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477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一次去南州大酒店搞事,这背后也有着陈老爷子的首肯,这种出头露面的事,陈老爷子不做,他去做,也算是敢于猛打猛冲,作出牺牲了,现在陈老爷子居然不想管夏兴家的事,这很让他不高兴。
  不过表面上陈老爷子还是愿意答应帮忙的,在这种情况下,夏老爷子也没招。回头夏老爷子想了一想,感觉凡事还是要靠自己啊,自己儿子现在被免职了,他得想法助儿子一臂之力,尽快给儿子恢复职务。
  但是要想给儿子恢复职务,恐怕要得到叶平宇的同意,然而他上次去南州大酒店闹事,可以说是公开与叶平宇为敌了,之前虽然暗中与叶平宇搞一些事情,但是必竟没有公开,而上一次一公开,这矛盾就是很明显了,他没法再向叶平宇提出什么要求了。如此一来,自己儿子恢复职务的事倒是比较困难了。
  夏老爷子想来想去,感觉还是王世和把整个事情给搞砸了,否则叶平宇在南州市怎么也不可能为所欲为,压制南州官场。而现在由于发生了王世和案,中央专案组到来,形势迅速突变,整个南州官场受到了压制,让他感到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夏老爷子想了一想,心里头非常沉闷,有心想帮助自己儿子,但是却是想不出方法来。虽然陈显可能会帮助一下夏兴家,但是看上去陈显现在也是老实了,专门去南天区政府宣布对自己儿子的免职案,明显屁股坐到叶平宇那一边去了。
  看来也不能指望陈显为自己儿子提供什么帮助了,关键时候还是要靠自己这把老骨头来为儿子争取一些利益。
  盘算半天,夏老爷子决定亲自去找一下叶平宇,虽然他上次去南州大酒店告叶平宇的状,但是必竟专案组没有接待他。而且他认为,叶平宇也是比较顾忌他们这些老干部,即使自己告了他,他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而且还要笑脸相迎,照顾着他们。

  夏老爷子一这样想,便是有了信心,他找叶平宇有两个目的,一是与叶平宇好好的谈一谈,显示他在南州市的政治分量,二是要向叶平宇表明,自己儿子并没有对他表示不满,与王世和案的发生没有任何的关系,不应当将自己儿子免职,即使现在免职了,也应当尽快给以调整职务,不能让自己儿子闲着。
  这样一想,夏老爷子便让自己的一个闰女将他送到市委大院。虽然之前他去南州大酒店的时候身体是棒棒的,但是此时来到市委大院里,却是手中拿了一个文明棍,拄着来到叶平宇的办公室。
  办公厅人员突然看到他到来,事先并没有得到通知,如此突然来找叶平宇,他们当然不敢作主,立刻向叶平宇报告。
  叶平宇正好在办公室里面办公,一接到这个报告,眉头不由地是皱起来。夏兴家在宣布会上满嘴怨言,说是服从市委决定,却是实际上不服,他知道后非常生气,有心想采取点措施,但是考虑到当前的一些情况,他暂时忍住了,没想到现在夏老爷子会到市委来找他,难道还是要为他儿子鸣不平的?
  想了一想,叶平宇本不起见夏老爷子,但是如果不见,这个夏老爷子便在外面放出风来,说自己不敢见他,不尊重老干部,到时候又会弄得他脸上不好看。既然有可能出现这种事情,那自己就见见他,看他能有什么话说。
  决定之后,叶平宇通知办公厅将夏老爷子带过来。夏老爷子便拄着文明棍来到了叶平宇的办公室。一见到他,叶平宇立刻走出来迎接,满脸笑容地道:“夏老,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
  叶平宇显得非常客气,他这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如果他非常冷淡夏老爷子,别人就会认为他不尊重老干部,没有心胸,到时候那些老干部知道了,便会为夏老爷子鸣不平。
  现在一如此客气,别人就是说不出什么了。叶平宇把夏老爷子让进来之后,并没有让工作人员关上门,他故意这样做,好让夏老爷子无法说出一些私下求情的话来。
  但是夏老爷子看到后,却是转身颤颤巍巍地把门给关上了,叶平宇一看,这没有办法,他总不能不让他关门吧。
  只好扶着夏老爷子坐到旁边的一个沙发上,叶平宇坐在他的旁边,然后很关心地说道:“夏老,你现在的身体很好吧?”
  夏老爷子坐在那里咳嗽了一声,说道:“老了,不中用喽,我们这些老干部,很讨人嫌呢,叶书记,我过来没有打扰你吧?”
  “没有,没有,怎么会是打扰呢,您老过来一定是有什么指示了,但说无妨!”叶平宇应付了一下。
  夏老爷子一听到他这样说,便是转头看向叶平宇道:“叶书记,我对你有意见啊!”

  这话一出,叶平宇当然是感到有些发怔,心里在想这个老家伙果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说对自己有意见,如果不是自己涵养高的话,或许自己早不高兴了。
  叶平宇依然保持着微笑道:“夏老对我有什么意见,请尽管说,老同志的意见还是很值得听取的。”
  看到叶平宇依然微笑面对,夏老爷子反而也是有些惊讶了,他直接这样说,就是想试探一下叶平宇,他以为说完这番话后,叶平宇会拉起脸来,给他脸色看,但没想到叶平宇依然保持微笑,这份涵养和定力让他吃惊不小。
  沉思了一下,夏老爷子扫了叶平宇一眼,说道:“叶书记,想不到你这么有涵养啊,能虚心听取大家的意见,如果知道你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带人去南州大酒店找专案组给你提意见了,惭愧啊,这事怪我!”
  夏老爷子一时说得风清云淡,仿佛他去南州大酒店告叶平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似的。“不过啊,专案组的人不让我见,心胸太狭窄了,远远没有叶书记你这么心胸宽广,看来专案组那伙人办事也是马马虎虎,没有一点虚心接受他人意见的意思,他们出的那个报告,我看也是不那么客观!”
  夏老爷子说完惭愧之后,居然话锋一转,说到了专案组身上,明显是要诋毁专案组的报告,意图为夏兴家翻案。叶平宇一听,马上绷起神经来,提意见可以,但是只能提他本人的意见,如果涉及到专案组,他这里不是倾诉的地方,有本事去省委,去中央提意见去。
  叶平宇有心胸不错,但绝不是软弱可欺,因此在夏老爷子说完话之后,当即说道:“您老人家对我有意见,我虚心接受,去南州大酒店向专案组提意见,我也无话可说,我一向尊重老同志,注意虚心听取他们的意见,因为他们的建议和意见有着非凡的智慧。但是专案组是中央派的,他们愿意不愿意见您老,听不听您老的意见,我相信他们自有判断,而他们出.台的报告,客观不客观,我们不好妄加判断,如果您老觉得他们的意见不对,可以去省委去中央反映嘛,我这里不是反映的地方,您和我说,恐怕没有什么作用!”

  日期:2016-11-15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