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3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田刚强的话,包飞扬自然是百分之一万二的赞同,如果把他放到田刚强的位置上来,他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之所以前面解决枫钢集团的困局会那么辛苦,精心设计出那样曲线救国的方案,还不就是因为枫林市和北方省存在着一大批思想僵化守旧的老同志老干部?如果不改变这种局面,包飞扬即使能够用这种精心设计出来的来料加工的模式救得了一个枫钢集团,甚至再救下第二个乃至于第三个枫钢集团,但是他不可能对于枫林市所有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都采取这种模式吧?这已经是完全超出他能力范围外的东西了。更何况除了枫林市属国有企业之外,北方省还存在着大量的省属国有企业,这些企业无论是从规模上还是体量都比枫钢集团大的多,其中有多家动辄职工数万人的特大型企业,这种体量的企业,又怎么可能都采取来料加工贸易的模式来解决呢?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要改变在北方省和枫林市领导干部中占据很大一部分市场的守旧僵化的思想观念,这不仅仅是那些老同志老干部的问题,还涉及到很多在关键岗位上的领导干部的问题,如果他们的思想观念不改变,北方省的经济局面就不可能有什么大的起色。田刚强也正是通过枫林钢铁集团这件事情看透了这一点,因此才会在听说包飞扬已经拿出完美解决了枫钢集团的困境方案的消息后,依旧是眉头紧锁很是生气。

  “要改变那些领导干部们陈腐守旧的思想观念,也不是没有办法。”包飞扬沉吟了一下,大胆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太宗爷当年东巡的时候,不是喊出了谁不改革谁下台吗?这个政策,我们完全可以照搬到北方省来。”
  “那些思想观念跟不上改革开放形势的领导干部,要不就改造自己的思想观念,跟上时代的脚步;要不就挪一个位置,把关键性岗位让开,给那些思想观念更契合当下经济形势和社会发展形势的干部们让路。”包飞扬望着田刚强,说道:“总之就是一句话,不改变思想,就改变岗位。”
  田刚强点了点头,说道:“思路倒是一个好思路。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在守旧保守的思想占据很大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占据主流思想市场的情况下,如果强行推行岗位调整,恐怕会引起不小的反弹。”
  “所以我们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切入点,而且还不能学太宗爷当年那样,喊出谁不改革谁下台的口号。”包飞扬说道,“我们要用另外的理由,把那些思想保守的干部给换下去,换上一批思想开放锐意进取的干部,从而慢慢地改变力量对比。等积极开放锐意进取的思想占据了主流,再加上田伯伯你这个省委一把手的关键身份,到时候再推行国有企业改革,想来也不会遇到太大的阻力了。”
  “飞扬,你这个想法确实是不错。可是这个切入点该怎么找呢|?”田刚强望着包飞扬,“究竟该找什么样一个理由去换下那些思想守旧的干部,才不会引起强烈的反弹呢?”

  “我手里倒是有一个现成的切入点。”包飞扬笑了起来,“田伯伯,我之所以拖这儿么久过来见您,就是在办公室见一个人。现在想一想也真是阴差阳错,如果从这个人的案子入手,还真是解决北方省目前困局的一个好办法。”
  “哦?什么人?又是什么案子啊?怎么就成了解决目前北方省困局的一个切入点了?”田刚强不由得精神一振,目光灼灼地望着包飞扬。他知道包飞扬脑子灵活,考虑起事情来常常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经常会有一些匪夷所思但是却有相当有效的解决问题的方案和办法出来。
  “这个人叫饶建山,是大夏能源公司北方分公司的前负责人,因为一个贪腐案子,被判了无期徒刑,一年多之前刚放出来。”
  包飞扬就把饶建山的案子汇报了一遍,最后说道:“田伯伯,饶建山这起案子是一起不折不扣的冤案。之所以要判成贪污公款罪,更多的是出于地方利益上的考量。枫林市和北方省不少要害部门的领导当年都涉及到了这个案子。而这些干部领导呢,也正是那帮思想最陈腐最守旧最僵化的那批人。倘若不是因为他们的思想陈腐守旧僵化,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去掠夺财富来弥补财政和办案经费的亏空。如果我们现在重新启动饶建山这个案子的审理,那么一旦根据事实把这个案子给翻过来,那些当初制造这个案子的人必然要承担责任。我们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处理一批干部,把那些锐意进取改革创新的干部调整过来,接替这些人的关键性岗位。”

  听了包飞扬的想法,田刚强望着天花板久久没有言语,显然是在心中盘算着得失。包飞扬也不着急,只是捧着茶杯喝茶。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田刚强才把目光从天花板上收了回来,望着包飞扬说道:“无论是从饶建山悲惨的个人命运出发,还是从大局出发,我都支持你重启饶建山案子的审理。不过一定要把工作给做细做扎实,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千万不能有任何疏忽大意的地方,更不能为了解决一个冤案而制造出新的冤案,这个大原则,你一定要牢牢把握住!”

  枫林市银河东路,一辆黑色的奥迪100从北侧行驶过来,正要转向市政法委的大铁门,忽然间看到对面有一辆黑色奥迪200开了过来,有个人后窗户中探出胳膊向他招手,于是坐在后座上的枫林市检察院检察长邱泉涌就示意司机靠边把车停住,迈步下了车。
  于是同时,对面那辆黑色的奥迪200也默契地把车停在了路边,一个身材高大穿着藏蓝色法官制服的中年人迈步从车里走了出来,老远就冲着邱泉涌伸出了手。
  “邱检,才大半个月不见,你可又富态不少啊!”中年人一边跟邱泉涌握着手,一边笑呵呵地说道。
  “向院,你真是目光如炬啊,我才胖了两斤,都被你看出来了!”邱泉涌也一脸笑容,用手指着路边那辆簇新的奥迪200,对着中年人——枫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向智江说道:“不过向院您的变化才大啊!这才十几天工夫,你就鸟枪换炮,换了一辆新座驾啊!”
  说这个话的时候,邱泉涌心中有些酸溜溜的。他这辆奥迪100,还是九四年底买的,到现在已经有三年多了。向智江原来的座驾也是一辆奥迪100,却是九五年下半年买的,本来就比他的座驾新,可是没有想到,今天见面,向智江竟然又换了一辆奥迪200作为新座驾。其实自从96年奥迪100停产之后,邱泉涌也一直想换一辆新款的奥迪200作为自己的座驾,奈何一款新款的奥迪200售价要四十多万,纵使枫林市检察院作为省会一级城市的检察院经费要远比普通的市级检察院富裕,但是想挤出四十多万经费为自己换座驾,也不是一间容易的事情。可是邱清泉却没有想到,今天见到向智江,他竟然已经换上了奥迪200,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日期:2017-03-14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