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2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小子,虽然只是暗劲巅峰,但攻防都变态到了极致,已经有了跟化劲宗师硬刚的实力。
  但打不过,并不意味着就赢不了——
  从一开始,这就不是一场双方拉开架势阵前叫骂你一刀我一刀的公平决斗。
  魏小北咆哮着冲向陆羽,然后就捂着眼睛惨叫。
  粉尘四溅。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生石灰味道。
  魏小北如同一个中了混乱BUFF的英雄,陷入抓狂状态。
  陆羽冲上前去,一拳轰向魏小北肚子。
  魏小北咆哮,胡乱出拳,毫无章法。

  陆羽后退一步,看着他四处挥拳,等他攻势一缓,又冲上前去,狠狠踢了他屁股一脚。
  魏小北是暴躁的老虎,他是那个聪明猥琐的猎人。
  拿石灰粉撒人这种事情,陆羽不是第一次干,早就驾轻就熟,也没有丝毫心理压力,觉得这样自己会胜之不武。
  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两人虽然有实力差距,但还没有大到魏小北眼睛都看不见了,还能打赢陆羽的程度。
  接下来就是单方面的虐杀。
  几个回合后,魏小北躺在地上,鼻青脸肿,气喘吁吁,浑身骨头都快散架,已经没有了再爬起来的力气。

  “头儿!”
  他的几个队员见陆羽居然用石灰粉这用阴损招数,连忙冲上去救人。
  “谁他妈敢来?”
  纳兰元述跨前一步,站到了陆羽身前,挡着六组这几人。
  “妈的,滚开!”
  一个家伙直接拔出了配枪。
  “你开枪试试?”纳兰元述冷冷一笑。
  这么近的距离,他没有自信能躲过子丨弹丨,但他有自信在这小子开枪之前杀了他。
  武者的自信。
  近在咫尺,人尽无敌。
  “哟呵,有胆量,敢拔枪。”陆羽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军官证,冷笑道:“跟你们在一个编制内,少校军衔,除了地上躺着的这棒槌,你们应该没有谁军衔比我高吧。在外休假期间掏枪已经违反了规定,现在还敢拿着枪指着长官,我敢保证,再不放下,你们几个这兵绝对当不成。”
  六组几人被震慑住了,踟蹰犹豫不敢前。
  魏小北大骂。
  陆羽上前,狠狠踢了他一脚:“小子,我赢了,打今儿起,老子就是你大哥。”
  “操-你-妈,姓陆的,你卑鄙!啊--”
  魏小北大叫。
  他又被陆羽狠狠踹了一脚。
  “再骂老子踢爆你的卵蛋。小爷就卑鄙怎么了,小爷不仅卑鄙,小爷还无耻。谁规定打架就不能用石灰粉了?”陆羽冷冷一笑。
  “你……”魏小北喘着粗气,眼睛痛的要命。
  陆羽冷声道:“魏小北,你也是个军人,上过战场吧。战场上你的敌人会跟你讲规矩?要是你跟我是在战场上相见,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
  “这……”
  魏小北能打。
  然而他的脑子并没有拳头那么好用。

  他是觉得陆羽说得话有逻辑问题,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总之,我赢了,你输了。打今儿起,老子就是你大哥。”陆羽微微翘起唇角。
  一个人的实力由许多部分组成,拳头很重要,但脑子比拳头重要。
  “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姓陆的,这事儿没完!”魏小北狠声道。
  “很好,你激怒了我,魏小北,没有以后了,老子现在就放了你的血。”陆羽唇角勾勒出几抹冰雪般的冷冽。
  他可没有什么大将风度,魏小北此人刁戾跋扈、显然不是可以讲道理的。
  既然不讲道理,那就那就不用讲了。

  放了他是纵虎归山。
  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怼了再说!
  作为一个猎人,陆羽坚持一个道理——大山里面,只有死了的老虎才是好老虎。
  陆羽拔出百子切,冷冷一笑,就要杀了这敢砸他饭碗的瘪犊子,却被拦住。
  “陆羽,放了他。”江依依说。
  “依依,现在的情况是,我不惹他,他要来惹我。这么放了他,是对我自己生命的不负责。”陆羽淡声道。
  “就当我欠你的。小北虽然刁戾,但做事还是有底线,至少不会对你亲人下手,此事我会原封不动告诉我干爹,相信干爹会约束小北的。”江依依正色道。
  “姐,我不用你管。这小子有胆子现在就弄死我,他弄不死我,我早晚都要弄死他。”魏小北大叫。
  显然他那颗骄傲矫情的自尊心,完全被刺激到。
  被远不如自己的对手用阴招打败,如何服气?

  自己最在乎的女人,居然还求他放过自己,如何=咽下这口气?
  “孩子,你真的很不成熟。”
  陆羽摇摇头,收回了百子切。
  “小爷今儿放你一把。知道你不服气,要来找我的麻烦随便你。这次我就依依一个面子,给你那江海黑-道第一人的爹一个面子。”
  陆羽冷冷一笑,“你刚才那句话,我也原封不动的送给你。下次你要弄不死我,我就会弄死你。”

  魏小北爬了起来。
  “头儿!”
  有两个人过来把他扶着。
  “滚开。”魏小北咆哮道,猛虎成了炸毛猫。

  他的队员面面相觑,表情极为尴尬。
  魏小北的实力有多高,情商就有多低。
  他无意识的举动,无形之中得罪了太多人,包括将他视为不败战神的、他自己的队员。
  陆羽嗤之以鼻。

  这小子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一个人的拳头可以决定下限,决定上限的是情商。
  这小子的情商其实挺高——如果取绝对值的话——完全就是负数。
  “给他找点菜油洗洗眼睛,如果他这对招子还想保住的话。”
  陆羽看着魏小北的几个下属,“你们几个,砸我酒吧的事儿有你们一份吧。”
  “这,陆组长,是小北组长下的命令……”
  一个家伙结巴道。
  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仇寇。

  他们与其说是尊重魏小北,倒不如是害怕,害怕他不败战神的神话,但现在——这种神话被陆羽打破了。
  虽然用的不是堂堂正正的王道,而是诡道,但胜了就是胜了,这是事实。
  陆羽说得不错,若是在战场,魏小北已经死了。
  “行了,此事我不打算追究,你们给我造成的损失我自己承担,但我不希望有下次。”陆羽冷声道。
  六组几个成员也不管魏小北脸色如何,连忙低头跟陆羽低头认错道歉。

  断人财路,等同于淫人妻女。
  这是生死大仇,陆羽占据绝对上风,没有跟他们算账,这绝对属于王者气度。
  要不然,真要他们赔起来,砸坏的东西几十万要管吧,耽搁了酒吧开业,造成的经济损失又怎么算,他们打伤了人,医药费和后续营养费、精神损失费又怎么算?
  陆羽占着道理,闹到江伯庸那里他们更得认怂,真较真,他们裤子都能赔掉。

  此刻跟陆羽道歉、感激陆羽,那都是发自肺腑的。
  “行了,滚吧。”陆羽摆了摆手。
  一行人架着魏小北,无比狼狈地离去。
  江依依看着,心想魏小北输给陆羽,看起来冤、其实不冤。
  这不是硬实力的差距,而是智商和情商的差距。
  单论陆羽最后大人不记小人过、拉拢人心这一套,魏小北这一辈子恐怕都学不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