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2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面玩儿这一手,断人财路、又损人不利己。
  “应该不是赵长生,堂堂赵家六少,还干不出这等下作的事情。”陆羽沉声道。
  “那能是谁?”王玄策疑惑道。

  然后他跟陆羽都幡然醒悟,同时吐出三个字——魏八爷。
  陆羽来江海前,江海黑-道四大人物,刘三爷,罗老二,叶青竹是其中三个,剩下的那个,就是魏八爷,李凤年后,此人隐隐有江海黑-道第一人称谓。
  如果陆羽没有记错的话,这个魏八爷跟他其实还算有点关系。
  他有个干女儿。
  这个干女儿叫江依依。
  陆羽离开李府十分钟后。

  苏丹凤走进了李景略书房,李景略还在欣赏陆羽留下来的那幅字帖,时不时啧啧称奇。
  “景略,我说长青书法略胜于你没有瞎说吧。”
  苏丹凤淡声笑道,拿着开水壶,给李景略的茶杯续满了水。
  她年轻时候,也是长三角这一代很出名的大小姐,学位甚至比李景略这个江西高考状元、人大杰出毕业生还高了许多,有留洋背景,剑桥毕业,那个年代能留洋,含金量可比现在所谓海归精英高得多,家里背景更是把李景略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秒的渣都不剩。

  祖上出过八个进士,一等一的书香门第。
  当时她嫁给李景略,包括她家族里除了自己母亲所有长辈都说她苏丹凤是瞎了眼,受到了非议,不知道比苏倾城嫁给陆羽高了多少倍。
  她安之若素、不动如山。
  嫁给李景略后把自己的高跟鞋。晚礼服全都收了起来,放进了一个箱子里面,上了锁,然后插进去钥匙,自己把钥匙给扭断了。
  开始相夫教子、安于平淡。
  三十年后,他的男人就变成了现在金刚不坏、让陆羽高山仰止、心甘情愿叫一声义父的李景略。
  “何止是略胜于我,单论书法,我不如长青远矣。”李景略正色道。
  “难得有见你服软的时候。”苏丹凤浅笑道。
  李景略指了指桌案上那个鼻烟壶,“那小家伙的一点小心意,说是送给你的。”
  苏丹凤拿起来,细细把玩,笑道:“倒是个好东西,难得这孩子有这份心思。”

  “可惜了。”李景略突然说道。
  “可惜什么?”苏丹凤问。
  “长青这孩子,我哪里看着都满意,可惜他毕竟是我的义子,而不是我李景略的亲儿子。”李景略叹声道。
  苏丹凤放下鼻烟壶,眼眶一红,“景略,我们的儿子要是还在,不知道比起长青又如何?”

  李景略站起来,拍了拍苏丹凤的纤瘦肩膀,叹声道:“对不起丹凤,我不该提这件事情的,子由的死,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江海许多人都知道,李景略夫妇,无儿无女,却鲜有人知道,他们其实有个儿子,叫李子由,只是太早夭折,且不是病故,而是死于一场意外。
  一场本以为是偶然意外,其实是有人蓄谋的意外。
  “景略,已经确定是赵岱宗的手笔了么?”苏丹凤问道。
  李景略点点头。
  “那天晚上,长青这孩子来,我本来不想给他这个机会,为了她得罪偌大一个赵家,他第一次走后,我接到了江家小姐的电话,告诉我的就是这件事情,子由的死,跟赵家脱不了干系。这阵子我暗中花了很多心思去调查,基本上可以确认,子由的那场车祸,就是赵岱宗找人干的。”
  说到此处,李景略眯起了眼睛,眼里俱是冰寒,“好一个赵岱宗,好一个狼子野心。我跟他明争暗斗三十年,从未用过官场之外的手段,结果他竟是对我用了这种绝户计。我李景略就是赌上我的官运,也要让赵家给我儿子陪葬。他杀了子由,我就叫长青杀了赵长生,也让他尝尝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什么滋味。”
  苏丹凤想了想,淡声道:“景略,你跟我说实话,你对长青这孩子,感情占几分,利用又占几分?”
  丧子之痛,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缓解,但毕竟已经死了十多年,苏丹凤也不会太过于沉溺于这种悲痛里面。
  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原本的话,一九开吧,九成都是利用。现在的话,五五开,各占一半。”李景略说道。
  以他的城府,他不说,便是苏丹凤也猜不到他的真实想法。
  “景略,要不,我们就真把长青当亲儿子吧。”苏丹凤想了想,补充道,“我不想老了之后,膝下连个说话的孩子都没有,长青这孩子对我的脾气,我很喜欢。”
  “丹凤,你真是这么想的?”李景略问道。
  苏丹凤点点头。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行,只要这孩子自己争气,我李景略真把他视如己出又有何难?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我还有两年就满五十,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三十年的拼搏,终归是得到了一些东西,也是要有人继承才行,要不我这辈子忙忙碌碌,又是为哪般?”
  很少抽烟的他,从抽屉中拿出一包中南海,点上一支,弥漫的烟雾中,他自语道:“总有一天,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李景略没有了李子由,还有一个陆长青。”
  在自己亲儿子死后的第十五年,李景略第一次开始对未来有了期盼。
  十年之后,若能看到这个小家伙登临绝顶、一览众山,那会是何等盛景、他李景略又会是何等荣耀。
  正在装修的晚秋酒吧被砸。

  还有几天就是七夕,在已经准备好这天开业的当口被砸,砸的极狠,满地狼藉。
  陆羽赶过去时,周宗昌正忙着善后,自己都还鼻青脸肿的。
  除他之外,东安不少弟兄也受了伤,伤重的已经送医院,伤轻的拒绝去医院,而是留下来帮忙收拾残局。
  “少帅……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人不多,就七八个,个个都能打,弟兄们上去一回合都撑不住就被掀翻。”
  周宗昌跟陆羽解释着,又低下头,“少帅,是我周胖子无能。哦,对了,对面还留了一个地址,说要是有人不服气,就去这个地址找他。”
  他递给陆羽一个纸条。

  陆羽接过,看了看,是个弓箭俱乐部的地址,没有留下名头。
  再检查了一下几个受伤的人身上的伤痕。
  从周宗昌的叙述,对面那七八个人,都是有功夫在身的,陆羽精通几十门拳种,通过检查伤痕,可以粗略判断对方实力和门派。
  检查完后,陆羽拔出银针,给受伤的几个弟兄都针灸了。

  接着沉声说道:“都是高手,用的都是暗劲,拳头打在身上,看着不重,其实十天半个月都不见能好。我给你们针灸了,已经化去了对方暗劲。不过你们身上的伤痕,倒更像是故意留给我看的,示威么?有点意思。至于拳法来路——老周,你再跟我讲一遍具体经过。特别是他们的动作。”
  “少帅,有个年轻人最为生猛,身高约莫一米八,看着不壮,甚至还有些瘦,但我们这边最能打的强子跟他对了一下,他没用手,用的是肩膀,一缩一撞,强子就直接飞出去了,躺下去就没爬起来……还有几个用的都是拳头,很霸道的路子……”
  周宗昌跟陆羽叙述起来,时不时还用臃肿的身体努力比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