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4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天彪继续说:“虽然未造成罚款事实,但本着从严从重的原则,仍然要对相关当事人处以惩罚。 一、对……”
  处罚建议和昨天汇报的一样,但个别词汇使用上有了明显差别,张天彪汇报的避重就轻,甚至偷换了概念。如果只是听张天彪的讲说,那就是处罚偏重,证明他和曲刚一点也没有护短之嫌。
  听张天彪说完,楚天齐环视了众人一圈,说道:“孟组长,你也说说。”
  “好。”孟克说着,翻开了笔记本,“这件事发生后,局里非常重视,应曲副局长的请求,由他和张副局长组织自查自究。二位副局长做了很多工作,也花费了好多精力,做出了这份自查报告。自查报告中基本还原了当时发生的事情经过,但在个别节点上,与实际情况有很大偏差。比如,对第三名交警执法过程的描述,就与实际相差很大。
  当时交警态度很不好,对车主提出‘已是第三次罚款’的抗议根本不予理睬,还大言不惭‘他们是巡警,我们是交警’,甚至用对讲呼叫其他丨警丨察,要强制执法。关键时刻,车主女儿出现,在与交警理论未果的情况下,拨打了县里某领导电话。在县领导与交警直接通话后,才放走了车主。我想问张副局长,这还算是文明执法,还算是误会吗?如果没有那个电话,当时会是什么情况?我想要不就是车主乖乖交上罚款,要不就是被强制执法。现在的影响已经非常恶劣,如果再进一步发展的话,那会是什么样?那……”

  张天彪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孟组长,说话可要有根据。我们的调查经过了实地模拟、走访现场见证人,对当事人多次询问等多个环节,是经过推敲的,你不要妄自臆断。”说着,张天彪又拿出一沓纸,推到了孟克面前,“你看,这是人们的证词,上面可是有签名和手印的。”
  “张副局长,这不用你教我,我多年就是搞这个的。”说着,孟克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录音机,“你听听这个,大家都听听。”说完,他按下了播放键。
  看到孟克摆*弄的物件,好多人都是一楞,随即脸上露出惊愕之色,但好几人眼中又都充满期待。
  录音机中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晋北味:“理解?怎么理解?这几天只要一上街,就要交罚款,每天还不止交了一次。就拿在这儿停车来说,在你们来之前,已有丨警丨察罚过款,你们已经是第三拨了。”
  接着传出一声“嗤笑”,是一个嗡声嗡气的男声:“拿这些票没用,我们反正在这儿是第一次处罚你们,我们是交警,他们是巡警。赶快交钱,不要影响交通,否则罚款再翻一倍。”

  女人声音高了好多:“你们丨警丨察也太不讲理了,刚才你说‘这是手段,不是目的’,要我看纯粹是目的,就是为了罚款。大伙评评理,现在满大街汽车乱停,不论是人行道,还是行车道,不但行人不便,我们停车根本也不方便。你们只要一收到罚款拔腿就走,根本不纠正车辆按序停放,整个交通状况没有任何改变。更可气的是,一会交警,一会巡警的,来回轮班的罚。要我看,现在这种交通状况,就是你们故意造成的,目的就是为了罚钱,就是……”

  嗡声嗡气男声:“你要再无理取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女声:“你要怎样?难道还要打人不成?我倒要问问,许源县丨警丨察到底是人民卫士,还是人民祸害?”
  男声怒道:“好啊,你竟敢诬蔑人民丨警丨察。”
  一阵电流“吱吱”声过,接着传出男人大喊的声音,“有人抗拒执法,有人抗拒执法。地点……”
  孟克摁下暂停键,看着张天彪:“张副局长,不用再听了吧?”

  张天彪没有理对方,而是牙关紧*咬,胸脯不停的起伏着。
  “这是当时现场的录音,大家都听明白了吧?双方说的清清楚楚,根本不存在误会。硬要说误会的话,那只能是交警没想到对方会找到县领导。”说到这里,孟克话题一转,“我以纪检组长的身份建议,对这名交警队的警长记过一次,罚款六百元,并撤消警长一职,调到县辖省道公路做普通交警。”
  “孟组长,这未免也太苛责了吧?”曲刚及时插了话。
  孟克直接反问:“曲副局长,一事一议,没有深究,应该算是‘教育为主’吧,何谈苛责呢?”
  “孟……你……哼。”曲刚吐出了几个字便不再言声。

  楚天齐重重咳了两声,待大家的目光都集中过来,才说道:“刚才张副局长讲了调查经过,孟组长又对相关情形进行了更正还原,事实已经很清楚。时间不早了,大家还是举手表决吧。同意孟组长处理意见的,请举手。”说着,他率先举起手。
  孟克自然也举起了手。
  六个人中已经有两人举手,过了一小会儿,还是只有两人举手。楚天齐不由得心中疑惑,把目光投向身旁的人。就在这时,张伯祥举起右手,紧跟着常亮也举了起来。
  长嘘了一口气,楚天齐说道:“四人赞同,不用再做反对和弃权表决了吧?”
  “我保留意见。”张天彪气呼呼的说道。
  “杨主任,赶快把这个决议形成文件,会后由我签批,在全县范围通报。”说到这里,他又补充道,“再加上一条,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不但要对相关人员加重处罚力度,尤其要对部门负责人做出降职、调离等处理。大家没意见吧?”
  自然没人接话。
  “好,没人反对,那就这样。散会。”说完,楚天齐率先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一间餐饮包房里,曲刚、张天彪相对而坐。

  桌上的菜就像没动筷子一样,但瓶中的白酒却已经所剩无己。
  盯着手里把*玩的酒杯,张天彪缓缓的说:“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他总是跟我们过不去?我也没把他儿子扔枯井呀。”
  曲刚苦涩的一笑:“天彪,今天是那个‘孟老轴’跳的欢,他不过是加把火。”
  张天彪“嗤笑”道:“曲哥,你怎么也自欺其人了?那个死老孟不过是个传话筒,还不是在说他讲意思?昨天我就说过,他肯定会耍鬼主意,肯定会和我们过不去。他的眼里谁都没有,包括上头的人。”
  曲刚端起酒杯,猛喝了一口,“咚”的一声,把酒杯放到桌上,长嘘了几口气,才说:“先不说他了。我就纳闷了,那录音是哪来的?”

  张天彪摇摇头:“不知道。难道现场有他的探子?不能呀,那天他还没上任呢。”
  “天彪,你那个外甥也是个笨蛋,怎么什么话都说?现在让人抓*住把柄了吧。”曲刚埋怨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