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3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稍微处理不好,这个风头正劲的年轻人,就会成为一个天大笑话。
  陆羽浅浅一笑,没有说话,更没有解释,只是微笑,春风化雨般的微笑。
  这种时候,要是没人站出来给他撑场面,那只能证明,这大半年他在江海白混了。
  然而他并未虚度年华。
  无形之中,他已经积累了许多资源。
  哪怕撇开义父李景略,也不容任何人小觑的资源。
  “陆少的字挺不错,反正等下我会买,只希望到时候大家别跟我争。”
  一个清冷声音响起。

  出乎陆羽意料,率先开口的竟然不是他揣测中的顾惜朝或者江依依,而是苏玲珑。
  这位苏氏刚上任的女总裁,现在已经是江海风头最劲的年轻女子之一,不少人都已经知道她的名头——苏氏集团的女掌门人。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氏是落魄了,但还不至于落魄到拿不出几百万闲钱的程度。
  因为苏玲珑开口,嘲笑声小了一些,至少城府最深的那一波人安静了,但奚落声仍然不少。
  毕竟——陆羽籍籍无名,根本没有显露出过在书法领域的天赋。
  书法这个东西,没有十年二十年,甚至都入不了门,没看李景略练了三十年字,都不敢称大家么。

  陆羽才多大?
  算虚岁也才二十二。
  娘胎里开始练,也不敢说自己的术法有大家水准。
  没有大家水准,又如何能做压轴卖品摆在这么正式和隆重的拍卖会上?
  “苏小姐,长青的术法我也挺喜欢,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找他讨三言两句,今天赶巧了,说不得我会跟你争一争。”

  正在此时,又是一个女人开口。
  造成的轰动效应比苏玲珑要大得多。
  江依依。
  江海一线门阀大小姐江依依。
  这三个字代表的底蕴和能量,可就比苏玲珑一个苏氏总裁要重了许多。
  基本上没有人再喧哗。
  一个苏玲珑肯定不够,但再加上江依依,足够震慑住百分八十的人。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有一半是真正的大人物,就算心里觉得不合规矩,也不至于言语嘲笑。
  剩的一半,就是愣头青,看不清楚形势、说话不经过大脑的二世祖。
  “哈哈,有没有搞错,这小子多大呀,他的字都能拿来卖,那岂不是我的字也能拿来卖?”
  “就是,想出名想疯了吧。”

  “别人怎么看我不管,反正老子不买账。”
  嗤笑声从稍微靠后的一桌传来,都是一群混吃等死除了惹事儿什么都不会的二世祖。
  大神好打发,小鬼最难缠。
  “妈拉个巴子,有那么好笑,头儿的字就是好,你们不买是你们不识货,谁再笑老子削死他。”
  一个正在狂啃黄瓜的胖子嘟囔道,声音不大,但是那些个二世祖们,全都选择了闭嘴。
  二世祖中也有阶级。
  熊子郑英雄不是江海最牛叉的二世祖,但他绝对是最能打的二世祖,这么些年,被他教训过的二世祖没有一个加强排也有一个加强连,他一开口,顿时这一桌就变得鸦雀无声。

  陆羽倒是有些诧异。
  这死胖子,藏得够好的,这大厅他来来回回几趟,硬是没发现他也在。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再敢说话。
  如果苏玲珑和江依依都还不够分量,那再加上一个郑家的熊崽子呢?
  得了,政界、商界、包括军界,全都齐活。
  这三个年轻人,现在当然不是这里最有地位和权势的,但三十年后呢?

  有他们支持,陆羽已经有了不容小觑的底蕴。
  “我师父的字,我这当徒弟的,不买回家收藏都说不过去,只希望大家等下别跟我我抢。”
  正在此时,又是一个面容温润的贵公子开口。
  顾惜朝。
  长风少主顾惜朝。
  第四尊大佛。
  “顾少,你是长青的徒弟,我还是他干哥哥,不行,我李耀东得给你争一争。”一个儒雅中年人开口。
  东方集团老总李耀东。
  第五尊大佛。
  “额,算我黄胖子一个……”
  “算我一个,陆少,我也姓陆,跟您是本家……”
  炸了锅,大厅里此起彼伏,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都表示要参与竞拍陆羽这幅还没有现身、大家都没看过的字。
  到得此刻,字如何,已经不重要。
  陆羽就是画了两只乌龟,此刻只怕也得卖一个天价出来。

  李景略和苏丹凤对视一眼,眼里有欣慰,更有骄傲。
  这是他们的儿子。
  不需要依偎在他们的羽翼下,就已经能够做到天下无人不识君。
  他们夫妇,得子若此,何等荣耀?
  经过了这么多重铺垫,一个一个的大人物,甘愿做配角,众星拱月般为陆羽蓄势。

  陆羽这两个字,在名流权贵云集的白金汉宫,已经交口相传,无人不知,无人不识。
  他的势,也积累到了从未有过的巅峰。
  此时此刻,若还有人有异话,那就只能说他脑子有病。
  然而真的有人脑子有病。
  “哈哈哈,笑死老子了。咱帝都多得是沽名钓誉之徒,没成想这江海其实也差不多。拿陆羽这小子的字拿来当拍卖会的压轴卖品。他也配。一看就是个下里巴人的山野村夫,他会书法?别学了几天庞中华的钢笔字,拿出来丢人现眼吧?”
  安静的大厅里,声音的主人来自约莫二十五六的青年。
  器宇轩昂、面容英俊。
  言语冰冷中带着嗤笑,在安静的拍卖大厅里就显得格外刺耳。
  众人无可避免的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贵族圈说大很大,说小其实也很小。
  有人叫出了此人身份——京城孟家的二少爷孟无咎。

  微妙了。
  大厅里的氛围显得极为微妙。
  孟家的在京城是一线偏下的大族,放在江海,那就是一等一,李景略再威风,毕竟只是个部级官员,威风还显摆不到帝都去。
  孟无咎有那个资本挑衅。
  不少人目光都集中到了李景略夫妇身上,集中到了陆羽身上,看他们会如何应对?
  李景略端起一杯茶,浅饮慢酌,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苏丹凤剥着葡萄,充耳不闻,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
  陆羽安坐如山,脸上表情没有丝毫波动,反而挂着微笑,仍旧是春风化雨一般的微笑。
  学会时刻在大庭广众之下保持优雅微笑,喜怒不形于色,山崩海啸于前不显露些毫,这就是养气功夫。

  说起简单,其实极难。
  受了陈道藏三年熏陶,陆羽已经能够做到。
  “还未请教?”陆羽淡声道。
  “孟无咎。”
  “孟少,我的字有没有资格,你说了不算,我说了其实也不算。”陆羽淡然一笑,“咱们还是让字说了算吧。”
  大厅又安静了,看着上面的投影屏幕。

  也对,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虽然对于陆羽的书法作为拍卖会压轴卖品,除孟无咎外的人都没了意见,但绝大多数人,还是不相信陆羽书法真有那么好。
  现在书法界早就式微。
  这是一个浮躁的社会,一个缺乏真正文艺大师的社会。
  书法这种东西,练三十年不定能练出什么名头。
  练出了名头,也不定就能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