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5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得勒,小爷没那功夫跟你放嘴炮。咱俩谁把谁打死,半月后自然见分晓。”
  陆羽淡然一笑,转而看着赵长生,“赵老六,你胯下那三厘米的家伙事儿加上你脖子上的七斤半就先暂时寄存在你那里。半月后,小爷会亲手来取。现在的话,我不想看到你,给你一分钟,你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有没问题?”
  “哼!”
  赵长生拂了拂衣袖,脸色阴沉的可怕,连狠话都没有放一句,转身就走。
  他又不是傻子。
  陆羽这小子跟陈家大小姐呆在一起,他还挑衅的话,那不是嫌自己命长么?
  只是心里疑惑愈甚。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
  怎么连陈家大小姐都对他青睐有加?
  若在平时,遇到这么个看不透来历的小子,几次吃瘪后,他绝对会选择跟对方和解,哪怕认怂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这一次,他没有退路。
  跟陆羽一样,其实都是骑虎难下。
  比起赵岱宗和李景略的战场,他跟陆羽,不过是大棋盘上两颗稍微大一点的棋子。
  再说,他前未婚妻江依依为了这小子,竟然跟他提出退婚。
  这是任何男人都无法忍受的羞辱。
  要找回他的男人尊严,只有杀掉陆羽!
  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柳生圭吾也要走,陆羽吹了个口哨,淡声道:“那棒槌,麻烦把小爷的战利品留下。”
  “你——”
  柳生圭吾回过头来,用一种杀人般的目光盯着陆羽,沉吟了大概五秒钟,还是将“妙法村正”连着刀鞘一起解下来,抛给了陆羽。
  陆羽接过,弹开刀锋,吹了口气,“果然好刀。柳生圭吾同志,你果然是个慷慨雅达的国际友人。我这个中国人民谢谢您呢。”
  柳生圭吾脸颊一阵抽搐,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忍不住又要吐血。
  “柳生君,这小子是在故意气你。走吧,来日方长。”孙文豹拍了拍柳生圭吾的肩膀。

  两人跟着赵长生,渐次离去。
  赵长生等人走后,陈皇妃冷冷瞥了陆羽一眼,摊出手掌,说道:“拿来吧。”
  陆羽疑惑道:“什么拿来?我欠了你东西?”
  陈皇妃冷声道:“少装蒜。无咎那天做的确实不对,但你手段也太卑鄙无耻了些。把你手机给我,把那张照片删掉。他是京城孟家的公子,有头有脸,你真留着这张照片,就是逼他跟你玩命。”
  “那不行。他主动挑衅我的。”陆羽摇摇头。
  “你……”陈皇妃眼神一冷。
  “皇妃,我不需要你帮我求情。姓陆的,老子也不可能跟你道歉。照片你留着吧,发不发随你,今天你对我的侮辱,来日我必定千百倍的还给你。”孟无咎咬着牙,狠狠盯着陆羽。
  “擦,唬我呀。”陆羽眯着眼,冷笑道:“什么鸡-巴狗-屁逻辑,你欺负小爷是道理,小爷欺负你就是错误?老子不吃这套。记住了,老子现在叫陆羽,三年前陆长青打得你哥哥没脾气,三年后的陆羽,同样可以打得你没脾气。不就是比谁狂么?小爷纵横四九城的时候,你他妈又算哪根蒜苗。”
  “很好,我记住你了,陆羽。”孟无咎咬了咬牙,转身就走,对于陈皇妃背后呼喊也听若罔闻。
  陈皇妃有些哭笑不得。
  “喂,这就是你们男人的逻辑?明明可以不用结怨的。”她叹声道。
  陆羽淡声道:“皇妃小姐,我不是一个被人欺负后还能笑脸相迎的人,所以我做不了韩信。我认为我没错,那我就坚持我的道理,一步不退,纵死不悔。反正人都是要死的嘛,那为什么不在有限的生命里,顺应自己的本心做事呢?”
  “顺应本心?”
  陈皇妃默念着,凤眸微眯,“好你个陆长青,原来你是悟道了。看来你离正式踏入化劲领域,已经不远。”

  “悟道算不上。只是找到了那条道的方向在哪里罢了。”陆羽淡声道。
  陈皇妃淡声道:“万事开头难,能找到这个方向,就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九十的暗劲武者。”
  “我十八岁找到这个方向,跨出这一步,用了三年。从化劲跨入丹劲,用了七年……我父亲十五岁找到这个方向,十八岁成为化劲宗师,二十三岁就是丹劲高手,你二师兄李凤年稍微晚一点,三十岁才入丹劲。但也是跟我父亲比慢点而已,和我差距不大。陆羽,我很期待,老头儿寄予厚望的你,到达我这个层次,会用多久。”
  陆羽却是掰着手指,“十八加三再加七,擦,皇妃小……大姐,原来你这么老了呀,我还以为你只有二十三四呢。”
  陈皇妃脸色有了些怒意。

  再强大的女人也是女人,最不能忍受,就是别人议论她的年纪。
  尤其是二十七八、马上就要跨入三十岁的女人。
  陆羽摇头晃脑,极为认真的说道:“你虽然是大师兄的女儿,但天机宫从来不收女弟子的,所以我也当不得你师叔。咱还是各算各的好,要不我多占便宜。要不……以后叫您阿姨?”
  陈皇妃凤眸一眯。
  然后陆羽只觉屁股一疼,腾云驾雾,直接就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华丽丽的扑街。
  不作死就不会死,古人诚不余欺也。
  在这座城市的东边,有一家小餐馆,名字古朴大气,叫汉唐,象征着这个国家最鼎盛辉煌的时代——汉唐盛世。
  叶青竹如往常一样,早晨五点起床,荆钗布裙,不着粉黛,惟独涂抹了嘴唇,腥红如血,不是唇彩不是口红,而是胭脂。
  她有一盒红胭脂。
  是十八岁生日那天,师父送给她的。

  说以后看到见到想嫁给他的男人,就细心涂抹,但叶青竹没有这么做。
  她每次想念那个男人时候,都会擦上一点,胭脂和那晚那个男人流的血,其实真的很像。
  只是可惜……这盒红胭脂他已经很节省着用了,也快要用完。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的想念,一盒红胭脂又如何承载的了?
  今日和往常一样,小餐馆六点开业,忙到下午三点过,叶青竹便开始打点卫生,一天营业到此结束,从无例外。

  李凤年死后三年,她每天基本上都是这样度过的。
  和高长恭需要闭关修行不同,对于叶青竹来说,坚守在词,秉持初心,便是修行。
  小餐馆偶尔也会来一些不是客人的客人。
  譬如那个跟她师父年轻时候极为相似、来吃东西从来不付钱的家伙,那是一个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会笑的家伙。
  起先,叶青竹瞧不起他。

  不仅瞧不起,还很讨厌。
  讨厌他的自以为是,讨厌他总是笑得像一个傻子。
  后来——发生了许许多多事情。
  不知不觉,就产生了一些异样情愫。
  她当然不会承认,这是一个女青年对于一个男青年最单纯的好感。
  今天,小餐馆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身上有一种她极为熟悉也极为讨厌的强大气场。
  “青竹,我们又见面了。”
  这个女人叫陈皇妃。
  陈皇妃看着叶青竹——这个三年前她见过一面的女孩子,蹲在李凤年尸体前,紧紧咬着牙,明明很悲伤,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下来。坚强隐忍的让她到现在也记忆犹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