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4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审审判长毕肖林发言之后,是枫南区法院院长齐恺哥进行发言,他的意见很简短,就一句话:那就按照贪污公款罪判饶建山无期徒刑。齐恺哥之后是副院长周露屏的发言,她说:拥护上级法院的量刑意见,按照贪污公款罪去定罪,无期徒刑是可以的。审判委员会的其余委员也一直批准,同意按照上级法院的意见,以贪污公款罪对饶建山定罪,判无期徒刑。”
  说到这里,廖晓倩停下来望着向智江,“向院长,我复述的枫南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对饶建山贪污案的一审研讨结果,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向智江把自己的脸隐藏在烟雾之中,瓮声瓮气地回答道:“时间太长了,我记不大清楚了!”
  廖晓倩又扭头望向邱泉涌,说道:“邱检察长,当时你是饶建山贪污公款案子的二审公诉人,我想问问你,我刚才复述的枫南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对饶建山贪污案的一审研讨会议结果,有没有什么与你记忆不相符的地方?”
  邱泉涌黑着脸回答道:“十几年前的案子,我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
  廖晓倩自然知道,向智江和邱泉涌并不是不记得,只是不想承认自己刚才复述的都完全是正确的而已,所以才推说时间太长记不清楚。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枫南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研讨结果的原始档案都在,到时候让包飞扬调出来核对一下,一切不都清楚了吗?

  “既然邱检察长和向院长都有点记不清出一审的材料,那么我下边再说说二审的情况吧。这是邱检察长和向院长都亲身经历并参与的,并因为侦办和审判了饶建山这起贪污案子个子荣立了一次个人二等功,并受到上级领导的表彰,所以对于案子当时的细节,应该记得相对清楚一些吧?”
  廖晓倩目光在邱泉涌和向智江身上扫了一下,然后收回来,望着包飞扬,接着往下汇报道:“一审宣判之后,饶建山立刻就选择了上诉,市中级法院受了了饶建山的上诉,并展开了二审。”
  “向院长当时担任的是二审的审判长,我担任的是二审书记员。在合议庭评议饶建山的上诉的时候,向智江院长当时是这样表态的,他说:‘从法理上来剖析本案,我认为被告人饶建山并不具备贪污公款罪的成立要件,即使是挪用公款罪的成立要件也不充分。但是考虑到本案被市里多个部门和领导密切关注和过问。我个人还是同意一审法院对被告人饶建山的定罪量刑,故建议驳回被告人饶建山的上诉,维持枫南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

  “审判员宫盛辉在接下来的发言中说:‘我个人认为这一起案子从法理上来分析,并不构成贪污公款罪,但是考虑到上级领导的意见和要求,并且本案又是上面交办过来的案件,并且在交办的时候上面还提出重要的意见,因此我同意审判长的意见另一名审判员方浩强在发言中说:‘本案缺乏贪污公款罪的必要要件,但是考虑到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的意见,建议维持一审法院的原判。’最后合议庭达成一致意见:‘从法理上来讲,饶建山一案目前的证据和事实并不能证明被告人饶建山犯有贪污公款罪。但是考虑到本案是领导过问并关注的案件,而且领导也有详细的要求,因此本合议庭特作出如下判决意见,即驳回被告人饶建山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原来作出的判决!’”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如果廖晓倩讲述的是真正的事实的话,那么不用再去翻阅其他材料,只是把当初一审二审的合议记录调出来,就足以证明饶建山贪污公款案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冤案了!
  一口气把自己掌握的材料都讲了出料,廖晓倩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哪怕是她现在被罢免职务开出公职,也觉得内心不至于那么愧疚。
  她抬头平静地望向向智江,问道:“向院长,我对于二审合议庭的意见的复述,你觉得有没有什么与事实不相符的地方?”
  向智江刚抓住打火机,正想点燃一根香烟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听廖晓倩这样问他,不由得把手中的打火机重重往桌面上一拍,恼羞成怒地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十几年前的时期,我哪里记得清楚哟!”
  廖晓倩心中早已经做好向智江继续搪塞的准备,她见向智江这样说,立刻转脸望向包飞扬,说道:“包书记,鉴于饶建山贪污公款案一审审判委员会研讨记录和二审合议庭评议记录对是否应该启动饶建山贪污公款案再审程序有着重大影响,我建议法政委应该立即派人到以上两家单位调取一审审判委员会研讨记录和二审合议庭评议记录的原件,以核实我刚才发言的真实性。”
  “这个就没有必要了吧?”向智江在这个问题上不好说话,邱泉涌就适时站出来了,他说道:“到枫南区人民法院和市中级法院调取材料,光路上一来一回的,就需要消耗多少时间?更别说是枫南区法院和市中院那边还需要人员到档案室去查找十几年前的原始档案,这样一来究竟需要多少时间就不好估计了吧?我们在座各位都是单位或者部门的领导,屁股后面都跟着一大堆事情,总不能为了这两份材料,让我们大家伙儿在会场上干等着吧?”

  “邱检,你这种说法我不同意!”包飞扬直截了当地打断了邱泉涌的话,“即使算上路上的时间,找这两份档案又能需要多长时间?四五个小时总够了吧?饶建山当初在监狱里还不停地写信要求为他案子平反,他在里面十几年都等的,我们大家在会议里几个小时就等不得了?”
  “包书记,我不是哪个意思,我只是说,大家伙儿的工作都很忙……”邱泉涌脸上火辣辣的,嘴上却依旧为自己的发言解释和辩护。
  “我们在座各位领导都是法政战线的工作者,”包飞扬不客气地反驳道,“我们要处理的工作,也都是法政战线上面的事情。而饶建山的案子时候应该启动再审程序,难道不属于我们法政战线上的事情吗?我们在开会研究饶建山的案子,难道这本身就不是在为法政战线工作吗?”
  “包书记,我……”
  “好了,邱检,我而言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解决饶建山案子遗留问题本身就是我们的工作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我们坐在这里不是闲聊消磨时光,也同样是在处理工作。”
  包飞扬冲着邱泉涌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在说下去了。他环顾了会场一周,最后把目光落在廖晓倩身上,说道:“廖主任,既然饶建山案子的一审审判委会的研讨记录和二审合议庭的评议记录这么重要,我也同意你的意见,是要把这两份原始档案拿到会场上来,让大家都传阅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