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61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炳义一副贴心贴肺的表情说,冯局长,这件事既然秦县长已经吩咐了让纪委的人调查,我即便是做做表面文章,调查组还是要派出去的,至于到底能查处出什么东西来,那就不得而知了,眼下,最要紧的其实不是我纪委这边,而是对于秦县长,你最好能想个办法应付一下才好,只要这个人不查了,那么很多事情也就过去了。
  冯成贵心知王炳义话里的意思,秦县长既然铁了心要调查自己,即便是王炳义帮了自己一次,下次呢?下下次呢?如果秦县长一直不松口,非要逼着王炳义查下去的话,只怕结果还真的很难说。
  冯成贵叹了口气对王炳义说,王书记,大家都是兄弟,有些事情我也没必要当着你的面隐瞒,我跟秦县长之间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因为我跟秦岭振竞争一中校长的事情,秦县长对我早已没有一丝好印象,这种时候,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王炳义说,冯成贵,那可不行,没有办法就想办法,不管怎么说,你得尽力在私底下跟秦县长和解,你想想看,我这里倒是可以帮你挡一阵子,可是以后秦书凯要是连我都不信任了,找了别人来查你,那你可就不会像在我手里这般幸运了,到最后肯定是要出事的。
  王炳义见冯成贵低头皱眉不语,劝诫说,冯局长,这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朋友,依我看,徐大忠之所以推荐你当一中的校长,还不是为了一中搬迁的事情?有些时候,人的两眼不能一直盯在官位上,首先要保证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你想想看,一中前任校长范大龙,多高的声望,干出了多少有名堂的大事来,结果呢,还不是被秦书凯给硬拉下马了,进去了,还把自己的亲戚都弄进去了,要我说,如果不是因为徐大忠坚持要搬迁一中,跟秦县长闹翻了,范大龙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就出事。
  兄弟给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徐大忠是地头蛇不假,可是那秦县长也是猛虎一个,两边的阵营真正斗起来,胜负还真是很难说,咱们现在不管秦县长能不能斗得过徐县长,就看秦县长现在想要对付你这个教育局长,只要他坚持到底不泄气,想要把你拿下,应该还是有很大可能性的吧?

  现在你已经成了咱们红河县两派相争的一个牺牲品,两边斗来斗去,到最后却要你一个科级干部出来承担受罪,那是太不负责了,你自己心里好好想想,难不成你真就想要成为两边人斗争的牺牲品?
  冯成贵听了王炳义一番话,猛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之前他脑子里也隐约出现过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有系统的整理过,现在听王炳义这么一说,可不是现实情况正是如此,自己一不小心竟然成了徐大忠和秦书凯之间争权夺利的炮灰了。
  冯成贵从王炳义家里出来后,并没有回自己的家,他感觉自己现在需要好好的静一静,仔细的想想眼下的局面,自己到底该怎么走好下一步,这几年的仕途顺利,已经让自己忘记了考虑身边存在的危险,当东窗事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直是生活在危险的边缘的,只要有一件事稍微做错了一点,就有可能引发一连串的反应。
  他有时候真有些后悔,自己当初脑袋是进了浆糊了吗?为什么要跳出来跟秦县长过不去呢?
  冯成贵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抽烟,思考如何渡过难关,办公室主任牛金香悄无声息的推门进来,一进门就用一种暧昧的口气对冯成贵说,冯局长,你最近怎么都没到我那里去坐坐呢?

  牛金香是冯成贵在教育局的小秦人,此人原本是县里实验幼儿园的一个老师,一次下去考察的时候,正好刘金香在给孩子们上课,当着那么多纯洁孩子的面前,牛金香和冯成贵竟然一下子对上了眼。
  有些时候,人的确是物以类聚,当同一种类型的人见面的时候,一个眼神的交汇就能够判断出,此人到底是不是跟自己属于同类。牛金香事后主动联系冯成贵,冯成贵原本就是来者不拒的角色,何况牛金香长相又比较好看,他哪里能把送上门的美人往外推呢?
  两人成就好事后不久,牛金香就提出要调动到县教育局上班,冯成贵立马点头应了下来,把人家的便宜占了,自然要帮人办事。
  牛金香从县教育局的一个普通办事员升到办公室主任的位置,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尽管如此,她每每还会抱怨冯成贵不肯帮忙,依照她的意思,冯成贵是教育局的一把手,想要提拔谁都是很容易的事情,就算是直接把她从幼儿园给调动到教育局当领导,也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
  跟没有官场混过的人讲官场的那一套,她根本就不能明白,现在牛金香已经在教育局工作了两年了,她最近的目标是教育局副局长的位置,可是没想到冯成贵这阵子竟然好久没到自己的住处去了,这让牛金香心里也有些着急。
  尤其是前一阵听说,冯成贵要被提拔到县一中当校长了,她更是着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早就想要找个机会跟冯成贵好好的谈谈提拔自己当副局长的问题,否则的话,冯成贵的任命一下来,拍拍屁股去了一中,自己的事情可就拖延下来了。
  好不容易有单独相处的机会,牛金香整个人差不多要完全吸附在冯成贵的身上,嗲声嗲气的问冯成贵,到底最近心里有没有想着自己?
  冯成贵此刻心情正郁闷呢,哪里有心思跟牛金香调情,没好气的推开了牛金香贴着自己的身体说,狗日的,你整天就盘算着自己那点小算盘,那点破位置,你的心里还能想点别的吗?
  牛金香这才注意到冯成贵今晚的脸色有些不对,赶紧从冯成贵的身上下来,走到冯成贵面前问道,你怎么了?遇上不顺心的事情了?

  冯成贵撇了一眼自己的小秦人,这女人每次跟自己在一块的时候,激动之时总是叫唤的特别撩人,表面上看好像对自己也有几分感情,若是自己这次真的栽了,这女人还会念着自己的好吗?
  冯成贵从桌上拿起一支烟,牛金香赶紧拿起打火机帮领导把烟点好,等着冯成贵从嘴里慢悠悠的喷出一个大烟圈后,才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最近真是的走背,校长没做成,纪委又要查我,还有比这更不顺心的事情吗?
  牛金香听了这话,嘴巴被惊的张的老大,愣是半天没合拢得起来。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牛金香走到冯成贵身边,一边帮他捏着肩膀,一边安慰道,一中的校长,实在当不上,咱们就还当教育局的局长,至于纪委那边,王炳义一直都跟你处的跟兄弟似的,他还能真的认真调查你?
  牛金香说完这话后,两眼从侧面瞧着冯成贵脸上的反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