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26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孙亚俊,在这一刻他已经知道自己大意了,他本来没有想到一个人的左手也会如此的敏捷,特别是用惯了右手的孙亚俊,这或者也是他放松警惕的一个小小的原因,但不管什么原因,他都知道自己已经躲不过去了。
  并不是所有的黑道大哥们都可以上阵厮杀,力敌众人的,倘如在30年前,20年前,或许他是可以躲过这雷霆一击,但现在他躲不过去了,因为这些年的养尊处优已经让他失去了很多拼狠斗勇的意志和机会,他已经只能算是一个徒有名气,没有杀力的弱者了。
  他看着孙亚俊手中的军刺从他胸前慢慢的抽出,血并没有喷发出来,他也只是感觉到胸口有些凉意罢了。
  他的意识在模糊,可是当他倒地又看到那天上的繁星时,他就稍微的清醒了一点,他甚至还想到了一句诗: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他在最后这弥留之际想到了自己的儿子,那个身在海外的萧博翰,这臭小子现在干什么呢?一定是一手拿着一本诗书,一手端着一杯红酒,正在那摇头晃脑的给同学们显摆自己文学修养的深厚,是的,他应该就是这个吊样,卖弄风雅,装腔作势。
  想到自己这个宝贝儿子,萧老大就笑了起来,唇角在勾起那笑意的同时,还流淌出一缕血痕,血在一点点,一滴滴的滑向了地面,他一点都没觉得,在他整个的脑海中,唯有儿子萧博翰的头像在不断的重叠,不断的变换,有他笑的样子,有他哭的样子,还有他装模作样,似懂非懂的样子。
  但这一些幻觉总归还是都烟消云散了,柳林市夜的美,夜的色,夜的幽,夜的甜.让这暮色像一张黑色的大网,悄悄地撒落下来,笼罩了整个大地,也笼罩住了萧老大冰凉的身躯。
  ---------

  萧老大在临死的时候想的一点都不错,他那个宝贝儿子萧博翰确实是在端着一杯红酒,不过他的另一只手上却并没有拿着什么唐诗,宋词,但那只手一点都没有闲着,因为那只手正握着一直超过他手掌大小的乳。
  与其说是握着,倒不如说是摸着,萧博翰的手细腻修长,但这个欧洲妹妹的乳却过于的硕大了一些,以至于萧博翰不能把它抓握的很实在。
  萧博翰来到英国已经三年了,这期间除了放假过春节,萧博翰一直都在伦敦的伦敦大学学院学习,萧博翰在这里如鱼得水,他有着亚洲男子少有的俊美和伟岸,只是俊美中多了几分女性的妖娆,伟岸中多了几分男人的霸气,略长的黑发只一眼就让人产生了黑玉的错觉,凌乱纷飞的丝发,透着张扬与乖戾,这一刻,看到他的每一个人都会很快的想到四个字来形容他:纨绔子弟。
  然而,他的学习成绩很好,还有用不完的钱,这让他在整个的年级颇受瞩目,同时他还不是一个低调的人,他并没有像好学生那样老老实实的学习,他更多的是在发展自己的综合能力,当然了,就像此刻一样,他开始研究着欧洲女性的乳。
  但是显而易见的,光用手做一些表面的研究是探索不到真真的奥秘,于是,他倾身吻住了这个土生土长的英国女孩的唇瓣,那支本来就没有太大收获的手,已经熟练地探进她丝质的睡袍中,探索她如绸缎般细滑的肌肤。
  “圈着我的脖子。”他诱惑地低语,让这喘息着的美女将手臂绕住他的颈项,在吻上她的同时,他抬起她的臀部进入..........。
  电话!一个跨洋而来的电话惊扰了这对鸳鸯,萧博瀚腾出手来,接通了电话。

  一霎拉,萧博翰的时间凝固,心也似乎停止了跳动,再后来他的心被撕成了碎片,周围的一切在萧博翰眼里都那么的荒唐、生涩、灰暗和凄凉,他所用的思想,情感和知觉都慢慢的支离破碎,他心脏被积压的快要休克了,生命在唉声叹气,身体给魔鬼控制,他想哭,他甚至于想死——这世界已经在沉沦,一切的一切对萧博翰来说都没有了意义,他感觉生不如死,他的灵魂一点一滴的消亡,微缩,崎岖。

  他终于把头藏进肘弯里,小声地哭起来,他明白了,自己永永远远再也见不到那个疼爱自己,关怀自己,庇护自己的父亲了。
  在大痛大悲之后,萧博翰还是坚强了起来,他决定离开伦敦,放弃将要获得的学位,回到自己的故乡柳林市去,其实回去以后已经见不着父亲了,但他还是要回去,靠近那个地方,他才能更好的缅怀父亲的一切。
  当他踏上飞往北江省城的航班时,很快地就发现到整个飞机上全是金发碧眼的欧洲人,除了她以外。
  还不错,登机以后她竟然正好坐在萧博翰的旁边,飞机上仅有的两个东方人,而他们的座位竟然连在一起。这多少对萧博翰也是一种安慰,萧博翰礼貌地对她点了一下下头,算是招呼一下,他还不能准确的确定她的国籍。
  谁知萧博翰的招呼她却不理不睬的,萧博翰自讨没趣地淡然一笑,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这个女孩叫苏曼倩,的确是亚洲人,她最讨厌和陌生人的搭讪了,就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个大帅哥,不过长得帅又如何?追她的男人哪一个不是英俊潇洒、相貌堂堂的,可是任他们使尽浑身解数,大献殷勤,她仍是高傲地不屑一顾,对他们相应不理。
  当飞机缓缓滑人航道,准备起飞时,在漆黑的窗户上,映出了萧博翰澈英俊挺拔的面貌,苏曼倩心中暗想,这男人看来十分温文儒雅,有一股高贵的气质,可是当他不笑时,却又显得冷酷,让人猜不透。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是中国人吗?
  飞机攀升中,她有点不舒服了,眉头略微的皱着,一只手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胸口。
  萧博翰扭头看看,他想,她要么是胃疼,要么是晕机。
  萧博翰的眼神中就有了一点关注,他用很流利的英语说:“需要帮你要杯水吗?”
  日期:2016-05-02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