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9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等,这么说,缓冲片已经被切割断了,怎么复位?”赵一云问。
  李牧说,“这就是我让你过来的原因。缓冲片就是击针和起爆管之间的一层保护膜。保护膜被刺穿了,地雷就进入了不可逆的战斗状态。办法只有一个,逆向处理。想办法让击针不离开起爆管,这样我才能松开手。否则压力一消失,起爆管会在一秒钟之内爆炸引爆二百克丨炸丨药。”
  赵一云都蒙圈了,“我没办法啊,你大爷的,急死我了,到底怎么整?”
  李牧说,“找东西把击针固定住。”
  简单粗暴的办法!
  赵一云都要吓得跳起来了,尼玛有这么排雷的吗!
  但仔细一想,眼前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赵一云慢慢起身,拔腿就往回跑,疯了一般地找人去找铁丝!
  很快,直接从车上扣下来的铁丝电线一堆,赵一云拿着就跑了回来。
  李牧开始指导赵一云进行动作,“用手摸,注意那个凸起的东西,就是它,把他固定在现在这个地方,确保我松手之后它不会移动。那么就算是成功了。”
  “别急,有的是时间,慢慢整。”
  说完这句话,李牧就不再说话。
  赵一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地雷上面,连呼吸都不敢重一些。赵一云根本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也有动作这么轻柔的时候,生怕用力稍大一些,就触发了地雷。
  安全区那边的领导们武警战士们公丨安丨干警们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尽管太阳光越来越火辣,但是他们全然不在意,目不转睛地关注着李牧和赵一云这边。
  生死就在那么一瞬,多少人害怕突然一声巨响,失去了两名人民的好儿子我军的好战士我党未来的好干部!
  赵一云连续尝试了十几次,都感觉没能固定住击针。
  此时,李牧说话了,“老赵,你觉得没问题了,就果断点,我相信你,你就要相信你自己。”

  赵一云抬起头看着李牧,什么也说不出来。
  “如果失败了,你得孝敬我爹妈,没问题吧?”李牧问。
  赵一云嘴角抽动着,“你自己的爹妈,还是你亲自孝敬吧。”
  说着,咬紧了牙关,再一次对击针进行固定。
  这一次很快,不到五分钟,赵一云抬头来,坚定地对李牧说,“好了!”
  李牧点头,“你先过去。”
  赵一云缓慢而坚决地摇头,“你刚刚说了,你相信我,我就更要对自己有信心。”
  “跟那没关系,你先过去。”李牧再一次说。
  “老李,你知道不知道我特别烦你这副只许你自己入地狱的嘴脸,都他-妈-的一个锅里舀食,都是一副臭皮囊,你的怎么就显得他-妈-的比谁的都高贵?”赵一云火气都要冒出来了,“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要是再从你脸上看到这副嘴脸,我一定把你打得你妈都不认识。”
  “好吧,那我就拉着你陪葬了。”
  李牧丝毫没有犹豫,慢慢地松开了摁在地雷压发装置上的双手掌,他慢慢的抬起双手,地雷安然无恙,赵一云眉眼跳动着,嘴角微微抽搐着。

  笑了笑,李牧说,“看见了吗,你丫的以后还得看我这副嘴脸,你瞧你那小心肝都要吓飞了出来。”
  慢慢站起来,赵一云跟着慢慢站起来。
  当两人彻底站起来的时候,安全区那边,突然爆发出狂吼的欢喜声!
  “跑!”
  李牧大吼一声,拽着赵一云就朝安全区狂奔起来,跑出去约莫二十多米,李牧拽着赵一云,一个漂亮的前扑!
  “轰!”
  地雷爆炸,飞沙走石!
  安全区的众人下意识的用双臂挡住脸面,却只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气压过来,没有什么尖锐的碎片之类的。
  大家都心有余悸,就差那么几秒钟,李牧和赵一云就要被炸飞了。
  李牧又是怎么知道地雷快要爆炸的?
  没有什么具体的原因,完完全全是他的感觉!
  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受宠,一个兵不可能无缘无故各种功劳都往他身上砸。
  都不需要嫉妒李牧,因为那些都是他拿命去拼回来的。
  关键是在于,他拼命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功劳,只有那一颗赤子的心,难能可贵的是这一点。
  消息很快就传回了本军区,原本对李牧这个兵在这么短时间内作出了那么多立功表现还心存疑虑的领导,这一次彻底的信服了。都是从小兵走过来的,都能够体会到那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也许可以用李牧曾经说过的一句很极端的话来表达:我愿意透支我的生命,只要强军那天的早日到来!
  李牧现如今在武警机动师以及W市公丨安丨系统干警们眼里,已经是一个神的存在,他肩膀上那副一级士官肩章尤其的醒目。
  军区带有询问口吻的命令下到了陈韬这里,想要让李牧提前返回,准备进行英模报告会。意思就是说,军区已经批准了授予李牧荣誉称号,而上报总部之后,也许总部还会在荣誉称号证书上面加盖公章!
  也就是说,军区已经决定把李牧树立成当代军人的典型,并且上报了总部,极有可能会是全军范围内的典型,进行全军海陆空三军范围包括武警部队在内的,各个部队的报告会。

  陈韬就头疼起来,他非常的为难。
  这种英模报告会,说得难听一点,是有了前途,却很容易毁掉一个有潜力的兵。但是,他陈韬却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决定,因为那是别人的前途。
  虽然之前和李牧谈过一次,李牧坚决地表示不喜欢这些虚的,但是,毕竟情况不一样了。现如今的李牧,是非常有资格把很多人不放在眼里的!
  一点也没开玩笑!
  如果李牧永远只是一个士官,那么他必将会成为一个地位超然的士官。首先,在连队就没人敢对他指手画脚,然后上到师旅领导,都必然会对他偏爱有加,而这样一个人,肯定在军区乃至总部都是挂了号的。
  螃蟹那样横着走,一点也不夸张。
  只是,如果提干了,那就另当别论了,得有多低调就要多低调,因为干部和士官,压根是两码事。
  陈韬决定和李牧深谈一次,并且将军区的意思转达给他。

  看完新闻之后,是一周一个工作日中唯一一个自由活动时间,兵们要么看电视要么打牌放松放松,李牧就被陈韬叫出去到处转转了。
  没有选择在办公室,是因为陈韬不想过于正式,以谈心的方式,更适合谈这件事情。
  大操场上有一些自发搞夜训的武警战士,以李牧为代表的猎户小队的存在,是绝对给了武警机动师的兵们很大压力的。尤其是这段时间陈韬帮着训练的特勤连,他们的压力更大。自己毫无建树,倒是叫本来应该是第一个客串角色的陆军弟兄成了主角,那股气是怎么也顺不下去的。
  “怎么样,是不是开始喜欢上大西北了?”陈韬背着手,和李牧慢慢沿着操场跑道走着。
  两人都穿的迷彩服,没戴帽子没扎腰带,日常着装。

  李牧笑了笑,看得见的是一口白得发亮的牙齿,他说,“的确有些喜欢了,在这里才能真正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兵。”
  日期:2016-05-0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