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32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白。”陆羽点点头。
  继续帮李景略磨墨。
  这位江海最耀眼的青壮派官员,练了三十年的字,修了三十年的心。
  不贪钱,不好色,不喜溜须拍马,从不好大喜功。
  谨慎时如鼠,狠戾时如狼,此等人物,金刚不坏。
  陆羽心想,能打败他的大概只有天命吧。

  有些话李景略没有跟他挑明,但也不需要挑明。
  其实李景略的意思很浅显。
  打败赵长生是他的事情。
  打败赵岱宗是李景略的事情。
  至于扳倒偌大一个赵家——那是国家层面的事情。
  他们只需要把赵家许多龌蹉给挑到台面上就好。
  譬如赵家许多洗不干净的资金来源,譬如赵家跟日本鹰派很暧昧的关系,譬如赵家这么些年犯下的错误——

  把这些东西摆到台面上,赵家再显赫,也只有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命。
  这是一幕父对父、子对子的大戏。
  鹿死谁手尤未可知。但一定会很精彩。
  这时候,需要的已经不是忐忑和焦虑,而是霸气。
  天下之大,舍我其谁。

  这种霸气,李景略有,他用两幅字写给陆羽看。
  陆羽需要给李景略证明,这玩意儿,他陆长青也不缺。
  “长青,听你干妈说你的字也是一绝,要不你也写一幅,明天一并拿去卖得了,反正做慈善嘛。”
  李景略写了两幅字,也就不写,转而提议要陆羽写一幅。

  “义父,我籍籍无名,写得字能有人买才有鬼。”陆羽擦了擦汗。
  李景略淡声道:“我李景略的儿子,又怎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那晚江海风雷激荡,你陆长青在江海黑-道无人不识。明天,我就让你在江海白道上声名鹊起、一步登天。”
  “义父,你的意思是让我明天跟你一起去参加那个慈善晚会?”陆羽疑惑道。
  不少人都知道陆羽是李景略义子。
  但两人毕竟没有在公共场合一同出现过。
  李景略要带陆羽去参加这个慈善晚会,就等于把这个关系坐实。

  用膝盖想都知道,这会给陆羽带来天大好处。
  晚会过后,他真的会声名鹊起、一步登天。
  李景略点点头。
  “别小瞧这个晚会,江海副部级以上官员,三分之二都会到场。不是政府组织的,私募性质。你进场倒也不算僭越。”
  李景略笑了笑,“写吧,在我面前,你就不要玩抛光隐晦那一套了,你干妈这个人很少夸人的,她既然说你的书法好,那肯定还是拿的出手,不过她说你的书法比我好,我就不大信了。”
  他说到这里,自己就笑了起来。
  陆羽点点头,“义父,你都这么说了,那长青当仁不让。不过先说好,我要真比你写得好,你别吹胡子瞪眼。”

  “就你小子?”李景略白了陆羽一眼,“你义父我练了三十年的字,还比不过你这毛头小子?”
  “义父,有些事儿,真不是谁年纪大谁就厉害的,讲天赋。”陆羽淡然一笑。
  以他现在跟李景略荣损与共的关系,已经不需要再玩藏拙那一套。
  这些套路,那都是对付外人的。
  在经过刚才推心置腹的谈话后,李景略已经不是外人。
  无论感情上还是利益上,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都已经完全纠缠在一起。

  “自大。”李景略盯着陆羽,“你写,我给你磨墨。我还不信了。”
  说着,当真帮陆羽磨起墨。
  陆羽微微张大嘴巴。
  一个正部级官员给他磨墨,妈拉个巴子,这是皇帝才有的待遇吧?
  “写就写。”
  陆羽拿起毛笔,蘸好墨汁,深呼吸,调整好状态,开始书写,笔锋一勾一挑一抹,笔走龙蛇,狂放秀逸,写下了一个“東”字。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魏武曹操的《观沧海》。
  不是隶书,不是行书,亦不是正楷,而是草书。
  狂草。
  魏武曹操的《观沧海》,不过数十字,陆羽笔走龙蛇,一气呵成,下笔就没有凝滞。

  收笔。
  陆羽吐了口浊气,额头微微冒汗。
  真正书法大家,写字时候,精神高度集中,要将自己精气神全部融入书法之中,消耗极大,
  即便以陆羽体力,写完这几十个字,也累得不轻。
  李景略在旁看着,起先陆羽写下那句“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时,他还不以为意,草书是最难练的书法,这小子选择草书,也太膨胀了吧,而且看这字,也就希拉平常,甚至还不如他。
  再看到“秋风萧瑟、洪波涌起”这一句时,李景略终于看出了门道。
  这幅字,竟是要把字,炼成势。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前面四句写下来,一眼望去,恍惚间,字已经不是字,而是水波汹涌的沧海,怒涛龙卷,拍打着碣石,沧海横流的况味,铺面而来。
  再到“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这四句,画面感就更强了,生命之美,肃杀之美,竟是由几个字就彰显了出来,如身临其境。
  最后“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四句,李景略就只有击节赞叹的份。
  脑海中的画面为之一变。
  日月在天穹上轮转变化,星辰幻化勾勒成星图,徐徐运转,彰显着天地之间的道理,何止是气吞山河,简直是气吞日月。

  这份霸气,犹如魏武再生。
  “日月列星,风雨水火,天地事物,皆在字里行间,变动如鬼神。长青,你的书法已经入道。是王羲之、张旭那种层次的大家,可以横绝一个时代。我远不如你。可惜现在是个出不了真正大家的时代,要不然你会青史留名。”
  李景略沉默良久,终于抑制不住激动之情,赞叹不已。
  “义父,诗词歌赋书法之类,只是小道,算不得什么。我只是机缘巧合,有高人指导,才触摸到那种层次罢了。但敢王羲之、张旭这种人物比起来,那还真的是差远了。”陆羽连忙道。
  他的书法,是跟刀法融会贯通的,陈道藏叫他把书法当刀法练,把刀法当书法练,渐渐地就自成一脉了,无论是书法和刀法,都能把天地自然的道理融合进去。
  这在书法史上,应该是从未有过的。

  “我练了三十年书法,你是什么层次,我还能看不出来?”李景略正色道。
  陆羽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只得干笑,挠了挠脑袋。
  “行了,这幅字留在这里吧,我要裱起来,明天的拍卖会,你这幅字或许能拍个天价出来,长青,你想不出名只怕都难了。”李景略哈哈大笑。
  日期:2016-09-03 08: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