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60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接到王炳义的电话,冯成贵的心里就有些暗暗叫苦,这孙子只要来电话,准时没好事,不是有人举报自己贪污,就是有人举报自己受贿,冯成贵这几年已经利用手中职权,相当准确的严厉打击了几个在背后实名举报自己的家伙,可是杀鸡却没能起到骇猴的效果,举报信还是年年有,只不过,很多人都学精明了,原本的实名举报,大多改成了匿名举报,这让冯成贵每每想要寻找打击对象的时候,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但是,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怀疑对象的原则,冯成贵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对举报人的打击报复。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材料显示,在那些向检察机关举报涉嫌犯罪的举报人中,约有70%的举报人不同程度地遭受到打击报复或变相打击报复。其中,各类“隐性打击报复”举报人的行为,因其手段“合法”,行为隐蔽,难以界定,一直处于法律救济的“边缘死角”。
  尽管这样的数据后来又有官方站出来辟谣说,这个数据的得出是不科学的,实际上被打击报复的举报人比例要比公布的少很多。
  不管官方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叙述此事,对于举报者的打击报复现象是确实存在的,这个一个不可抹杀的事实。
  像江苏盐城滨海县小学教师顾汝汉,8年来坚持实名举报淮海农场厂长叶秀河贪污受贿,被打击报复,开除公职、倾家荡产,甚至被迫乞讨度日。如果不是因为举报受到打击报复,他怎么会历尽如此之多的磨难?
  浙江省黄岩市供电局职工王桂生,在举报供电局长兼丨党丨委书记潘祖言贪污、受贿后,从1993年8月至9月,他寄出的7封举报信全部完整无缺地落到潘祖言手中。有这样的执纪、执法人员,举报人的隐私就毫无保留的曝露在贪官面前,他们不受到“隐性打击报复”才怪呢?
  因为举报受到打击报复最典型的事例,莫过于河北省石家庄市建设委员会工程处处长兼定额站站长郭光允了。
  郭光允1966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建筑工程系经济组织管理专业。1985年任市建委工程处处长兼定额站站长,负责石家庄市建筑工程设计施工的审批工作。1987年发现市建委主任李山林的腐败行为后举报,1995年8月17日,写题为“程维高、李山林是破坏河北省建筑市场的罪魁祸首”的材料,匿名寄中纪委、河北省检察院。
  同年11月21日郭光允竟然被石家庄市公丨安丨局收审。1996年2月17日,以“投寄匿名信,诽谤省主要领导”的罪名被判劳教两年,并被开除党籍。
  在家人奔走反映和中纪委的过问下,保外就医,继续检举揭发程维高。经过上百次到北京上丨访丨,被平反,恢复党籍,但仍保留党内警告处分。2003年8月9日,中纪委对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做出处理,并高度评价道:“正是郭光允同志义无反顾的举报,坚持不懈的揭发,使程维高案件初露端倪。”
  经过近二十年的波折后,事情总算是有个还算是圆满的结尾,郭光允事后写了一本书,书名即《我告程维高——一个公民与一个省委书记的战争》被正式出版。
  但是郭光允在诸多的举报者中是有自身情况特殊性的,首先他的学历和经历让他在举报的过程中,知晓通过法律途径尽量的保护自己的权利。
  在著名的“白宫书记打击报复”案件中,安徽阜阳市颍泉区原区委书记张治安不仅顺利地从阜阳市政府秘书手中获取到举报信,而且还公然强令检察长汪成对举报人立案侦查,致使举报人李国福冤死在看守所。如果不是因为媒体的披露,这一案件还不知何时能见天日?
  李国福等人的遭遇跟郭光允比较起来,实在是凄惨多了,为了举报一个贪官搭上一条性命,实在是太可惜,也太不值了。

  从郭光允到顾汝汉再到王桂生和李国福,他们为举报付出的代价有多大,究其原因,正是因为在执纪、执法机关渎职的情形下,贪官岿然不动,举报人才遭受如此厄运,在某些地方,还有多少公开的打击报复长期不仅得不到有力查处,还有执法机关为之撑腰,那些搞“隐性打击报复”的贪官怎能不更加为所欲为,肆无忌惮?
  电话接通后,冯成贵讨好的口气说道,王书记有什么指示?
  王炳义此时哪里还有心情跟冯成贵虚套,直截了当的说了一句,冯局长,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
  王炳义说完这句话后,顺手把电话给挂断了,倒是让电话这头的冯成贵一愣一愣的,以前王炳义也不止一次的打电话给自己,无非是借着要自己请他吃饭的名头,把那些举报信交到自己的手里,可是像今天这样一句话刚说完就主动挂断电话的情况还真是少有。

  冯成贵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听王炳义说话的口气,不会是出什么大事了吧?
  冯成贵赶紧下楼吩咐司机开车,送自己去一趟县纪委。
  王炳义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看得出来,这孙子已经抽了不少烟了,冯成贵一进门就被呛的不行,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冯成贵开玩笑的口气说,王书记,您不是前一阵要戒烟吗?怎么今天心血来潮,回味一下?
  就在一个月前,红河县县政府有位中层干部,因为烟酒过度,患上了绝症,十几天的功夫就在省城医院里直接赴了黄泉,中层干部原本跟冯成贵和王炳义经常一起吃喝,也算是熟人,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突然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件事直接导致了王炳义下决心戒烟的结果。
  此刻的王炳义显然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他冲着冯成贵一招手说,冯局长先坐吧,我找你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当面沟通一下。
  冯成贵笑道,王书记要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但说无妨,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绝对不会推脱。
  王炳义嘴里轻轻的“哼”了一声说,冯成贵,拉倒吧,我能有什么事情需要你的帮忙,依我看,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帮帮你自己再说吧。
  冯成贵心里以为又有人举报自己,冲着王炳义伸手说,王书记,又是那个龟孙子举报我,拿来我看看,该不会又是底下那帮家伙,没事找事想要跟我过不去吧?
  王炳义明白冯成贵话里的意思,冲他一摆手说,冯成贵,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举报信的事情,而是另外一件事。
  冯成贵听王炳义这么一说,心里不由放松了不少,这年头,只要没人举报他,纪委不查处他,他冯成贵就可以翘着二郎腿慢悠悠的享受如今的领导待遇,其他的无论王炳义跟自己说些什么事情,他并不是十分在意
  王炳义看出冯成贵脸上的轻松,心里不由叹了口气,狗日的,这个孙子没认识到问题的重要性,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大的口气问冯成贵,你小子最近是不是得罪了新来的秦县长了?
  日期:2017-03-1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