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26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博翰昨天在飞机上也是矛盾和犹豫了一路,他也明白大伯说的是对的,但就这样改变自己的理想和希望?改变自己的初衷?这一时让萧博翰也难以接受。但除了这个方式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萧博翰痛苦的思索着,最后依然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方法来。
  大伯很专注的观察着萧博翰的表情,他不愿意去打扰他,那个刚才送萧博翰过来的司机也一直站在一个角落里,犹如一个影子一样的悄无声息,整个大厅都寂静了下来。
  过了好久,萧博翰才低沉的问了一句:“大伯,记得你曾今说过,如果我进入了这个行业,你会帮我。”
  老者就笑了,他笑起来就没有了刚才的冷峻和严厉,他笑的很舒心,他说:“当然了,我一直帮你培养着几个人,同时我还早就为你准备了一笔资金,更重要的是,当你有一天需要扩张的时候,只要我没死,省城各行各业的资源我都会给你准备好。”
  萧博翰久久的凝视着脚下灯光的阴影,说:“好。”

  第二天,当萧博翰离开的时候,他是带着另外的五个人一起走的,这五个人之中有一个女子,她很漂亮,漂亮的有点让人炫目,她的脸蛋儿是那样高雅和美丽,犹如蓓蕾初绽,鲜艳夺目,但她和其他四个男青年的表情是一样的,他们有着相似的冷凝诡谲和狠辣孤傲。
  只是她的名字曾今一度让萧博翰有点好笑,蒙玲,为什么会起这样一个名字呢,听起来倒像是“门铃”了,不过萧博翰一点都不敢表露出揶揄的笑意,因为大伯专门介绍过这个叫蒙玲的女子,说她的一副小刀舞动起来招招夺命。
  萧博翰一路都在审视着他们,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响起大伯的话语:这都是我早年收留的孤儿,他们有绝对的忠诚和勇气,他们在这些年的培养锻炼中都具有超越常人的技能,好好的使用他们,会让你更快的获得成功。
  萧博翰一行六人坐着一辆子丨弹丨头面包车,这是大伯特意安排的,其目的就是不会引人注意,车在快速的行进,萧博翰看看其他的四个男子,他们的岁数都很相仿,长相是各不相同,萧博翰身后左边坐的是一名阴柔的男子,他那张脸比女人还要美,那双桃花眼娇媚无比,若不是他脖子有喉结,单看那张脸真会误以为他是女人,他叫林彬,据说以跟踪和网络最为拿手,不过从他的眼神中还是可以看出他的冷酷和杀气。

  萧博翰的后面则坐着一名长相粗犷的男人,五官深邃,轮廓粗犷,他虽然不及林彬俊帅,却有一种粗犷豪放的男性魅力,他的浑身上下充满了阳刚之气,就算只是说过一次他的名字,但萧博翰依然记住了,他叫聂风远。
  还有一个青年表情很奇特,这个叫褚永的年轻人有一副狂傲不羁的表情,他的嘴角总是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容,据说他除了正常高超的薄技外,他还是一个盗窃高手,不管是什么样的门锁和安保措施,在他面前都成为虚设。
  不过最后一个年轻人却获得了萧博翰最大的赏识,他叫秦寒水,文质彬彬,淡雅沉稳,倘如萧博翰没有听大伯的介绍,一定很难把他和一个顶尖的格斗高手联系在一起。
  那么出色的几个人走在一起,就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时候,坐在前排的冷美人蒙铃就转过头来对萧博翰说:“萧大哥,快到柳林市了,我们是直接上恒道集团的总部吗?”
  萧博翰微微的摇了一下头,平淡的,也是快捷的说:“不,先找个酒店住下。”
  这几个人都有那么一点诧异,他们还没有对这个新主子有太多的了解,但显然的,萧博翰这个异于常人的决定让他们知道,这个人具有着超人的坚韧,没有谁会像他这样的冷静和沉着,他们都听大伯讲诉了他的近况,可是他没有急于回家,他没有因为自己的痛苦和迫切就惊慌失措,这是最为难能可贵的。
  那个叫蒙铃的女子也在眼中闪过一种惊讶,本来她也想这样建议的,因为她感觉这个稚嫩的纨绔子弟绝对应该是不会理解这布满荆棘、充满虚伪、尔虞我诈的江湖,他就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那里能够深谙世道,熟悉人性呢。
  不过就在蒙铃和萧博翰的第一次对话之后,她开始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蒙铃面无表情的说:“好的,我们先住下。”
  那个叫秦寒水的年轻人在这个时候也说了一句话:“阿铃,让司机找郊区的酒店。”
  很快的,他们就到了柳林市北郊的一家宾馆,这个宾馆很普通,也绝没有一点特色可言,当萧博翰几人下车以后司机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他连饭都没吃,开车赶了回去。

  萧博翰几人就登记了房间,住了下拉,在萧博翰刚刚洗漱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招呼这几位过来的时候,他们都主动的敲门走了进来。
  不管他们对萧博翰是做一种什么样的认识,但从今以后,萧博翰就是他们的大哥,这一点是再也无法改变了,其实对这样一些充满了活力的勇气的人来说,跟上萧博翰是他们一种最好的结局了,固然,萧大伯应该更有保障,也更具稳定,但也正是这样的一种稳定让他们感到寂寞和无聊,他们是热血青年,他们向往的是外面精彩的世界,也喜欢哪灯红酒绿的大街,平凡、乏味、机械、单一的生活绝不是他们的爱好。

  从容、认真,拼搏、残酷,甚至是无谓的牺牲,或者这些才是他们的选择,槊血满袖,豪气干云,血气满怀的人生就是他们的宿命。
  萧博翰不明白大伯是怎么让他们拥有了这样的思想和品德,但毋庸置疑的一点就是,自己很需要这样的属下。
  萧博翰点下头,大家就在外面的套间的客厅坐了下来,萧博翰对蒙铃说:“你点几个菜,让他们在一个小时之后,送到房间来,而这个期间,我们应该好好的安排一下今后的事情。”
  萧博翰没有用“商议”二字,因为他已经决定从现在起树立自己的威望,和所有的下属拉开彼此的距离了。
  这或者也是他和老爹的一个最大区别,老爹在过去总是毫无架子,尽可能的亲切的对每一个属下,除非是必要的惩罚,但萧博翰不准备这样,因为他没有父亲经年积攒下来的权威和震慑力,他只能把自己包裹在冷漠和模糊中,让他们看不懂自己,看不清自己,以此达到含而不露,胸有珠玑,藏锋敛气的效果和印象。
  这几个新属下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久,准确的说也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不过萧博翰给他们初步的印象还是不错,萧博翰在大悲之后的镇定自如和井然有序,让他们看到了萧博翰身上天生的那种领袖风范。
  秦寒水就说话了:“萧大哥,我们听你的安排。”
  其他几个年轻人也点了点头,聂风远豪气冲天的加了一句说:“不管有多么艰难和危险的事情,我们都绝不畏惧。”
  萧博翰却笑了,他笑的很愉快,看到这些和自己年龄相仿人,他从心中感到有了一种慰籍和欢愉,他知道他们的渴望,他说:“恰恰相反,我目前还不准备有什么大的动作,或者以后我们的艰难并不是打打杀杀。”
  几个年轻人都有点迷惑起来,难道江湖不是用热血来浇灌吗?难道权利不是靠铁拳来维护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