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4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二公子,我赢了。很遗憾,虽然我没有三年前那么厉害,但是我比三年前卑鄙多了。打架嘛,又不是单纯比谁的拳头硬,谁的力气大,要靠这里的——”
  陆羽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脸你好笨的嫌弃表情。然后拿出手机,把孟无咎满脸石灰粉、颓然坐在尿池里面的狼狈姿态拍了下来。

  “二公子,你这个样子,不仅挺二,还挺‘帅’,我给你拍了张照,不想第二天娱乐小报全都是您孟二少坐在尿池里面思考人生的照片,那就花点代价,来找我赎回去吧。”陆羽淡然一笑,转身就走。
  这狗犊子,跟他无冤无仇,就因为他-妈-的一个车位,就对自己百般挑衅,陆羽忍他很久了。
  不过刚才大庭广众之下,要维持自己温文尔雅的形象,不好发作,还得装作自己宽宏大量的样子,累得慌,也憋屈得慌,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了,陆羽毫不犹豫耍点手段狠狠扁了这驴日的一顿,心里别提有多爽了,果然习武之人,就是要求一个念头通达。
  其实也就两三分钟。
  陆羽率先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李景略淡然一笑,苏丹凤舒了口气。

  陈皇妃微微蹙眉,“陆羽,孟无咎呢?”
  她当然能看出两人硬实力,孟无咎是要占优的,就算打不过,也不至于两三分钟就被打败了吧?
  而且看陆羽这个样子,衣衫整洁,别说出汗了,连大气都没有喘一个,看着真不像打过架的样子,要不,怎可能这么轻松?
  化劲宗师打暗劲巅峰的孟无咎,都不可能这么轻松写意。
  陆羽笑道:“皇妃小姐,是这样的,我跟二公子讲了讲道理,他觉得我很有道理,所以他惭愧了,躲在厕所里面自我忏悔呢,拉都拉不出来。哎,这孩子也真是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呀。”
  陈皇妃满脸黑线。

  直接就冲进了男洗手间,看着眼前这一幕,陈皇妃哭笑不得,忍不住嗔骂道:“这狗犊子。怎么就那么卑鄙。”
  到了李府,已是晚上十点半。
  平时这个时候,李景略夫妇早就入睡,不过今天李景略显然心情不错,苏丹凤也是一样。
  李景略叫陆羽留下来,说咱爷俩儿喝两盅。
  苏丹凤便去炒菜,不一会儿就炒了几个小菜摆在桌上,还放上了一瓶贡品茅台。
  苏丹凤吩咐道:“喝酒可以,都少喝一些,尤其是长青,待会还要开车,你要酒驾被抓到局子里,我可不来保你。”
  陆羽连忙道:“遵命。”
  苏丹凤便先自回房。
  陆羽不急不缓,吃菜喝酒,李景略有些不满地说道:“我是江西人,喜欢吃辣。你是北方人,肯定不怎么吃辣椒的。你看你干妈炒的这几个菜,都是你的口味。”
  陆羽见李景略吹鼻子瞪眼模样,哪敢多说什么,只能嘿嘿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牙齿。
  李景略磕了一颗花生,小酌了一口佳酿,说道:“长青,你年纪轻轻,就别老琢磨着怎么跟我们这些老家伙学城府,该高兴就高兴,人生得意须尽欢,一张字画拍出3000万,前无古人,后也不可能有来者,以后跟你的孩子们谈起也是妙趣横生的资本。”
  陆羽干笑道:“义父,我这正慌着呢,哪敢得意。”
  “说说看。怎么个慌法。”李景略沉声道。

  “我的字是挺好,这个我不妄自菲薄,要不怎么对得起五岁开始就教我在沙地上写《老子五千言》和《黄庭经》的爷爷,苦心孤诣、殚精竭虑教导我三年的师父。要说卖3万乃至于三十万,我一点都不忐忑,但3000万呐,现在都跟做梦一样。”
  陆羽浅浅饮了一口茅台,继续说道:“再说了,义父您毕竟是官场上的大人物,我要是太高调了,怕影响到您。枪打出头鸟的道理长青还是懂的。”
  李景略淡声道:“长青,你还是太内秀了些。我李景略都不怕,你怕什么?”
  陆羽答道:“义父,倒不是怕。而是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我手里面几件事情都小心翼翼展开中,倒不是说不能见光,但也怕惹是生非节外生枝,江海这么大,哪容得我一个人出风头,总有眼红又闲着没事尽喜欢整幺蛾子的牲口。到时候真吃了哑巴亏,我一大老爷们儿,胯下有把,颔下有须,总不能还要义父和干妈来给我敛局子吧。”
  李景略拿起手里拇指大小的羊脂玉酒杯,将杯中茅台一饮而尽,然后不清不淡地说道:“长青,在江海,你别怕枪打出头鸟。我李景略不怕你太出众,就怕你不够出众。我走到今天,花了三十年,我不希望你跟我一样,也要熬这么久。咱爷们两个,既然有了这个缘分,我奋斗半辈子博来的东西,不给你给谁?”
  陆羽重重点点头,惯常很少饮酒的他,也是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酒味辛辣醇厚,酝酿出了一肚子的山河锦绣和旷古豪情。
  不就是野心么?
  他一大山里爬出来的狼崽子,又怎可能缺?
  陆羽厉害李府后,李景略哼起了一首《雪拥蓝关》。跟在收拾碗筷的苏丹凤说道:“丹凤,你这儿子,说不定会是国士之才。”
  孙丹凤浅浅一笑:“那是,也不看是谁的儿子。”
  第二天,佘山高尔夫球场。
  陈皇妃和鼻青脸肿的孟无咎两人比陆羽先到,陆羽到了之后,陈皇妃看着他,疑惑道:“姓陆的,你一个人来的?”

  “有问题么?”陆羽淡笑道。
  “你觉得没问题?”陈皇妃反问。
  “没有。”陆羽摇摇头,拿起一个高尔夫球杆,“皇妃小姐,来一局?”
  “胆色倒是不错。”陈皇妃淡然一笑,“打球可以,不过你知道我这次来江海的目的么?”
  陈皇妃边说边接过陆羽递给她的高尔夫球杆。
  “这个挺好猜的吧。”
  陆羽自顾自挥了一杆,高尔夫球划过一道绚烂弧形,落在高地下方,落点不错,没能再次创造一杆进洞的神迹,但下一杆要是打得好,估计能打出一个小鸟球。
  他回过头来,露出一个灿烂阳光的微笑。
  “皇妃小姐,你应该是为了陈琅琊的死而来的吧。”
  陈皇妃点了点头,自己也挥了一杆,然后两人坐上了球车,孟无咎也想上来,陆羽白了他一眼,“二公子,大人之间谈事情,小孩子好奇心不要那么重,再说了,这车没你的位置。”
  “你……”孟无咎气得,跳起来杀了陆羽心思都有了。

  “无咎,在这里等我。”
  陈皇妃冷声吩咐,孟无咎无可奈何,只得认了。
  两人上了球车,驶向高地,陈皇妃侧过头看着陆羽说道:“说吧,琅琊怎么死的。”
  “我杀的。”陆羽不清不淡吐出三个字,打开一瓶百岁山喝了一口,又从背包中递了一瓶给陈皇妃,“请你喝水。”
  陈皇妃眼眸一冷,四周空气似乎都低了几分。
  “姓陆的,你承认的倒是无比干脆。”陈皇妃没有接,冷声道:“既然是你杀的,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怕。当然怕。怕得要死。”陆羽连忙道。
  “那你还敢一个人来?”陈皇妃疑惑,“人屠高长恭,江海竹叶青,那都是你的人吧。有两个化劲宗师给你撑门面,在我手底下,或许还能自保,你单枪匹马来,我要杀你,也就是抬抬手指的事情。至于李景略,别的人会怕,但我可不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