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5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不过就是奉命行*事而已。”说完,贺敏还不忘又“呜呜”了两声。
  楚天齐叹了口气:“哎,听你这么一说,我一时也没了主意。你还是说说吧,两个人的主意总比一个人多。”
  “我……我,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怕……怕你不同意。”贺敏支吾着。
  楚天齐一副无奈的口吻:“先说说看吧。”

  贺敏叹了口气:“哎,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是现在这情况,哎,还是以稳定为好。我觉得可以先缓一缓追欠的事,毕竟那些借款大部分都花出去了,又不是个人占着,只是票据没有及时回来罢了。人们之所以反应这么激烈,也是觉得让他们归还借款不公平,我觉得这事可以慢慢来。”
  楚天齐思考了一会儿,自语着:“慢慢来,慢慢来,可……”他又把头转向贺敏,“可要是没有这些钱的话,那好几万的票怎么报销?报不了票的话,工作怎么开展?哎,难呀。”
  看着对方的神情,贺敏破泣为笑:“局长,人是死的,事是活的。报销的事可以往后推一推,等财政拨款下来了,那几个钱也不算事。”
  “可人们能等吗?你不是说他们都开骂了?他们能听你的?”楚天齐无奈的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呀!”
  贺敏慢言细语的说:“局长,为了工作,为了你,我就再给他们做做工作。他们肯定还会骂我,但人们还是讲理的,只要向他们说明了目前的暂时困难,我想他们还是能宽容一些时日的。”

  “你有把握?”楚天齐的语气充满了期待。
  “把握?尽量做工作吧,我想应该大家还是会给我一些面子的。”说到这里,贺敏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
  “哦,那就好,那就好。”楚天齐点点头,“那你去跟人们解释一下。”
  “好的,局长,保证完成任务。”贺敏拍着胸脯说,然后又追问道,“欠款的事先不追了吧?”
  楚天齐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挥了挥手:“先做好解释工作吧。”
  “好的。”贺敏回答的很干脆,转身向外走去。
  看着女人故意扭动的腰*肢,楚天齐笑了,就在对方右手拉开屋门的瞬间,他又叫住了对方:“等等。”

  “局长,还有事吗?时间可不等人,解释工作很难的。”贺敏扭回头,疑惑的说。
  “你先回来,我说的也是解释工作。”楚天齐向对方招了招手。
  贺敏没有关上屋门,而是快步走到桌前,看着楚天齐,那意思很明显:有事快说。
  “刚才说到解释的事,我觉得光靠你口头说,可能效果不大。”楚天齐说到这里,停顿一下,又说,“这样,你写一份情况说明,就以财务部的名义,是写给全体干警的,向大家都解释一下目前财务状况。这份说明要写的含糊一些,太明确了不好,就写‘上级款项暂时未拨,单位人借款暂时未还’。另外,附一份附件,内容就是所有单位人借款明细,上面要有姓名、金额,还要有每笔借款的时间,以及还款情况。”

  贺敏很惊愕:“局长,这样不好吧?”
  “不好吗?这样你不是更好解释?”楚天齐的脸色由晴转阴,“今天是星期四,最迟下周二,二十三号下午下班前交给我。我看过后,没有问题的话,马上就发。”
  “啊?那他们……”贺敏说到这里,看到局长脸色阴沉,忙咽回了到嘴边的话,改说了一句“好的”,走了出去。
  屋门关上了,楚天齐鼻子“哼”了一声,冷声道:“给脸不要脸。”
  也不怪楚天齐骂人。本来单位资金紧张,可好多人占着现金不还,还理直气壮。更为可恨的是,财务科长不想着如何筹措资金、合理调配,反而总是替这些人打掩护,替借款人和自己讨价还价。
  贺敏说什么借款没还,主要是因为票据未回,狗屁,骗鬼去吧。楚天齐特意关注过,有几笔金额较大的借条上,明确标注着借款目的、用项,可在后来做帐的凭证中,这些对应花销的**早已经报销入帐了。拿着这些钱既不用花利息,而且占用的堂而皇之,还不是这些人用单位资金干私事,为自己谋私利?
  今天贺敏来的时候,楚天齐就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事,肯定又是做那些人的代言人,肯定又是讲一些狗屁大道理。可是让他奇怪的是,对方并没有单刀直入,而是采取了另外的方式。

  一开始看贺敏哭哭啼啼,楚天齐还一时被唬住了,以为对方真受了什么委屈。等到仔细一观察,完全就是干打雷不下雨,至于眼圈红就更好解释了,用手一个劲儿揉能不红?
  果然,假装诉了半天苦,到头来还是说出了核心问题:不追借款。可即便是这个目的,贺敏却还假惺惺是替自己着想,是替单位着想。更让楚天齐反感的是,对方说的话也容易让人产生歧义,分明就是一种暗示、骚扰,分明就是那个女人故意卖弄风*。
  好啊,既然你为我着想,那我也不能不为下属着想。于是,楚天齐就顺着对方的思路,表示了理解,还假装是拜托对方。
  贺敏自以为楚天齐上了当,自以为用计拿住了这个年轻局长,故意扭动着屁股、踩着小皮鞋准备去向主子报喜。不曾想,楚天齐又叫回了她,体谅的让她写一份说明,以利用她的解释工作。
  到此时,贺敏肯定明白了楚天齐的将计就计,肯定明白中了这个小年轻的“欲擒拿故纵”。可是事已至此,她还能说什么,只能去照办了。
  楚天齐知道,现在那个女人肯定也是去了主子那里,只不过不是报喜,肯定是在诉苦,然后是主子的谩骂。当然,她的主子既骂她,更会骂自己这个下套的人。
  今天的这个办法,楚天齐实际早已想出,只不过不到万不得以的情况,他不准备用。他想以一种和平的方式,既解决问题,也不至于激化矛盾。可有些人太过分,总以为自己是傻子,时刻都拿自己当毛孩子对待,这不是侮辱我这个青年才俊、官场新秀的智商吗?老虎不发威,你们还拿我当病猫了。
  楚天齐可知道,别看就是那么一份说明,只要是在全局科、室、队、所一发,那引起的轰动可是很大的。那份附件上面有大部分科、室、队负责人的名字,也有个别派出所所长的名字,尤其曲刚对应的金额最多,其次就是张天彪、张伯祥。普通干警一旦看到这些内容,会怎么想,会怎么说?那些占用单位现金的人就会在众干警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而且这样的消息,会在极短时间内几乎传遍全县各个角落,那某些人就会成为人们唾弃的对象,甚至有的人还会因此“拔*出萝卜带出泥”,被牵扯出其他问题,甚至成为阶下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