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5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吧……”包飞扬抓起签字笔,在面前的便笺上刷刷刷地写了两张纸条,对廖晓倩说道,“廖主任,你立刻回到办公室以法政委的名义出两份公函,派两名工作人员拿着我的命令和公函赶到枫南区人民法院和市中级人民法院,把那两份原始档案给调过来!”
  廖晓倩心里非常激动,她当然明白,包飞扬是怕法政委的工作人员只拿着公函过去,枫南区人民法院和市中级法院那边的工作人员推诿拖延,所以就又以个人名义手书了两份便签过去,相信只要枫南区人民法院和市中级法院那边的工作人员脑袋不是秀逗了,就绝对不敢拖延推诿新任法政委一把手的命令。
  她兴奋地冲着包飞扬说道:“是!包书记,您考虑的真周到,我这就去出公函,派工作人员过去!”
  看着廖晓倩兴冲冲地拿着包飞扬手书的命令跟一阵风似的冲出了会议上,邱泉涌和向智江两个人互相碰了一个眼神,俱都看出了彼此眼神中的苦涩。没有办法,形势比人强,包飞扬升任了法政委一把手,就占据了大势上的名分,让他们以往一贯行之有效的拖延推诿搪塞等小花招统统地都用不上去了。

  “包书记,趁着这会儿工夫,我上卫生间一趟。”向智江站起身来,冲着包飞扬说道。
  “好,那我就给大家十分钟时间,大家都休息一下吧!十分钟之后回会议上,继续开会!”包飞扬看着向智江手里紧紧抓着手机,哪里还不明白他打什么主意啊?不过无所谓,即使借给向智江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打电话回去让人销毁当初二审合议庭评议饶建山贪污案件的合议记录。所以就大度的摆了摆手,让大家趁着这个机会都休息一下。
  向智江抓着手机迫不及待的跑出去之后,邱泉涌也跟着走了出去,然后其他参会人员看了看包飞扬,见他并没有不悦的意思,也都站起身来,往会议室外面走了出去。开了一上午法政委一把手任命大会,然后又借着开饶建山贪污案子再审工作的讨论会议,他们也都坐的腰酸背疼,即使不想上洗手间放水,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到外面走廊上活动一下筋骨放松一下。
  包飞扬也端着茶杯走了出去,他也想趁着这个工夫,到肖平湖办公室去看看。毕竟这个任命来的还是比较突然,以至于他事先也没有跟肖平湖做过沟通,组织部长于穹如就带着任命文件直接到了法政委来宣布任命,现在趁着会议的间隙,他过去跟肖平湖老书记做了一下沟通,也算是对老领导老同志的一种尊敬。更何况肖平湖现在虽然卸掉了法政委一把手的职位,却依旧是市委常委,从组织分工上来讲,还属于法政委的上级领导。

  敲开肖平湖办公室的大门,肖平湖正站在办公桌后面收拾文件,看见包飞扬进来,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笑眯眯地说道:“飞扬同志,会议这么快就开完了啊?”
  “呵呵,哪里有那么容易开完啊?”包飞扬说道,“现在是中场休息,我趁着这个工夫,过来向老领导汇报一下我最近的思想情况。”
  肖平湖的秘书高楚阳也在帮着肖平湖收拾文件,听包飞扬这么说,就笑了笑,给肖平湖办公桌上的茶杯里加满了水,然后就退了出去。
  “坐吧,飞扬同志!”肖平湖到办公室的小隔间里洗去手上的灰尘,用毛巾擦干之后,这才走了出来,指着会客区的沙发对包飞扬让包飞扬坐下,然后端着自己的差别,坐在包飞扬的斜对面,笑着说道:“汇报思想情况,这个我可有点当不起了。”
  “肖书记,您这样说,是有点责怪我了啊!”包飞扬面色就有点凝重,以为肖平湖对他这么早就从法政委一把手的位置上退下去有点不高兴。
  “飞扬同志,你千万不要多心,我还真不是那个意思!”肖平湖往后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说道:“其实我是非常欢迎你接替我出任法政委一把手,真心实意的欢迎,不是客套话,更不是假话。”
  “嗯?”

  包飞扬有点摸不准肖平湖的意思了,既然肖平湖欢迎自己接替他的法政委一把手的职务,为什么又讲自己向他汇报思想工作,他有点当不起呢?
  “呵呵,我老头子年龄有点大了,说起话来有点颠三倒四的,你可千万不要笑话。”肖平湖看着包飞扬一脸困惑的模样,不由得又笑了起来,解释道:“之所以说当不起你向我汇报思想工作,原因很简单,是因为我认为我自己不配。”
  “肖书记……”包飞扬就更糊涂了,不明白肖平湖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数落自己。
  “飞扬同志,你就不要阻拦我,趁着这个工夫,你就让我老头子跟你说几句真心话吧。”肖平湖冲包飞扬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人们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老头子才五十八岁半,身体状况虽然不是很理想,但是再活个十年八年是肯定没有问题的,所以谈不上是什么将死之言。但是呢,我现在离开了法政委一把手的位置,这个时候跟你这个接任者谈几句掏心窝子的真心话,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意思吧。”

  “说实话呢,在法政委一把手岗位上我呆了一届半,差不多是八年吧,这八年应该怎么评价我自己的工作呢?应该说是前面六七年还是干了不少实事的,但是最近这一年多呢,我确实有点懈怠了,无论是从精神上还是工作状态上,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没有了当初那股子心气儿。这人呢,一旦没有了心气儿,所作所为就有点混日子的意思了。”肖平湖说到这里,就不自主地摇晃起头来,似乎对自己很不满意。

  “肖书记,我觉得你这个话说的有点太谦虚了,这对你自己也太不公平了。最起码从我到枫林市丨警丨察局上任这几个月的感觉来说,肖书记您在法政委一把手的任上还是干了不少事情的。”包飞扬说道。
  “好了,你就别替我老头子脸上贴金了。”肖平湖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老头子我今年五十八岁半,早就过了知天命的年龄,还不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自己做过什么,又或者没有做什么,我自己心里跟明镜儿似得,清楚得很!”
  “咱们别的不说,就是是饶建山贪污案件这个事情吧,饶建山一直往京城去上丨访丨,说他的案子是一起冤案,要求启动再审程序重新审理,要求组织上给他平反,以至于信访局的张局长一见我就向我大吐苦水,说饶建山这件事情真的太棘手了,拉低了信访局不少评分。这件事情难道我不知道吗?可是为什么我就没有能够像你现在所做的那样,把大三长们召集在一起召开专题会议,讨论饶建山贪污案件的再审工作问题?”肖平湖望着包飞扬说道,“还不是因为自己觉得任期就剩下最后一年多了,马上就要退到二线去了,宁可少一事不能多一事,所以才装糊涂,把这件事情冷处理,想拖延到自己退休,交给下一任法政委一把手来处理吗?”

  日期:2017-03-1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