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2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回挑战屈胖三的,是金蛇门的陈海松。
  刚才瞧见过屈胖三与燕子飞的交手,陈海松不敢再把屈胖三当做普通的小屁孩子,而是上前过来,恭恭敬敬地行礼,报上名头。
  和我不一样,屈胖三这人挺喜欢聊天的,一听对方是金蛇门的,便点了点头,说哦,我知道,金蛇门的剑法还是挺不错的,无论是十三路飞蛇剑法,还是游龙惊风步法,以及金蛇狂舞,都挺厉害的,算得上是一流的手段,当年那个谁来着?金蛇剑君,人也还算OK……
  呃……
  听到屈胖三这般大大咧咧地评论,陈海松缩着脖子,说这个,呃,金蛇狂舞这手段,其实早就失传了。
  啊?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故作惊讶地说道:“是么?真可惜啊?这样吧,你打赢了我的话,我来教你金蛇怎么狂舞吧?好不好……”
  屈胖三最终还是没有教金蛇门的陈海松那什么金蛇狂舞,因为这人不可能打得赢他。
  不过在交手的过程中,屈胖三却震惊了在场的众人。
  因为他亲手演示出来的十三路飞蛇剑法,还有那游龙惊凤步法,全面碾压住了陈海松,不但更加精妙成熟,而且还有许多远胜于他的点;而在这过程中,屈胖三根本没有施展出了什么劲力来,完全就是凭着手段打压。
  在最后的时候,屈胖三甚至使出了那“金蛇狂舞”来。
  他凭着一把木剑,与陈海松比拼,却将那绚烂夺目的剑光充斥在整个场间,重现了当年金蛇剑君的英姿风范。
  陈海松不打了,直接跪在地上,看完了整套金蛇狂舞。

  膝盖都跪疼了。
  屈胖三挽了一个收剑式,问他说还打么?
  陈海松方才爬起来,心服口服地说道:“我输了,还没有开始打就输了——阁下可是我金蛇门哪位前辈的子孙?”
  屈胖三眉头一挑,说怎么可能?我便是我,河东屈胖三……
  陈海松五体投地,自然没有再多言,退下之后,居然还叫了几位弟子,张罗着帮忙维持秩序——同样在帮忙的还有燕子门的人,屈胖三这个叫做以德服人,将这帮原本一心想要捣乱的家伙弄得服服帖帖。
  随后轮到了我,故技重施,依旧没有等对方报完姓名,便是上前一记手刀。
  尽管对方早就有了准备,但仍然没有逃过我的这一下。
  不过比惜花公子强上许多的,是这位的抗打击能力强上许多,虽然也是直接倒地,却并没有昏死过去,勉强还残留着几分意识,努力地睁着双眼,对我说道:“某家叫做孙子墨、孙子墨……”
  我一脸郁闷地看着他,说大兄弟,天下十大很神圣的,您这点儿本事,何必来搅这一趟浑水呢?
  那人一脸委屈地说道:“某家、某家叫做孙子墨,在我们彭城那一带,我可是打遍全城无敌手呢……”
  我咳了咳,说彭城?隔壁老王也是彭城的,你打得过他?

  呃……
  那人低头,说这个,他不是说已经死了么?
  我说你不知道他这一次也是被提名的人么,大兄弟,消息不要那么闭塞好吧,应付你们这样妄图一步登天的小人物,很累的呢……
  那人双目一瞪,愤怒地说道:“我、我、我……我哪里知道,你们特么的竟然这般牛波伊?”

  这句话说完,他两眼翻白,终于昏死了过去。
  旁边宗教局的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说道:“下一个……”
  我拍了拍手,走到了一边儿去。
  随后屈胖三的这名挑战者是长沙帮的沙碧石,一口鬼头刀,凶悍得很,不过这只是表面的,来到了屈胖三的面前,人跟小学生一样乖,上来便将鬼头刀给插在了草地上,然后拱手说道:“那个、那前辈,我是长沙帮滴,我们门中的绝技是蛮越十三刀,楚巫鸣钟功和镇南铁档诀,另外还有一手霸王附身的手段,只不过是失传了,您看……”
  众人听到他的话语,纷纷叫骂,说你特么的也忒无耻了,这么一个小肥仔,你居然叫人家前辈?
  好意思么你?
  而且还直接把门中的绝学说出来了,你真以为那家伙是精通百家绝学的姑苏王语嫣啊?
  没想到屈胖三对于这粗汉子的恭敬十分满意,拍着胸脯说道:“蛮越十三刀嘛,简单啊,来来来,我们来走一遍……”
  接下来,就是屈老师教学时间。
  就如同昨夜陆左教我一般,屈胖三也是寓教于战,用那木剑指引着沙碧石,将那蛮越十三刀,楚巫鸣钟功和镇南铁档诀的精髓融会贯通了一遍,而中间还停了下来,怒气冲冲地骂道:“你脑子进水啊,让你发挥全力,你就别收着;本来就是半桶子水,还怕我受不住你这点儿三脚猫功夫?你全力来就是了……”
  被这般劈头盖脸地痛骂,那长沙帮的沙碧石不但不恼怒,反而欣喜若狂。
  随后他拼尽全力,那一套刀法耍出来飞沙走石,端的是厉害非凡,屈胖三也有了劲儿,与他不断交手,口中还指教着,点出对方的缺点与不足之处。
  他每一句话都是一语中的,说得沙碧石双目明亮,兴奋莫名。
  一整套弄完,屈胖三陡然发力,木剑一点,沙碧石浑身一震,却是败下了阵来。
  不过瞧他模样,败了就好像是胜了一般,喜形于色,站稳之后,双手抱住了鬼头刀,长鞠到地,恭敬地说道:“碧石多谢屈师指教,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以后但凡有所差遣,只要是我长沙帮力所能及的,莫有不从……”
  呃,他倒是忘记了自己干嘛来的了。
  面对着这般心悦诚服的话语,屈胖三表现得十分淡定,挥了挥手,说你别这么说,我可不是你师父,受不得你这一拜——霸王附身,这门手段据说与血脉有关,我本身是不会的,不过相关的一点儿技巧,回头我倒是可以说与你听。

  听到这话儿,沙碧石“噗通”一下,直接跪倒在地,激动得不能自已,说多谢,多谢屈师点拨,碧石定当铭记于心。
  得,他还是没有听进屈胖三的话语。
  以德服人。
  连续三场,每一场屈胖三都表现出了极高的素养来,他表现出来的并不仅仅只是自己的精湛修为,更是那近乎于无所不能的庞大学识,无论是燕子门、金蛇门,还是长沙帮,每一个宗门的绝学和不传之秘,甚至失传的手段,他居然都随手拈来,让人为之敬畏。
  这些手段,倘若是懂了一两门,那有可能就像金蛇门所说的一般,也许是那位前辈的子嗣,但如果全部都懂的话,这事儿就太不正常了。

  而正是这样的不正常,使得众人瞧向屈胖三的眼神都变得狂热起来。
  这尼玛哪里是人啊,简直就是一本活着的江湖百科全书。
  这样的人物,凭什么不能够当那什么天下十大?
  仅仅只是三场拼斗,屈胖三就凭着完美的表现实力圈粉,原本许多对这事儿耿耿于怀、怒气冲冲的家伙,一下子就变成了他忠实的簇拥者。
  结果轮到我的时候,那个外号叫做含笑五步癫的刀客,直接指向了屈胖三,说我要挑战他。
  日期:2015-08-04 06:4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