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8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管他。”娘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知道体谅人。这时节,都饿肚子!家里仅有的一点吃的东西,前几天也一股脑吃光了!寅吃卯粮,不知道细水长流,现在又嫌没吃的了……”
  爹道:“你少说两句吧,没有汉琪替咱们照看弘道,你得多操多少心?”
  喝完了稀饭,肚子里虽然撑得慌,但还是感觉像没吃东西一样,我去站桩也没力气,只和弘德在闲坐。
  快到晌午,叔父才回来,竟然提了许多东西,我和弘德都迎了上去,只见叔父左手拿着一个罐子,右手提溜着一长串小虫(麻雀),道:“走,烤小虫儿吃去!”

  我和弘德惊喜万分,流着哈喇子,欢呼雀跃去笼火了。
  日期:2017-03-15 20:54:00
  叔父把那一罐东西递给娘,说道:“这是从老蒋那里弄来的蜜,你放着吧。”又对爹说道:“刚在街上碰上老八了,说能捉来长虫和田鼠,明儿我跟他一块去弄……”
  我和弘德都嚷道:“我也去!”
  叔父道:“赶紧吃了练你的功去!”
  我和弘德把那十几只小虫儿都给烤了,虽然小,但胜在数量多,也吃的饱饱的。
  我心满意足的去练功了。

  下午,太阳太毒了,我被晒的头胀,但是瞧见叔父也坐在日头底下,浑身冒汗,却不吭声,我也不好说不练,咬牙坚持,但渐渐的,脑子晕沉起来,一个挺不住,就栽倒了,朦胧之间,瞧见有人影冲了过来……
  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喊:“陈弘道!陈弘道!”
  我想睁开眼睛来,却觉得眼皮子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但是脑子却似乎有些清醒了,这声音不是叔父的,倒像是,像是孙淑英的!
  对,是孙淑英的,孙淑英在喊我。
  是了,我还在遗世魔宫里啊,可是我刚才怎么会看见小时候的光景?
  嗯,一定是做梦了。

  梦里,又回到了小时候。
  对了,叔父呢!?
  “陈弘道!”孙淑英又喊了我一次,我似乎听到她的啜泣声,又隐约听见她说:“我原本想听你的话的,可是现在不行了,不行了,你快醒来,快醒来!”
  耳边嘈杂的声音太多,一片轰隆隆的乱响,我完全不知道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不行了?
  孙淑英到底在说什么?
  忽然听老爹的声音喊道:“这里要塌陷了,都赶紧走!”
  陈汉礼的声音也响起来:“汉杰怎么办?!”
  老爹的声音道:“你背着他,汉隆背着汉雄,快走!”
  陈汉礼的声音道:“那二哥和弘道呢?”
  老爹道:“你们先走,我来善后!”
  陈汉礼道:“可是你一个人……”
  老爹厉声道:“赶紧走!你是想让大家伙都活埋在这里吗!?”
  “我知道了。”陈汉礼道:“那个姓孙的小妖女,她……”
  老爹道:“我知道该怎么办!”

  陈汉礼道:“那您保重!老九,咱们走!”
  陈汉隆应了一声。
  日期:2017-03-15 20:54:00
  我心里焦急万分,陈汉杰怎么了?孙淑英又怎么了?这里怎么会快要坍塌了?叔父呢?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听到他说话的声音?
  身边有股幽香,想来应该是孙淑英的,我刚刚清醒了片刻,还想着要努力打起精神,把眼睛睁开,但是一提气,忽觉身子里空荡荡的,四肢百骸的气就像是全散了一样,我竟像是跌入了棉花堆里,这一吓,可非同小可!
  惊惧之中,我居然又昏厥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记不起来刚才自己又晕厥了多久,眼皮仍旧是不听使唤,抬不起来,只觉的四周嘈杂的声音都没有了,安安静静的,孙淑英身上的香气也没有了。
  忽觉有一双大手按在了我的额头上,接着有指头抵在了我的太阳穴、百会穴上,又有指头按在了下颌,一股精纯厚正的气息透入进来,我猛然有了些精神。
  我听见老爹的声音说道:“看来父亲之前说过的事情,不幸应验了。弘道体内的气息来源太杂,受了吕布洛的重击,现在一并乱了,无法收拾,我先强行给他归拢,他后面还得自己再练。”
  我猛然想到这几天来,因为遇到的强敌一个接一个,根本就没有闲暇的时间去练爷爷教我的功法,现在气息居然又乱了,怪不得刚才我觉得浑身空荡荡的,全不听使唤……
  可是老爹是在跟谁说话呢?
  是叔父吗?

  正疑虑之中,便听见有人说道:“二哥他……”
  这声音,这声音是三叔陈汉昌的!
  日期:2017-03-15 20:59:00
  我心中豁然一惊,是我们已经回了陈家村,还是三叔他来到了伏牛山?
  难道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了?
  三叔为什么欲言又止?!
  三叔说叔父他到底怎么了?!
  我精神上一紧张,险些又晕厥了过去,连忙强迫自己放松,仔细去听老爹和三叔的话。

  老爹却半晌无语。
  知道那股透入我体内的气息渐渐减弱,终于消失时,老爹把手从我的身上移开,又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才说道:“父亲他老人家事先又预料到了,唉……可惜,天命不可违,人力到底是会穷尽的。”
  三叔道:“我是真难以相信,这世上居然有人能把二哥伤成这样,连他身上的软甲都碎成破烂了!你们面对的,到底是怎么样的高手?!”
  老爹道:“那个吕布洛,比之开封鬼谷的青冥子,还要厉害些。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三叔失声道:“那他不是,他不是比父亲……”
  老爹道:“依我的看法,那个吕布洛的本事也是新练成的,并不怎么熟练,跟父亲比起来,胜负难料,不过,如果再让那吕布洛练个一年半载,父亲绝非是他的对手!我能活下来,全是侥幸,也多亏了弘道和汉琪。说来惭愧啊,我中了无苦的邪术,跟汉琪死命打斗,我们俩彼此耗费了许多功力,以至于在遇上吕布洛的时候,本事还发挥不出平时的七成,如果不是因为那姓孙的女人,吕布洛迁怒于弘道,一直对弘道施以全力,兼顾我和汉琪,我也非受重伤不可,说不定,连命都要丢了。”

  日期:2017-03-15 21:00:00
  三叔道:“我之前听老七说,弘道挨了一掌就晕死了,还奇怪弘道怎么会如此不济事,原来你们遇到的是这样的高手,弘道又承受了大半的攻击。”
  “是啊,弘道左右两肩被抓了四个血窟窿,还坚持在打。”老爹道:“老七那张嘴,向来刻薄。因为汉杰的事情,他心里对弘道不忿儿,由得他去卖赖吧。”
  三叔道:“我看汉杰他伤的着实不轻。”
  老爹道:“已然是个废人了。”
  我心中一惊,陈汉杰成了废人!?
  我晕厥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汉杰对付的不过是遗世魔宫的残余邪徒,怎么会成为废人?
  只听三叔问道:“那个姓孙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老爹道:“是吕布洛身边的人,但似乎对弘道很有意思,她的本事,与吕布洛的很相近。而且听吕布洛的言语,似乎吕布洛修炼的本事就是那孙淑英家传的绝学。不过,详细的,要问弘道了。”
  三叔道:“这样厉害的一个人,又将汉杰打成废人,你怎么还放了她走?”
  我又大吃一惊,陈汉杰成为废人居然是被孙淑英害的!?

  为什么?
  我不由得回想起孙淑英的啜泣声,还有她一直念叨的:“不行了,不行了……”
  到底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日期:2017-03-15 21:00: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