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4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主持人敲下了木槌,给这个拍卖会画上了句点。
  一幅字帖三千万,前不见不古人,往后,也不大可能有来者。
  何等威风。
  少女声音清脆,如百灵鸟般悠扬婉转,很有辨识度。

  会场虽很喧哗,隔得又远,陆羽还是觉着那个白狐狸面具少女就是他认识的那个女孩子——唐萌萌。
  两条大辫子长又长,蹦蹦跳跳的走远,说“我要去忘了你、但你要记得我”那个明丽秀气的少女。
  拍卖会结束,白狐狸面具少女起身就走,具体怎么交接,是少女身边一个三十来岁的冷艳女人来接洽的。
  陆羽本来想追过去看看,却被苏丹凤拉住,要他别忙走,等下再陪几个叔叔伯伯喝喝茶聊聊天。
  无可奈何,只得留下。
  拍卖会结束,来宾们渐次离去,只有几个中年人留了下来,转到了另一个小了不少的包间,苏丹凤跟陆羽耳语道:“长青,这几个中年人,你待会得好好认识一下,都算你义父的伙伴吧。是你义父在江海三十年经营才积累起来的资源。”
  “干妈,受宠若惊啊。”陆羽笑道。
  苏丹凤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是我儿子,不给你用给谁用?”
  陆羽点点头,想说谢谢干妈的,在苏丹凤未卜先知瞪了他一眼后硬是把这句话给憋了回去。
  这几个留下来的中年人,他有些印象。
  都是江海很知名的企业家,有做房地产的,有做电子商务的,也有纯粹做证券和金融的,近乎覆盖了这个国家近来十年最来钱的领域。
  看着李景略跟这些自己眼里的这个总那个总谈笑风生,陆羽微微眯着眼睛,心里想着,这些个牛叉大人物,以后都算是他这狗犊子的资源么?
  妈拉个巴子。

  小爷这是要一步登天的节奏?
  没有丝毫膨胀,更没有一丁点飘飘然。
  “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他默念着这八个字。

  李景略那晚在书房写得第二幅字。
  他想,此刻的自己,是不是也应该东施效颦一下,将这八个字写下来?
  他一直有写个小纸条贴身放着的习惯。
  现在兜里揣着的是“将仅剩下的良心给自己在乎的人”,再前面,则是“道一个承诺、负一世枷锁,是为英雄;扯一个弥天大谎,让整个世界随之起舞是为豪杰”。
  他来江海也有大半年了,刚来时春寒料峭,现在盛夏都快过去。
  他人生中的第一座高楼,是依仗着苏氏集团和晋商唐正德建立的,起来的很快,崩塌的更快。
  这事儿就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路,要一步一步走。
  走快了,真的会扯到蛋。
  到得此刻,他陆长青人生中的第二座高楼已见雏形。
  是从此万丈高楼平地起,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九重云霄,还是一不留神就分崩离析、摔得比第一次更狠?

  天知道。
  那李白还是杜甫不是说过么,一个人最终能有多大成就,三分靠打拼,三分靠背景,剩下的四分,那就是天命。
  打拼,他不怕。背景,现在看来,不弱。
  至于天命……那还真不是他说了能算。
  不过,不是还剩下九十分么,那都是靠颜值的嘛。
  讲道理,他颜值一直都挺高。
  就算靠才华吃不起饭,还可以靠脸嘛。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傻乐呵什么呢,你周伯伯叫你。”
  包间内,苏丹凤没有坐到李景略身边,而是坐到陆羽身边。
  陆羽回过神来,连忙道:“周伯伯,您有何吩咐?”
  浦东银行的大BOSS周老总乐呵呵笑道:“长青,你小子,还真是深藏不漏,居然写得这么一手好字。景略得了一副《短歌行》,你周伯伯我可是艳羡得很,长青,什么时候写一幅送给你周伯伯如何?”
  “对呀,长青,我老袁也挺喜欢书法,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我也厚着脸皮跟你讨一幅。”
  此人叫袁世罡,刚才就跟陆羽坐在一桌,是国内排名前三的某私募基金会的主席,算是江海金融领域数一数二的人物,底蕴不比浦东银行的老周差多少。
  “长青,你楚叔叔也厚脸皮一次,也跟你讨一幅吧,写啥都行,要求就一条,那字数一定要景略那幅《观沧海》多。”
  楚援朝,很有时代气息的一个名字,四十岁前都在军队厮混,最高做到了少将师长的位置,四十岁后退出军队,下海经商,具体做什么业务,连苏丹凤都没有跟陆羽细讲,说是牵扯到国家机密,陆羽又不傻,那还能猜不到。

  这位楚援朝楚叔叔,多半就是传说中的军火商人吧。
  但凡稍微关注一下军事的都知道,美国和俄罗斯,有很大比例的财政收入都是由贩卖军火撑起来的,同为五大流氓之一,华夏国其实也卖军火,而且卖的还不少。
  像非洲第三世界的那些个国家,买不起美国军火,又惯常被老毛子黑,就喜欢找华夏国买军火。
  华夏陆军当之无愧的世界一流,是唯一跟美国硬钢过且不分胜负的一支铁军,八十年代后,国际大环境趋于和平,国内陆军体系经过裁军和几个大换装,淘汰下来许多军火,总不能都搁在仓库发霉吧。
  所以那时候军队系统有不少人表面上退了出来,其实就算是执行特殊任务,要把这些个淘汰下来的装备给卖出去。
  一个一个,都是大人物。
  陆羽寻思自己这小身板,哪儿扛得住,不敢拒绝,就要答应下来。
  反正就是写字嘛,一张宣纸,花点墨汁,屁大点事儿,还能做点人情。

  哪知道他还没开口,苏丹凤就接过了话头,说道:“长青,一个都甭答应。”
  “这……干妈……”陆羽结巴。
  苏丹凤跟几个大老总说道:“你们几个,加起来几百岁的人了,还欺负我儿子哟,写字不累的么。累坏了我儿子怎么办?”
  “这……丹凤,大不了我们花钱买嘛。”
  “对,丹凤,你问问长青这孩子,他的字到底是什么价位,咱又不是出不起价。”
  几个大BOSS干笑道。

  李景略一口一口浅浅喝着茶,笑而不语。
  拒绝是肯定要拒绝的。
  陆羽的字很好,但再好也要讲基本的市场规律不是。
  专业一点,这叫供需关系的矛盾不可调和性。
  通俗一点就五个字,物以稀为贵。
  陆羽今天大放异彩,已经有了书法宗师的名头,可想而知,以后找陆羽求字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要是有人问就送一幅,那陆羽的字再好,也会很快就烂大街、不值钱了。
  这个口子,不能开。

  送可以,但必须要做等价交换甚至溢价交换。
  这种拒绝的话,李景略这个做义父的不能说,陆羽本人也不能说,但苏丹凤这个做干妈的可以说。
  在男权霸占着绝大多数资源、又在表面上标榜着男女平等的社会,女人,尤其是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其实是很有社交优势的。
  说不得就是这几个中年人年轻时候共同的女神。
  这种稍显不礼貌的话,由她来说,那就妥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