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2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拧开矿泉水的瓶子,递到了包子的手里来,然后又抢过了她手中的铁盘子,说你先喝口水,别噎着了……
  包子见我抢她的肉,使劲儿瞪了我一眼,随即又很委屈地说道:“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呜呜……”
  我说你刚才没听说么,我叫那人去再弄吃的来了,饿不着你——来,先喝水。
  包子乖乖地接过了矿泉水瓶来,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喝了半瓶去,而我也带着她来到了帐篷这边来。
  屈胖三瞧见我带回一脏兮兮的小姑娘来,铁盘里面也没有几块烤肉了,一脸郁闷,说你什么情况啊,叫你去拿吃的,你领一脏兮兮的小乞丐回来?
  听到屈胖三这尖酸刻薄的话语,包子顿时就将眼睛给瞪得圆滚滚的,愤怒地喊道:“你才小乞丐呢,你全家小乞丐,你一村子都是小乞丐……”
  呃?
  平日里只有屈胖三骂人,哪里有人敢骂他?
  给包子这么一骂,屈胖三像是愣了一下,顿时就跳了脚来,说你谁啊,见面就咬人,属狗的?
  包子也是一愣,说呃?我属羊……
  呃……
  两个人完全就不在一个频道上面,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顿时就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的感觉,而这个时候,我赶忙拉住了屈胖三,然后把一盘子的烤肉都递给了包子,说你先吃,一会儿他们会再送过来的……
  包子是饿极了,有了肉,便也不管别的,坐下来便吃,而我则把屈胖三拉到了一边去,跟他解释起了包子的身份来。

  听我介绍完,屈胖三这才惊讶地说道:“她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说我怎么知道啊,我也满脑子糨糊呢……
  屈胖三转头过去,打量了包子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还别说,小妞儿洗一下脸,其实应该挺漂亮的……”
  呃?
  我忍不住又翻了一下白眼,然后拉着他过来,给两人介绍了一下。
  这个时候沙碧石又端了一大盘的烤羊肉过来,毕恭毕敬地说道:“屈师,不好意思,目前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还在烤,估计要等一会儿时间;另外我还拿了一些烤馕过来,你看要不要……”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留下吧,毕竟这儿还有一小吃货。
  听到屈胖三说自己,包子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又两眼冒光地伸出油晃晃的小手去抓新烤来的羊肉……
  屈胖三将盘子接了过来,然后对沙碧石点头,说道:“老沙不错,不错。”

  沙碧石得了屈胖三的这夸赞,就像吃了蜜糖似的,开心得不行,慌忙摆手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他是个极有眼力劲儿的角色,瞧见我们这边有话要聊,谦虚两句,赶忙说你们吃着,我去催一催哈。
  说完话,他一路小跑离开了。
  这一回的烤羊肉挺多的,而且还带了烤馕,足够丰富,包子吃了一大盘,没有那么饥饿,也不再护食了,我便把铁盘放在了草地上,三人围在一块儿。
  屈胖三今天忙碌一下午,一直到现在的大晚上,也是饿了,顾不得一代宗师的面子,跟包子抢吃的,不亦乐乎。
  我反倒是不急,拿了一块烤馕,蘸点儿油吃了起来。
  一直到沙碧石又送了一盘过来,两个小家伙这才算是停止了争抢,而我也弄了一块干净的毛巾,蘸水之后,给包子擦脸擦手,这才问道:“包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包子看着我,说我不能来么?

  我说倒也不是,你是不知道,大家满世界都在找你,都以为你失踪了,哪儿都找不到——你这么些天,都跑哪儿去了?
  包子瘪了一下嘴巴,说我就到处乱走,具体哪儿,我也不知道。
  啊?
  我看着她的情绪有些不高,说你到底怎么了啊,怎么好好的,就离家出走了呢?

  我不问还好,一问包子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嘴也瘪了,泪水串珠一般地跌落了下来:“他们都骗我,姑姑也骗我,都骗我,呜呜……”
  我愣了,说他们骗你什么啊?
  包子说我都知道了,呜呜,她其实是我妈妈……
  呃?
  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小声说道:“你是说……传功长老萧应颜?”
  包子哭得鼻涕都出来了,呼噜一下又吸了回去,然后点头说道:“嗯,我都知道了,我从我师父的遗物里面看到的,说她是我妈妈,还说陈志程是我爸爸……”
  呃?
  我摸了摸鼻子,说这样啊?那不是挺好的么,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包子说我是气他们一直都瞒着我,当我是小孩子……
  我安慰了她两句,心里想着可不就是小孩子么,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还跑了这么久。

  我说他们也许有什么苦衷嘛。
  包子又说:“他一点也不好,以前还挺好的,后来总是跟姑姑吵架,还把姑姑逼走了,哼,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一点、一点儿都不喜欢他,哼……”
  呃……
  听到她小孩子一般的话语,我顿时就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只是听她在那儿抱怨着。

  屈胖三吃饱了,拍了拍手,然后对我说道:“我去那边一趟,你陪着这小姑奶奶吧。”
  我说你去哪儿?
  屈胖三说你以为你吃的这么多都是白来的啊?我得去给人家付饭钱,传点儿手艺啥的啊?
  得,他想到倒是挺周到的。
  我不管这些交际,与包子说着话,问起她这些日子都跑哪儿去了。

  包子是个小孩儿,想一出是一出,我听得也不是很真切,瞧见她一身脏兮兮的,有心帮她弄一下,可是这荒郊野岭的又没有什么条件。
  不过我很快就想起了陆左和杂毛小道来,他们跟这位师姑奶奶的关系应该也还行,于是便提起叫他们过来。
  包子一听,使劲儿摇头,说我不,我不想跟茅山的人有联系,你叫人来,我就走。
  我无奈,说萧大哥他已经不是茅山的人了……
  包子还是摇头。
  我无奈,只有好言劝着,然后领着她去附近的小溪便清洗一番,折腾到了半夜才得以休息。
  一夜头疼,次日早晨,太阳正高,擂台又要开始了。

  与昨天的仓促所不同的,是今天的准备十分周全,而且人更加的多了。
  大半晚的时间,这个地方已经聚集了超过五六百的人,昨天在这儿的大多没有走——不但没有走,而且还呼朋唤友,叫了许多人来。
  另外我还在人群之中瞧见了一些道士啊、尼姑和和尚什么的宗教人士。
  甚至还有几个穿着黑色传教服的基督教神父。

  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中国人,不是大鼻子。
  宗教局的外联办派了三十多个工作人员过来,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布鱼道人找了过来,跟我说这边的事情暂时由他接管,我们有任何事情和需求,都可以直接跟他沟通。
  另外他还负责保障我们的后勤工作,想吃什么、用什么,都可以提前说。
  呃……
  我瞧见一夜间冒出的无数个野营帐篷,顿时就有些方。

  这事儿闹得,搞得有点儿像那什么音乐节了一样,一帮精力无处发泄的江湖人士,纷纷跑过这边来开武林大会了。
  日期:2015-08-07 06:1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