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2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送刘西瓜上完学,陆羽回家便拴着围裙开始做早餐,都做好了才去把夏晚秋叫起来,两人围着桌子吃饭。
  “酒吧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夏晚秋问道。
  她是知道酒吧被砸始末的。
  只是昨晚陆羽也受了伤,她想的是给他擦药酒要紧,打算然后再问,哪知道并没有然后。

  “一群兵蛋子,加个脑-残棒槌来挑事。我不打算追究了。”
  陆羽叹了口气,“就是酒吧开业恐怕要押后。”
  夏晚秋眉头微锁,说道:“长青,错过了七夕,可就没那么好日子了。这么着吧,这事儿你别管了,我另外找个专业点的装修团队,这不是还有四天,看能不能赶出来。”
  “那还是我来办吧。”陆羽淡声道,“你有身孕,别又忙上忙下的,动了胎气。对了,王师兄给了找了一些大补的东西,回头我帮你拾掇一下,给你补补元气。”
  “喂,安胎也是要六个月才开始的。”夏晚秋没好气道,“还有,你师兄找的什么东西?他的东西……”
  夏晚秋欲言又止。
  陆羽笑道:“你等着。”跑去门口外,拿进来一个蛇皮袋。
  “什么东西?”
  “好东西。”陆羽嘿嘿一笑。
  打开袋子。
  夏晚秋呀地一声就叫了出来:“蛇——”
  夏晚秋吓得花容惨淡。
  “喂,这是食用的菜花蛇,又不是毒蛇,你反应那么大干嘛。蛇这种东西,滋阴圣品。你身体虚,就是需要补一补。”陆羽无比严肃的说道。
  “姓陆的,你给我拿出去。你要不拿出去,你自己也跟着滚出去。”夏晚秋无比愤怒。
  蛇,看起来就那么吓人了,还要她吃?

  她宁愿选择狗带。
  陆羽无奈,只得把袋子提了出去,看来夏晚秋是打死都不会吃的了,便扔给了门开几个负责别墅安保的东安弟兄,“给你们吃得了。”
  “嘿嘿,少帅,这可是好东西。得勒。晚秋小姐不喜欢,咱哥几个整两只乌骨鸡来炖龙凤汤。”一个弟兄嘿嘿笑道。
  “弄好了叫我一声。”陆羽小声嘀咕道。
  讲道理嘛,蛇肉本来就是好东西。
  回到饭厅。继续吃饭。
  夏晚秋没好气道:“我身体哪有你想的那么差。酒吧装修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做吧,不找点事情,我还真闲得慌。”
  陆羽无可奈何,也只得同意,想了想,说道:“那我叫元述哥跟着你吧。”
  夏晚秋说道:“长青,元述不是你的保镖么?”
  高长恭在闭关修行,这几天,陆羽的安全就由纳兰元述负责。
  “我哪需要什么保镖。再说了,我哪有你重要。”
  “肉麻。”夏晚秋白了他一眼,“我看呀,你就是觉着还是你老陆家的小崽子重要吧。”
  “都重要,都重要,夏娘娘,只要您开心,您说啥就是啥。”陆羽嘿嘿一笑。
  夏晚秋小脸微红,唇角微微上翘,勾勒出的味道,或许就是一个女人应有的圆满。
  相夫,教子。
  哪怕她没有办法相夫,她还可以给陆羽生个儿子。
  至于名分,其实成是无关紧要的吧。
  卢湾区,白金汉宫,江海最知名的商务会所。
  慈善拍卖会地址就定在这里。

  虽是私募性质,但因为拍卖会所得,会全部捐赠给国际儿童慈善组织,所以这个拍卖会得到了政府支持。
  媒体宣传造势之下,这个拍卖会成了江海名流圈这段时间最火热的一个party。
  商贾名流,权贵子弟,蜂拥而来,才下午五点,会馆前就人潮汹涌,媒体记者也早来了,长枪短炮,严阵以待。
  陆羽下午五点接到李景略的电话,便开车往白金汉宫赶,到了地儿,将将五点半,晚会开始定在了六点,还有半个小时,足够他停好车再进场。

  地下停车场,不是一般的堵,好不容易挪到了,连个停车的地儿都难找,细心搜寻着,陆羽眼尖,一眼就发现还有个空位,有辆宾利正在尝试停进去。
  不过这种侧方位停车,最考验车技,显然这个宾利司机的车技,很是希拉平常。
  “得勒,算丫倒霉,别怪小爷心狠手辣了,谁让我就是传说中的车神。”
  陆羽一个风*的甩尾,超过那辆宾利,赶在前面把车停好。
  行云流水。
  陆羽拿到驾照不足半年,但何良信调教出来的车技,已经可以碾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司机。

  砰砰——
  敲车门的声音。
  “干嘛?”陆羽摇下车窗。
  出现在他眼前,是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

  男人约莫二十五六,衣着光鲜,器宇轩昂。
  身后女人身材高挑,穿着大概八厘米的高跟鞋,竟是隐隐比这个约莫一米八左右男人都要高一些。
  两人都戴着遮住大半面容的蛤蟆镜,气场强大。
  青年淡声道:“这个位置是我们先发现的。”
  没有取下墨镜。
  “那你能把它叫答应么?”陆羽问。
  “不能。”青年摇头。
  “所以它现在是我的。”陆羽关上了车窗。
  砰砰——
  敲车窗的声音又响起。
  陆羽再次摇下车窗,“喂,又怎么了?”
  “给你一千块,把车位让给我。”
  青年取下了蛤蟆镜,神色冷淡自矜。
  “一千块?”
  “嫌少?我可以再加。三千块,我们赶时间。”青年冷声道。

  “我也赶时间。”陆羽摇摇头。
  “你——”青年眼神一冷,“小子,别给脸不要脸,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真不知道。”陆羽摇摇头,“且我并不觉得我拒绝把车位让给你,跟我要脸不要脸有什么逻辑联系。这位先生,按照你的逻辑,这么着吧,我的车有些脏,我也给你三千块……不、我给你六千块,你帮我擦一擦?”
  “你!”
  青年眼睛一眯,显得极为愤怒。

  如一只炸了毛的雄孔雀。
  “不愿意?”陆羽摇摇头,“那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也是给脸不要脸?”
  青年握紧了拳头,目光里的冰冷已经变成了坚冰一般的森寒。
  “算了无咎。车位虽然是我们先发现的,但这位先生车技比我们好,那是他的本事。”
  就在青年要动手当口,他身后的女人轻启朱唇,声音清淡如雪。
  “小子,算你运气好。”青年狠声道。
  “也有可能是你运气比较好。”陆羽淡然一笑,关上了车窗,下车便走。
  陆羽走后,青年冷声道:“皇妃,你拉着我干嘛,那小子太狂了,真想教训他一顿。”

  女子淡声道:“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忘了我们来江海的目地。琅琊虽然跟我感情不算多深厚,但毕竟是我堂弟。不能平白无故死在这里。”
  女子取下了蛤蟆镜。
  她身边青年已经是人中龙凤,在她面前,却是显得相形见绌。
  皇妃不是她的绰号,而是名字,她叫陈皇妃。
  这个名字在江海声名不显,但在京城却是一等一煊赫。
  陈青帝的女儿。

  陈青帝不喜交际,京城陈家若有什么应酬,都是陈家大小姐去的。
  年纪轻轻,便长袖善舞。老一辈吃了半辈子亏才学会的、官商两道交际的推手云手,早已经炉火纯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