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9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了这话,心中忽然一凛,道:“可是,那道人影是谁?要是敌人,那我大他——”
  三叔道:“那个人是孙淑英啊。”
  日期:2017-03-15 21:08:00
  我吃了一惊:“啊?!你,你们瞧见是她了?”
  老爹道:“没有,我们是猜测的。但应该八九不离十。”
  我道:“为什么猜测是她?”
  三叔道:“首先是那道人影娇小,从身段上看,是个女人。”
  老爹道:“且衣服像是粉色的。再有,魔宫中的四局五部八幻连同吕布洛,都已经死绝,余下的邪徒要么死,要么伤,要么道行全废,魔宫中再没有什么像样的高手,能在我和你三叔跟前一晃而去的人,本事必定极高,思来想去,综合这一切,那人便只可能是孙淑英了。”

  我暗暗点头,觉得老爹推算的并不错,除了孙淑英,确实没有别人更符合上述特点了。
  “可是……”我问道:“孙淑英为什么要带走我大?她要干什么?”
  三叔笑道:“这就是我们刚才让你说孙淑英情况的原因。也是我刚才问你那个问题的原因。”
  我道:“哪个问题?”

  三叔道:“孙淑英是不是喜欢你。”
  我不禁一怔。
  日期:2017-03-15 21:09:00
  三叔道:“答案是,那就很简单了——孙淑英想帮你做件事,救你的亲人。”
  我呐呐道:“这……”

  三叔道:“别忘了,孙淑英可是医脉中人,她家传的本事,又那样高深,或许她瞧见你大的伤势太严重,知道以咱们的本事无法救治,所以要把你大带走,亲自来救他。”
  我听了这话,默然片刻,觉得三叔说的合情合理,简直无懈可击。
  但是……
  我抬头看了一眼三叔,又看了一眼老爹,迟疑道:“你,你们没有骗我?”
  “骗你?”三叔道:“为什么要骗你?”

  我见三叔眼神笃定,神情泰然,倒是真不像在骗人。
  忽然又想起来,昏厥中乍然醒来的时候,确实曾听见老爹和三叔谈论用墨玉来为叔父施展秘术的话。
  这至少说明,叔父确然没死!
  这是我最怕最怕连想想都觉得无法接受的结果——
  我忽然欢喜起来,是啊,孙淑英家传的医术必定极高,有她在,叔父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事!
  日期:2017-03-15 21:09:00
  想到叔父应该无事,我心中猛然放松,勉强提起来的气也一下子散尽,我浑身无力,重又躺回床上。
  “这就对了。”张熙岳道:“好好躺着养伤才是正经。”
  我道:“等我伤势好了,就去接我大回来。”
  老爹道:“明瑶不是说了吗,你大又不是小孩子,知道路途,他的伤势好了,自己自然会回来。”
  我道:“这么多天了,他也没回来,我放心不下。”
  三叔道:“你就是急躁。你这样的伤势,还昏迷了十多天,你大的伤势可比你厉害的多,一时半会儿哪能就好了?即便是养个一年半载也不足为奇。”

  我思量着也是这个道理,但心中总是不大舒坦,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我看了老爹和三叔一眼,又看了看爷爷和二爷爷,再看明瑶、弘德等人,从他们的神情上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可我还是忍不住说道:“怎么我感觉你们好像并不希望我大快些回来?”
  日期:2017-03-15 21:10:00
  “这说的是什么话!?”三叔责道:“我们原定今天就再去找,不是因为你提前醒了,要给你解释这么多,我们已经走了多时了。”
  我“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七叔、八叔、九叔和小叔他们的伤势怎么样了?”
  张熙岳道:“汉礼和汉隆差不多已经完全康复了。汉雄和汉杰虽然保住了命,但一身的道行尽数毁掉,从今往后,就是普通人了。可惜啊……”
  我心中一震,陈汉雄和陈汉杰都是极好面子也极好事的人,现如今本事全毁,成了废人,这对他们来说何其残酷!那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三叔道:“你八叔和你小叔结伴去了天宝宫。”
  我一时没明白三叔的话,道:“他们去找灵源道长了吗?”
  天宝宫在禹都、长葛、许昌三地交界之处,曾是老子云游落足之地,自宋、元时期,就是道教第九、第十祖庭所在。

  天宝宫中的灵源道长道法高深,与家中许多叔辈都有交情,我还以为陈汉雄、陈汉杰是去找灵源道长寻求灵丹妙符,以还本固元,没想到三叔却说:“他们出家做了道士,不回来了。”
  “啊?!”我大为惊愕,道:“他,他们怎么——”
  “这未尝不是好事。”爷爷说道:“汉雄莽撞,汉杰刁怪,二人常在村中夸口逞强,一朝成为废人,纵然他人不嘲讽取笑,他们二人又如何自安?天宝宫,清静之地,颐养天年,也无不可。”
  日期:2017-03-15 21:11:00
  我默然无语,心中暗想:“陈汉杰功力被废,虽然说有些咎由自取,但我也负有责任,等伤势好了,我得去天宝宫看望他们。”
  二爷爷在旁边说道:“弘道啊,你就在家好好养伤,找汉琪的事情,先交给我和你爷爷。我们俩左右无事,这就动身。”
  我应承了,爷爷和二爷爷出马,自然胜过我去找,当即心也安了,也知道想要伤势好的快些,不可急躁,更不可胡思乱想,得清净下来,慢慢调理。

  不料我这一次的伤势,确实是自行走江湖以来,所受最重之伤,等到伤势完全好尽的时候,竟又过去了数十天,眼瞧着明瑶的肚子都隆起不小了。
  这期间,爷爷和二爷爷回来了一次,但并没有带回叔父的消息,他们二祖说深入了伏牛山腹地,到处寻人不见,或许,孙淑英已经带着叔父离开了伏牛山。
  我暗暗忧虑,闷闷不乐,纵然是明瑶、弘德时常开导,也觉难受。
  等伤势好了之后,我便立时打点行装,带上了猫王,又带了陈弘智、陈弘勇,三人一猫,去伏牛山寻找叔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