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6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的。”明德说着,问起三金煤矿的事情,因为火灾的事情,他把大部分人手都抽调到了月亮酒店这边,但是三金煤矿那边局势也并不是十分乐观,难免担心。
  梁健将刘韬受伤的事情告诉了他,明德关切了几句后,才挂了电话。被明德一提三金煤矿,梁健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正好,安排的护工也来上岗了,梁健便将这里交给了护工,自己留了个字条后,就匆匆离去。
  一晚上没睡的他,有些疲累,还好清晨的风一吹,便清醒了许多。回到办公室,沈连清已经在了。昨晚去吴金海家里的就是他。梁健到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里打盹,一听到脚步声,就跳了起来,出来看到梁健,忙问:“书记,刘副市长怎么样?”他已经从强旭阳那边听到消息。
  梁健站住脚步,回答:“她没事。”说完,又问他:“你怎么不回去睡觉?”
  “三金煤矿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我担心有人找到这边来。再说了,回来也晚了,回去也睡不了多久,还不如就这里打个盹算了!”沈连清说道。
  梁健点点头,一边往里走,一边继续问:“吴金海人现在在哪里?”
  “不清楚,最后一次跟强副局长通话的时候,是在强副局长的车上。因为刘副市长受伤的事情,强副局长也不敢放他走,等您的指示。”沈连清回答。
  梁健想了想,道:“这吴金海这次闹这么大的动静,背后估计是有人撑腰的。这样,你让强旭阳把人带过来,我跟他聊聊。”
  “好的。”沈连清立即去联系强旭阳。很快,强旭阳就带着吴金海来了。吴金海来的时候,被带着手铐。梁健看到,就让强旭阳将手铐给他摘了。
  摘了后,梁健又让强旭阳到外面去等着,房间里就剩下了吴金海和梁健两个人。门一关,吴金海就愤恨地瞪着梁健,怒声说道:“人我也放了,矿也停了,我老婆孩子呢?”
  梁健笑着回答:“你老婆孩子自然是在家里,这会估计还在睡觉,没醒。”
  吴金海愣了愣后,忽然醒悟过来,不由色变,盯着梁健,尖声叫到:“你耍老子!”
  梁健笑答:“算不上耍你,不过是用了些小聪明。”

  吴金海盯着梁健,说不出话。可眼里,却是恨不得把梁健吃了的仇恨。
  梁健不以为意,喝了口茶,提了提神后,问他:“依照我对你的了解,这次闹这么大的动静,不像你以前做事的风格,背后有人给你撑了腰了吧?”
  吴金海装傻:“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懂?”梁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不懂。”吴金海嘴硬道,可脸上的尴尬却掩饰不住。
  梁健笑了笑,道:“胡东来,还是贺连杰,还是杨家军?”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吴金海还是不说。
  梁健自顾自地说:“贺连杰和杨家军都不是这么胆子大的人,是胡东来,对吗?”
  吴金海偏过脸,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梁健看着他笑了一下,道:“今天晚上月亮酒店大火,你知道吗?”
  这个消息,吴金海已经听说了,他还知道,胡东来就在月亮酒店。他倒是挺希望胡东来就这么被烧死了,只可惜,祸害遗千年,这死胖子,命大得很。
  吴金海心里转着心思,嘴巴却紧抿着,一个字都不吐。梁健并不介意,继续说道:“胡东来也在酒店里,我听说,你欠着胡东来不少钱?”
  吴金海刷地就转过脸,盯着梁健,愣了半响后,忽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梁健笑而不语。
  吴金海急了,破口大骂:“你MLGB的,证据呢!梁健,老子当时有不在场证据,你别想陷害老子!”
  梁健拿着茶杯起身,去添了点茶水,没再走回去坐下,靠在办公桌边,看着那个气急败坏,或者说是心里已经害怕到了极点的吴金海,微微笑着。
  吴金海更加慌了,却又不肯在梁健面前露怯,于是只能用暴跳如雷的表现形式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心虚,恐慌。
  梁健就这么看着他,终于,吴金海再也绷不住,低了头。
  “火真的不是我放的,你不能这么害我。”吴金海的语气已经近似哀求。梁健将茶杯往桌上一放,走过去,道:“我没说是你放的火。”
  吴金海抬头,惊讶地看着梁健,而后意识到自己又被梁健耍了一道,尽管羞怒屈辱,却也不敢再耍泼,放低了姿态问梁健:“你想怎么样?”
  梁健往沙发上一坐,直视着他,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吴金海盯着梁健,嘴抿得很紧,心里很挣扎,他自然知道,梁健想知道什么,但是这些事,他不能说。可他不说,梁健会轻易放过他吗?吴金海不住地在心底权衡着。

  梁健等了大约两分钟,见他没有松口的意思,就不再等。他也没寄希望吴金海这么快就松口。他将门外等着的强旭阳叫了起来,吴金海又被带了出去。
  出去后,强旭阳将吴金海交给下面的人,又回到梁健办公室,问梁健:“梁书记,这个吴金海怎么处置?”
  梁健头也没抬:“该怎么处置怎么处置。”
  强旭阳一下子捉摸不清梁健的具体意思,但也不敢多问,怕惹了梁健不开心,给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只好,自己揣摩着。
  强旭阳走的时候,窗外面天空里已经完全放亮,太阳都爬了上来,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竟也有了一分暖意。梁健站到窗前,看着窗外今日略淡了一些的雾霾,满身的疲惫似乎就轻了一些。
  “书记,回去睡一会吧?”沈连清推门进来,小声劝道。
  梁健点点头,虽然感觉自己还年轻,但到底身体还是不如以前了,熬了一个夜晚,就感觉很累了。想起以前大学的时候,熬一两个通宵跟玩一样的日子,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回到太和宾馆,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梁健起床洗了把清醒了一下,刚准备让小青送点吃的进来,忽然门笃笃地响了起来。
  梁健一开,门外是广豫元。见到他,梁健有些意外,问:“有事?”
  广豫元点头,道:“刁书记要见你。”
  梁健愣了一下,但转念想到昨天夜里的那场大火,还有那个本不应该出现在月亮酒店的人,就有所明悟,问他:“是因为昨晚那场火?”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回答:“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有些人夜里睡不安稳,已经开始让人查了。”
  梁健笑了起来,道:“这亏心事做多了,自然是睡不安稳的。”

  广豫元看了一眼梁健,迟疑了一下,道:“你也属于重点怀疑对象。”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梁健一边回答,一边收拾东西。
  广豫元没说话。
  但梁健心里却也明白,这件事,就怕那个人是借机给自己清理政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梁健这个冲锋陷阵的小卒子,必然是会最先被针对的。
  这个时候,刁书记找他去,应该也是为了这点。
  沈连清没有去,广豫元和他同行。两人没去省政府,也没去刁一民的家里,而是来到了那个倪秀云曾经跟他去过的那家农庄。
  日期:2016-05-01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