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2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精明世故的单身大龄女青年,突然变得不怎么精明世故。
  那意味着什么呢?
  天知道。
  房间内,弥漫着一股子药酒味道。
  陆羽****着上半身,露出一身精悍肌肉。
  夏晚秋倒了些药酒在掌心,摩擦热乎了才涂抹到陆羽身上,为了让药效浸透进去,她努力地用手帮他来回按摩着,力道不能太轻,要不没效果,也不能太重,这家伙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太重了肯定很疼。
  不仅是体力活,还是脑力活。

  陆羽年轻强壮张扬着野性桀骜的****上半身,更是让她面红耳赤、心如鹿撞。
  生物书上说过,人是高等的动物。
  再高等,也只是动物。
  是动物,就很容易被荷尔蒙之类的激素支配思维。

  所以王师兄这种火车司机早就给陆羽总结过了,所谓爱情,不过就是眼与眼的对视,肉体与肉体的摩擦,体液与体液的摩擦,激素与激素的一系列生化反应。
  贼有道理。
  夏晚秋忙了一阵,身上已经浸出一层香汗,额角秀发微湿,搭在光洁额头上,乍看过去,倒是像两络葳蕤吐芽的葡萄叶子。
  美人儿不着粉黛、香汗微微浸透额角,空气中开始晕开了一种淡雅的、勾人的味道。
  夏衫凉薄,里面肌肤酮体若隐若现,如一树开到荼蘼的红杏,出墙的只有枝桠两三,要领略整棵树的风景旖旎,只有推开房门,走进去,才能见识得到。
  陆羽呼吸明显变得有些急促。
  夏晚秋感觉到了,心里一慌,说道:“好了,都抹的差不多了,我出去了。”
  说着很平常的话语,两抹嫣红却悄悄爬上了耳垂,从陆羽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隐藏在秀发里的、若隐若现的耳垂,晶莹白皙中透着诱人的红,如两颗俏立枝头的红樱桃。
  夏晚秋起身,然后呀地叫了一声。
  她被陆羽一把拉近了怀中。
  这个年轻男人蛮横的、不讲理的将她压到了身下。
  夏晚秋反抗。

  然后手也被按住。
  她挣扎喘息,如此两人身体反而贴合地愈发紧。
  夏晚秋只穿着热裤的、露出白皙肌肤的细长大腿纠缠着,如两条修长扭曲的蛇。
  小肚子的位置,传来一阵灼热感,还有——那让她心慌又害怕的坚硬。
  “狗犊子,放开我!”
  夏晚秋嗔骂道。

  细长睫毛微微颤抖,这一刻,高高在上的夏总裁显得很是无助,跟她素来不齿的那些个小女生,其实没有二般模样。
  “不放。”
  陆羽摇摇头,如一个赖皮的小破孩。
  陆羽将头埋在她胸口,透过女士衬衣平躺后露出的罅隙,他贪婪呼吸,捕捉着那一抹能让他如痴如醉的暗香。
  灼热的气息,喷涂在夏晚秋胸口,她只觉得酥酥麻麻,骨头似乎都轻上了几分。
  “完了。要死了——”
  这一刻,她心烦意乱,心里很慌。

  慌得想……尿床。
  似乎已经认命。
  夏晚秋闭上了双眸,眼帘上的睫毛轻轻颤动,下面鼻梁高挺,面容精致,如陆羽在李景略书房里看过的那个让他赏心悦目赞叹不已的景德镇青花瓷瓶。
  最动人的是红唇。
  微微罅开,暖色灯光下,惊艳的一抹红,唇瓣微微湿润,如清晨小道上开到荼蘼的玫瑰花瓣,花瓣花蕊之间,还沾惹着调皮的露珠。

  窗外月色如薄雾似轻纱,倾洒四野。有些聒噪的蛙声,充盈在静谧的夜。
  萤火虫在交-尾,青蛙在发-情,飞蛾在扑火,这是一个躁动的夏夜。
  沉默。
  只有彼此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一秒钟过去了。
  两秒钟过去了。
  五秒钟过去了。
  陆羽这个狗犊子并没有进一步动作。
  夏晚秋睁开双眸,媚得好似能滴出水来,看着陆羽。

  “夏姨,你这么看着我干嘛,看你这个样子,不会想让我亲你吧?”陆羽极为严肃的说道。
  男女之间,是需要一些情趣的。
  事实上将夏晚秋点燃的不是这狗犊子挨千刀的话里的揶揄调戏意味,而是两个字——夏姨。
  异样的羞耻感,把夏晚秋点燃了。
  大概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在里面,她揽住陆羽的脑袋,主动就吻了过去,鼻翼之间,充盈着动人诱惑的闷哼声,低吟浅唱,宛转悠扬,如月色下山林里流淌的小溪水。
  曼妙的音符,渐次响起。
  夏晚秋终于展现出一点女总裁的威仪,翻身就把陆羽压到了身下,刺啦一声,天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就扯掉了自己身上凉薄的女士衬衣。
  陆羽视线里面充盈着的,是世间最动人风景。
  这一刻,他走进了院子,看到了满树动人红杏。
  东风夜放花千树,一夜鱼龙舞。
  大风大景。
  他只有击节赞叹的份儿,然后和他的小伙伴一起,向这世间最动人风景起立敬礼,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外面的月光愈发温柔迷离。
  本该在晚秋盛放的一抹动人红叶,在这个静谧又躁动的夏夜,开到荼蘼。
  荒唐一夜。

  这一夜,摩擦力很辛苦,因为它做了许多许多功。
  很少睡懒觉的陆羽,第二天无可避免的赖床了。
  都快早晨七点半了,屋外布谷鸟不知疲倦叫着“布谷布谷”的声音。
  “长青……你快起来了,还要送西瓜上学。”
  夏晚秋慵懒的声音响起。
  “困得要死。平时不都是你送的么?”陆羽嘟囔道。
  “我……我疼,起不来。”
  夏晚秋说着,狠狠掐了陆羽一下。
  “喂,晚秋,你掐我干嘛。”
  “还不都怪你,要不是你,人家怎么会疼?”
  “屁,这还真不怪我,昨晚与其说是我把你上了,倒不如说是你把小爷便宜给占了,夏总裁好凶哦,都不要我在上面——”陆羽低声道,从后面将夏晚秋拥着。
  夏晚秋再次红了脸颊。
  “姓陆的,信不信我咬死你!”
  夏晚秋转过身来,恶狠狠看着他。
  “你跟咬我?”陆羽咋舌,“晚秋,你喜欢玩这个?”
  夏晚秋还是反应过来了,羞不可耐,将头埋在陆羽胸口,小手抚摸着他脑袋。
  “真的,你快起来,等下西瓜就迟到了,我真起不来。”夏晚秋撅着小嘴嘟囔道。

  “那可不行。”陆羽唇角微翘,“这么着吧,你夸夸我,我就起来。”
  “怎么夸你?”
  “说陆羽你好帅。”
  “你好帅。”
  “说陆羽你好棒!”
  “你……好……棒……”
  “其实我可以更棒的。”陆羽叹了口气,“如果你要我在上面的话。”
  无可奈何,陆羽只得起来,送刘西瓜上学。
  路上,刘西瓜掰着小脑袋,看着陆羽。
  “怎么了?”陆羽疑惑道。
  “陆羽哥哥,夏晚秋是不是不听话了?”她极为严肃的问道。

  “额……没有啊。你问这个干嘛?”
  “那她没有不听话,你干嘛要打她?昨晚我听到她在叫,还在求饶,好可怜的夏晚秋。陆羽哥哥,你以后不要打她了好不好。虽然她比较笨,没有西瓜那么聪明。”
  刘西瓜叹了口气,表情极为认真。
  陆羽擦了擦冷汗。
  这就十分的尴尬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