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9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面两名武警战士端着95式自动步枪,警惕地打量着四周,非常的认真。
  李牧忽然飞快一皱,猛然断声喊道:“不要动!”
  所有人都猛地停下了脚步,包括前面的两名武警战士。
  那两名武警战士回过头来,李牧见状急忙伸出手大声喊道:“不要移动脚步!”
  他们不敢动了。
  李牧示意他们淡定,慢慢的一步一步地朝他们走过去,目光却是盯着左侧那名武警战士的脚下,“你踩到了一些可疑的东西,千万不要移动脚步,放轻松放轻松。”

  那名娃娃脸的武警战士下意识的低头看,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左脚的确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感觉有些硬邦邦的。
  赵一云嘴角猛烈地抽动着,压了压手,示意大家蹲下,低声说,“那哥们踩着地雷了估计。”
  其余人也就都跟着嘴角抽动起来,地雷,绝对是一个经常接触却从来没有碰见过的东西。
  “老赵,带着人往后撤。这位兄弟,你也往后撤,慢慢撤,注意脚下。”李牧低声下令。
  右侧那名武警战士吓得脸色都白了,连忙点头,一步一步地小心的往赵一云他们那边撤。
  李牧来到娃娃脸武警战士跟前,慢慢的,直接双膝跪下,一边轻轻拂去他左脚周边的沙子,一边低声说,他的语气很沉稳,让人听了很舒服,“兄弟,别担心,就算是地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尽量放松,保证左脚不会有一丝动弹。”
  娃娃脸武警战士强撑着让自己表现得无所畏惧一些,想笑着说,却笑得很难看,“班,班长,我不怕,不,不就一条腿吗。”
  颤抖的声线出卖了他的内心。
  “毛发都不会少一根,信吗?”李牧抬头看了娃娃脸武警战士一眼,是个列兵。
  “你是牧羊人?”娃娃脸武警战士惊讶地问道。
  李牧也惊讶,一边慢慢的用手抛着表层的泥土,一边抬起头说,“是我,你怎么知道的?”
  娃娃脸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我们师前几天天天搞教育,就是要向你学习,但是我们只知道你的外号,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笑了笑,李牧问,“小兄弟,你今年多大了?”

  “刚过十八岁生日。”娃娃脸武警战士说。
  李牧忽然有一种沧桑的感觉,自己只不过二十一岁,为何看着这娃娃脸列兵,就像是看小孩子一样。经历的确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好小伙儿!哪人呢?”李牧掏出军刀,开始清表层以下的比较硬的泥土,一边和娃娃脸聊天。
  “福建的,就龙岩那边,我叫肖骁。”娃娃脸武警战士说,注意力是被转移了不少,轻松多了。
  “骁勇的骁呢吧?”李牧笑着问。
  “你怎么知道?”肖骁吃惊问。
  李牧说,“那不能够是春眠不觉晓的晓,那不成女孩子了。”
  肖骁脸顿时就红了,尴尬地笑着。

  李麦专注地看着肖骁的左脚下,慢慢的用军刀松掉泥土,很快,一个轮廓就出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听哪个?”
  肖骁低头看,但是看不完全,想了想,说,“先听坏的吧,班长,我有心理准备的,真的。我到部队之后,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不管是负伤还是光荣了,我都不后悔。我不想当个孬兵,可是我班长经常说我是孬兵,差点我就留守来不来大西北了。”
  他说着委屈的想要哭出来,强颜欢笑,不被理解的那种委屈比断手断脚都难受。
  “你班长以后绝对不敢再说你是孬兵,相信我。”李牧说,“而且,你肯定也要相信我,我能够把这颗老掉牙的反步兵压发雷给拆了。”
  “牧羊人班长,我相信你。你是我们很多人的偶像,真的。”肖骁说,“你还没告诉我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你踩到的的确是一颗地雷。”李牧笑道,说道,“好消息就是,这是一颗老掉牙的反步兵压发雷,恰好,班长我擅长排雷。”
  远远的,几个武警战士快速返回,一定是察觉到有两个兵不见了,原路找回来。
  赵一云急忙上前把他们挡住,把情况进行了说明,带队的排长马上用单兵电台向上级报告,跑过来一看,蹲在那里的李牧,心就放下了一半。武警排长自然是认识李牧,李牧的事迹也太清楚了。
  李牧在他们眼里,就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兵神了。
  赵一云低声对武警排长说了一句,武警排长点点头,带着其他人撤到了安全距离上。
  肖骁看见了自己的排长,也看见了自己的班长,他们的目光都很复杂,肖骁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被抛弃了的可怜儿。

  “是不是觉得,排长班长战友们都抛弃你了?”李牧什么样,轻而易举的就看穿了肖骁的心思,甚至他都不用抬头去看。
  “没,没有。”肖骁口是心非。
  李牧说道,“你不用在意那些,你没看我还让我的兵退到安全距离上了吗。你看我,你应该看着我,因为我和你在一起,地雷爆炸了,会被炸到的是我和你。”
  肖骁一听,心情顿时就好多了,“牧羊人班长,谢谢。”

  “别来虚的。”李牧抬起头,笑了笑,说,“我刚才看了看,我得拆掉地雷的引信,不过时间可能会比较长,你能坚持到我完成拆卸工作吗?”
  “牧羊人班长,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肖骁掷地有声地答道,也许是压抑的情绪到了爆发的点,他扭头冲五十米开外的自己的班长大声喊道:“班长!我不是孬兵!!!”
  一阵沉默,随即,肖骁的班长破口大骂:“肖骁!你狗-日-的不全须全尾回来你他-妈-的就是孬兵!”
  肖骁开心地咧开嘴笑了,眼泪刷刷的下来。

  李牧微微一笑,随即收起了笑容,几乎趴在了地上,开始拆卸地雷的引信,这绝对是一项非常危险并且需要极其细致动作的工作。
  越来越多的人抵达了这里,现场的警局领导命令人员拉起了一道警戒线,五十米之内,只有李牧和肖骁二人。其余人围了一个大圈,紧张地望着中间的二人。
  至于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地雷,则现在不是大家关心和思考的问题。
  中午了,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小时,太阳光越来越猛烈。
  李牧已经汗流浃背,他干脆取下脑袋上的钢盔,这一幕叫人看了心惊胆战。不要命了吗?
  把凯夫拉防弹头盔放到一边,李牧看也没看刨土磨得到处都是流血口子的双手一眼,抬头看了眼肖骁,说,“怎么样,能坚持住吗?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肖骁的身子早已经在摇晃了,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之下保持一个姿势,那种滋味绝不好受,并且绝对不容易坚持。心理负担大,绝不是定军姿可以比拟的。
  “班长,我能坚持住。”肖骁咬了咬牙,说。
  “好样的,再给我一点时间,很快就好,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李牧轻轻笑了笑,说。
  实际情况却是,问题非常的大,绝对的大。

  这颗地雷不知道什么年代生产的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埋设在这里的,引信的位置全都生锈了。也许以前也有人踩过它,但是肯定都没有引爆它。但是这一次,李牧看见,肖骁的左脚掌正正的就踩在压发机构上面,把原本生锈了的压发机构给踩了下去。
  日期:2016-05-02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