!”
  “那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包飞扬笑了起来,给肖平湖解释道,“社科院那位领导和老书记叶期田也不是一个体系出来的干部,又加上背景也很强硬,脾气倔起来,不买叶书记的面子,也正常。不过呢,这就跟中医看病一样,得号准脉,咱们只要号准了他的脉象,看着千难万难的东西,其实是一个电话过去就能搞定的事情。”
  一边说着,包飞扬一边掏出私人电话本,在上面翻找着号码,准备打电话过去。
  可是这个时候肖平湖却又有点担忧起来,“飞扬同志,要不这个电话先不要打?我先给我家老三打个电话,让他再给财政部那边去个电话问问,看看财政部那边还同意不同意接他?毕竟这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了,如果这时候京城社科院同意我家老三调走了,但是财政部那边却又没有合适的岗位了,那我家老三可就不上不下了。”
  “你是说财政部那边啊?不用让你家老三打电话,我直接给你拨过去一个电话问问。”包飞扬笑吟吟的在私人电话本上找到一个号码,一边用手机拨打那个号码,一边问肖平湖道:“肖书记,你家老三是叫肖金邦吧?”
  日期:2017-03-1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