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5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多事情都是双刃剑,既伤人也伤己。如果这份说明真的发出去,楚天齐无疑就会得罪好多人,就会得罪大半公丨安丨局股级以上的干部,也会引起这些人背后靠山的痛恨。说不准就会因此被群起而攻之,也许现在的位置都未必稳固。
  这件事情的利弊,楚天齐当然心知肚明,但他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他也不想妥协,他不怕犯众怒。他觉得自己站在正义制高点上,自己的出发点是为了单位好,也是为了对广大普通干警的公平。如果真因此影响到工作,那也没什么,反正自己问心无愧。另外,上面领导也不是睁眼瞎,总有能主持正义的。再说了,自己敢这么赌一把,好多人却未必,毕竟他们的做法不光彩。楚天齐自信,有人会妥协的,只要有人带了头,那他们坚守的统一防线就会决口,瞬间就会崩溃。

  正如楚天齐推断的那样,贺敏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后,直接就去了曲刚的屋子,张天彪也在屋子里。
  看到贺敏的脸色不对,张天彪调侃道:“贺科长,刚才出去还喜笑颜开,这么一会不见,就阴云密布了。是不是某些人欺负你了?要不就是你想占便宜没占上?”
  “张天彪,你胡说什么?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说着,贺敏气呼呼的坐到沙发上。
  张天彪继续嘻笑着:“你可不能一打击一大*片,天下好男人多的是,曲哥不就是吗?”
  “天彪,别瞎说。”曲刚轻斥一声,然后看着贺敏道,“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他还逼着你追借款?你没和他讲说其中的利害关系吗?”
  “我能不说吗?”贺敏没好气的说,“可是说了还不如不说。”

  “哦,怎么回事?他硬逼着你不放?”曲刚疑惑道。
  张天彪插了话:“那怕什么,他让你追款你就追。反正没人还,又不赖你,他还能把你吃了不成?不会是他真吃你了吧?”
  “张天彪,你长的人模狗样的,怎么嘴里尽是脏东西?”贺敏喝斥过后,转向曲刚说,“曲局,他要是真让我继续追,那倒好了。他现在让我写说明……”贺敏说了刚才在局长办公室的经过。
  “妈的,欺人太甚,他想干什么?”张天彪骂了起来,“想让老子在全局系统现眼?真他妈给脸不要脸,老子倒找人……”
  “天彪,别胡说。”曲刚喝止了对方,然后缓缓的说,“如果真按他说的那样做,恐怕就不是在全局现眼,而是要在全县人面前出丑了。不过,他要是这么做的话,恐怕就把局里一多半人都得罪了。”
  “那还怕什么?一块钢板能碾几颗钉,我看他是没事找死,自己往绝路上走。”张天彪“嗤笑”一声,“他就不怕犯众怒?”
  “怕,不惧。”曲刚说了两个相互矛盾的意思,然后停了下来,对着贺敏道,“你先回去。”
  “那我该怎么办?”贺敏忙问。
  曲刚道:“别着急,不是还没到二十三号吗?那些东西都是现成的,即使做的话,半天也没问题。”
  “哦,好吧。”贺敏长叹一口气,“不过,我这心里不踏实。”说完,她走出了屋子。
  看着屋门关上了,张天彪坐到曲刚对面椅子上,问道:“曲哥,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曲刚叹了口气:“哎,其实挺简单的,他自然也不想犯众怒,也怕。不过有句话说的形象,‘拔*出萝卜带出泥’。一旦我们借款的事被曝光,说不准就会引出其它的事。所以我们更怕,正是因为我们更怕,所以他反而不惧了。”
  回味了一下,张天彪点点头:“那我们怎么办?”
  曲刚挠挠头,长嘘了口气:“我还没想好,想好再说。”
  待曲刚说完,屋子里陷入了宁静,一种沉闷的宁静。
  刚才之所以骂人,楚天齐也不只是骂贺敏,不只是骂这些占公家便宜的人,他也是在骂那个看守所所长乔晓光。
  今天去看守所调研前,杨天明已经打过电话。虽然楚天齐没有亲眼所见,但对于这一点,楚天齐完全相信,他相信杨天明不会傻到在这事上做手脚。
  可那个乔晓光竟然说没接到通知,还把责任推到副所长身上。这明显就是大睁两眼说瞎话,明显就是蔑视自己这个局长。
  退一万步讲,即使没接到通知,那在杨天明现场打电话后,就应该马上出来。可那个乔晓光在两次电话催促下,楞是让自己这个局长在外面等了二十多分钟,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人物。出来后,更是忽视了自己的存在,故意和杨天明唠叨了半天。甚至竟然以车辆要接受检查为由,蔑视自己这个局长的身份。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既然要跟我叫板,那我堂堂公丨安丨局长还能怕了你不成?于是,楚天齐也没有跟乔晓光握手,更没有和对方说话,甚至连正眼都没看对方。想让我进你办公室,听你汇报?门都没有,你以为你是谁?

  虽然楚天齐在对待乔晓光的时候,做到了以牙还牙,但毕竟自己是副处,而那个乔晓光不过是副科待遇的正股。自己和这样的一个人呕气,也太掉份了。所以,楚天齐仍然气不顺,想一骂为快。
  本来就已经气粗,不想贺敏那个女人又来触自己霉头,真是登鼻子上脸。本来当时楚天齐气的都想当面骂人,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太失*身份,因此他才在她出去后骂了脏话。
  人是骂了,也给这个女人和那些人系上了套。可楚天齐心里还是有疑问:那个乔晓光为什么要那么做?他是受人指使,还是自做主张?
  这个乔晓光开会那天没来,更是没有参加全体干警大会,自己和他连面都没见过,能有什么过节?
  忽然,楚天齐觉得乔晓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就是那说话的声音也似乎耳熟。这是为什么呢?想着想着,他取出花名册,又在上面查找起来。
  四月下旬的天气,当地温度已经很高了。大部分都是着半袖、穿凉鞋,女孩早已把清凉的裙子穿在身上。极个别人更是能穿多短就穿多短,这还不算,好多女孩还要把肚脐和***露在外面。
  周末晚上,小县城里霓虹闪烁,灯影摇摇。忙碌了一周的人们,纷纷卸下工作的牵绊,或在家中与亲人团圆,或在茶楼酒肆与朋友欢聚,以调节工作五天所带来的疲惫。
  晚上微风习习,温度适宜,人们纷纷从家中走出来,充分享受着难得的凉爽。在这些乘凉大军中,最显眼的还是那些穿着光鲜、发型时尚的红男绿女们。这些红男绿女大多年方二八,大部分人并不存在工作疲惫,享受夜生活只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或相拥前行,或窃窃私语,充分享受着大好年华。好多女孩心中还有一个梦,希望在熙来攘往的芸芸众生中,寻找那个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
  日期:2017-03-16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