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6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他才知道,所长陈文明被放了出来,被记了一次过,到秋胡镇派出所做了一名普通民警。那三名持枪者也被放了,都是一个记过处分,被开除回家。而那个和陈文明形影不离的瘦子警长,成了下命令者,被继续羁押,后来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大约一年后,高峰背了一个警告处分,被安排到看守所做民警。
  说到自己在假测试室的遭遇,高峰用了四个字形容——非人折磨。此时,他眼中泪光闪闪,声音哽咽。虽然已经停止讲述,但看的出来,他还带着浓浓的恐惧和心悸。
  过了一会儿,待对方情绪稳定一些,楚天齐说道:“高峰,有些事情确实不堪回首,想开点。”然后话题一转,“我还有几个疑问。”
  高峰点点头:“局长,您问吧。”
  “不是周局长一直负责调查吗,怎么会允许刑讯逼供的事发生?怎么会有人要你承认是下令者,而真正的下令者却最终能够把最大责任推给别人?你对陈文明这个人怎么看?”楚天齐一连*发了三问。
  高峰苦笑了一下:“后来我才知道,刚调查了有一周,周副局长就被安排去省里学习,由另一名副局长负责此案。周副局长去解救我的那次,就是他被要求出发之时,两个小时后他就坐上了出发的火车。大约十天左右,周副局长学习归来,但没有让他再负责此案。
  至于为什么有人让我承认下令,我想肯定跟陈文明的神通广大有关系,有人在捞他。我可见识过他的厉害,不过我这也只是猜测。对于他这个人,我没有一点好感,他对我也恨的牙根痒。当然,他对我的恨,不只是单纯因为我,也因为我爸爸。三年前我爸死的时候,他还专门请客、放炮,说是去了一个大祸害。”
  楚天齐很疑惑:“哦?还有这么回事?”
  高峰刚刚转睛的脸色又阴郁起来:“我爸以前是许源镇派出所教导员,陈文明是副所长。有一年,他借老丈人过寿,收了好多钱,结果被人告发了,他退了收的钱,同时背了个口头警告处分。他怀疑是我爸所为,就在酒后到我家撒酒疯。当时我爸不在家,只有我妈在,他就砸了我家玻璃和大锅,就是现在咱们在的这个屋子。

  我爸回来后,到单位找他,他依然很强硬,两人还动了手。就因为这事,他和我爸都受到了口头警告处分,我爸也被调到乡下做了副所长。那里没有所长,人们习惯叫他所长或老高。
  虽然同样受处分,可是半年以后,陈文明就升任许源镇派出所的所长。他逢人便说,领导的眼睛是雪亮的,分的清好赖人。还到处扬言说,要让姓高的永不得安宁。
  后来,经常有人半夜往我家扔石块、砖头,吓的我妈不敢独自在家住,也到了乡下,和爸爸一起住。
  可能陈文明就是我家的克星,我从警校毕业后,分配到许源镇派出所,那时他刚升任所长不久。从我入职那天开始,他就一直给我小鞋穿,更是不分人前人后说什么父债子还。就是现在,我也没有脱离他的魔爪。
  我爸从到乡下以后,职务就一直没变。对此,他倒不在意,他觉得只要见不到陈文明就是幸事。我爸虽然只是个副所长,却也为老百姓办了好多实事,和百姓关系很好,百姓对他也很称道、佩服。
  在到乡派出所不到三年的时候,我爸就横死了,我妈为此受到惊吓,一病不起,仅仅一个月就也撒手而去。对于我爸的死好多人都表示同情,而陈文明却专门放了十挂鞭炮,还在饭馆摆了两桌,他说这就叫善恶终有报,还说只有做了损事的人才会被毒蛇咬死。”
  听到这里,楚天齐脱口而出:“你爸是秋胡镇的前任所长老高?”
  高峰点点头:“嗯。”
  “当地正月一般有蛇吗?”楚天齐追问。

  “一般根本没有,可我爸就赶上了不一般。哎,老天不公呀,好人竟然是那样的下场。”高峰声音凄凉,眼中再次充满泪花。
  是呀,老天不公,高家的遭遇太惨了。楚天齐心中也不禁感叹。
  过了一会儿,高峰的情绪稳定了好多,他歉意的一笑,说道:“局长,您还有什么问题,继续问吧。”
  “我看了你的履历,河西省警校毕业,毕业成绩门门优异,擒拿还是全年级第三,射击更是全年级第一。在校时也曾因为见义勇为,受到过区政府表彰。依常理推断,你应该会去到一个更广阔的舞台,当然我不是贬低许源县局。就是回县局的话,以你的综合素质,到刑警队或是经侦队要更合适一些,应该更能人尽其才吧。”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了下来。

  高峰苦涩的一笑:“哎,还不是因为没人。在毕业那年,省厅去选了五个人,其中就有我,我也参加了复试,各项成绩都是数一数二,可是在面试前夕却落选了。接着区公丨安丨局也去选了十个人,依然有我,结果也是仍然止步于面试前。后来,我就只得回到了户籍所在地。一开始我认为是自己命运不济,后来一位同学告诉我,我被关系户顶替了。关系户采取了偷梁换柱的方式,我糊里糊涂的成了别人的替考者,为他人拿下了优异的成绩。同学的叔叔是人事部门的领导,这位同学是无意中听到了这些情况。

  刚回来的时候,看我各方面素质都不错,县局表态要重视,让我暂时在刑警队。可是刚过了半个月,就让我到了许源镇派出所,当时给我的理由是‘父母病故,家中单传,派出所要比刑警队安全的多’。派出所就派出所吧,在哪好好干都一样。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到派出所,我就被穿小鞋,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是那个挨批的人,年终评定更是很差。为此我也曾找领导理论,可是理论的结果却是又多了一条罪过——目无领导。

  后来,就遇上了三年前那件事,我被调到了看守所。看守所地处郊区,平时多接触的都是犯人,几乎就是一个半封闭的社会,得到局领导赏识的机会很少。我明知道被打入冷宫,但我很庆幸,庆幸离开了总给我穿小鞋的人。可是我的愿望再次落空了,因为那里的相对封闭,队领导的一些权利要大的多,我还是没有逃脱被整治的命运。后来我才知道,给我穿小鞋的这些人本来就是一个鼻孔出气,他们是好哥们。

  我也承认,我的性格也是我招致祸端的根由,我这个人认死理,不会奉承,也不会说假话。当然现在我改了好多,主要还是忍耐功夫见长,但要是让我违背原则说假话,我做不到。同样我的父亲也是这样的性格,与他合的来的好多同事也和他性格差不多,这种性格的人往往也当不了领导,有不了多大权利,所以这些人对我现在的境况也是有心无力。”说到这里,他意识到刚才的话,容易让局长产生歧义,又补充道,“我的认识可能有些偏执,有的领导就不在此列。”

  日期:2017-03-1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