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2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得子如此,夫复何求?
  “那义父,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告辞了?”陆羽问道。
  李景略点点头。
  陆羽想了想,摸出一个鼻烟壶,笑道:“义父,机缘巧合,弄到了一个小玩意儿——”
  李景略没好气道:“你个小东西,要给你义父送礼?跟谁学的,好的不学学坏的。”
  “真不是啥值钱玩意儿,我也没花过钱。就是听说干妈喜欢玩这个。”陆羽解释道。
  李景略想了想,“也罢,算是你一份孝心,我就帮你干妈收下了,下不为例,知道不知道?”
  陆羽连连点头。
  去跟苏丹凤告别,出了李府。
  门外,一辆奥迪A4停在门外,纳兰元述开得车,王玄策坐在后面,陆羽直接拉开后车门,挤了进去,然后就捂着鼻子,满脸嫌弃:“师兄,你他妈以后能不能别在车里掏脚丫子。”

  “嘿嘿,习惯了。而且你不觉得掏脚丫子很爽么?”王玄策嘿嘿一笑。
  陆羽打开车窗透风,没好气道:“师兄,咱现在起码也是千万富豪级别了吧,你能不能换几双鞋子,还有,把你这烂脚丫和灰指甲给治治……”
  “你丫懂个屁,治好了再掏就不爽了。”王玄策无比严肃的说。
  “陆少,现在去哪儿?”
  司机座的纳兰元述问道。
  “去晚秋酒吧那里吧,我去看看周宗昌那胖子安生不安生,还敢给小爷偷工减料不。”陆羽说着,话音一转,“师兄,前段时间你带元述哥干嘛去了?”

  王玄策一走得有小半个月吧,是今天下午他来李府之前才回来的,半道上联系的他,跟纳兰元述都是风尘仆仆,一脸疲态。
  就刚才送给李景略的那个陆羽看不出来来路但肯定很值钱的鼻烟壶,就是王玄策给他的。
  “做买卖呀。”王玄策答道。
  “什么买卖?”
  “你师兄我这辈子就会一种买卖。”王玄策无比自豪的说道。
  “擦,你跑去挖坟倒斗了?”陆羽吓了一跳。
  王玄策点点头,“要不然你以为刚才那鼻烟壶怎么来的。告诉你丫,好东西,花钱都买不到的。这种小玩意儿,车尾箱里面还有半麻袋,师兄捣鼓来,你要求人办事,就拿去送礼,保管好使。”

  陆羽感动了,“师兄,我不嫌弃你掏脚丫子了,你果然是我的亲师兄。”
  “行了,一世人,两兄弟,咱俩能做师兄弟,那是几辈子的缘分,我不对你阿瞒好对谁好。对了,你丫那便宜老子叫你去赴宴,跟你谈了些啥玩意儿?”王玄策问道。
  “挺大的玩意儿。”陆羽眯起眼睛,将李景略说得话跟王玄策讲了。
  “这头老狐狸,看来是下决心了,不容易,阿瞒,这可是好事儿。”王玄策理了理自己颔下稀疏胡须,是想装出几分高人样子的,但看起来还是贼眉鼠眼的,有个屁的高人风范。
  “那酒吧那里呢,有没有找麻烦?”王玄策继续问道。
  他当然知道陆羽为什么要做酒吧,现在陆羽看起来盘子挺大,但手底下真正属于自己的产业,一样没有,把酒吧做起来的话,就等于有个聚宝盆了。
  这年头,什么都没钱好使。孙子兵法里面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手里有粮草,才能招兵买马不是。

  “那倒是没有。我叫了十多个东安集团的弟兄在哪里看着呢。再说现在都知道我傍上了李景略的大树,江海黑-道,那个不长眼的敢来触我霉头?”陆羽笑道。
  “阿瞒,你也别太膨胀。李景略这棵树是挺大,但还能没大到能把整个江海都遮住的程度。我没记错的话,你那个‘人妻酒吧’原来是魏文海在管着的吧,这老瘪三倒是没什么,草包一个,不过他哥哥魏八爷就是个人物了,当年凤年最鼎盛的时候,都要卖他几分面子。”王玄策正色道。
  “师兄,你不识字啊,是晚秋酒吧,不是人-妻酒吧。”陆羽没好气道。
  “有区别么?”王玄策眯起了眼睛,“阿瞒,你小子可以哟,果然是咬人的狗不叫,都他娘忙着闷声发大财,个狗犊子。”
  陆羽骂道:“滚犊子,你才咬人的狗不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闷声发大财……”
  “装模作样。”王玄策不屑一笑,“我跟元述今天回来时候,先去别墅那里,见过你那个人-妻。你师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五百年才出一个的人物,看到那婆娘,再掐指一算,就知道她不是个雏儿了。你丫敢说不是你干的?”
  陆羽脸颊一红。

  这就十分尴尬了。
  擦了擦冷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兄,这种事情还能掐指一算?”
  “陆少,我们回去的时候,晚秋小姐正在捧着一本《育儿指南》看……”纳兰元述小声嘀咕。
  王玄策给了纳兰元述一棒槌,“叫你丫多嘴。”
  纳兰元述嘿嘿一笑。
  他被王玄策打又不是第一次,这么些年,早就习惯,那天状元爷不揍他一顿,他还浑身不舒坦。
  “哎——”陆羽却是叹了口气,“师兄,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那天晚上,真是个意外,现在晚秋有身孕了,我都快愁死了,该怎么跟我媳妇儿交代?”
  “交代个屁。那婆娘就不该离你而去,她既然离开了,这事儿她就怪不住你。”王玄策愤愤不平的说道。
  从一开始,王师兄就不喜欢苏倾城。
  他希望陆羽娶叶青竹,实在不行,赵有容也比她强。
  “算了,师兄,这事儿我跟你扯不清楚。”
  陆羽掏出烟点了一支,然后把一包烟都扔给了王玄策,眯着眼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风景。
  也是不应景,这时候正好路过明珠塔,睹物思人,心里更是烦躁莫名。
  她在哪儿?
  过得好不好?
  没自己在身边,若是有人欺负她,她那么笨,又该怎么办?
  思绪一蔓延就停不下来,或许是烟熏的吧,陆羽眼眶竟是微微泛红。
  王玄策再没心没肺也不敢说话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什么时候见过这狗犊子如此敏感脆弱一面?
  孽缘哟。
  陆羽电话响了。
  深吸一口气,收敛情绪,看了看来电提示——周宗昌这个死胖子。
  接通,陆羽说道:“老周,我正往你那儿赶。是酒吧装修出了什么事儿?”
  电话里,周宗昌声音里带着哭腔:“少帅,老周我无能啊。就刚才,酒吧里冲来一帮人,见东西就砸,本来酒吧装修后天就能收工了,现在全都给砸烂了。东安的弟兄,还被打伤了好几个,有两个伤得还挺重。”
  “报警没?”陆羽问道。
  “没……”
  “那就不用报了。救护车叫了没?”陆羽继续问道。
  语气镇定,没有丝毫慌乱。
  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让他思绪浮动。
  “叫了。”周宗昌答道。

  “那就好。等着,二十分钟我就能赶过来。”陆羽说着,挂了电话。
  “阿瞒,你说这断人财路的事儿是哪个该被刨祖坟的瘪犊子干的?”王玄策嘿嘿冷笑道。
  晚秋酒吧赶装修就是想在过几天后的七夕情人节开张,现在被砸了,要是七夕不能开张,损失太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