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3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乱翻啊?我这是在熟悉北方省的风土人情,你懂不懂啊?”田刚强老脸一红,夹着香烟强自辩解道。

  “熟悉北方省的风土人情?领导你真会开玩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前几天谁在西北省送别宴会上,拿出这本北方省的地方志向西北省的送行干部吹牛,说自己把这本北方省地方志上的东西已经倒背如流了!”
  “哟呵,好你个铁志邦,敢和我顶嘴了啊!”田刚强一拍桌子,手往门外一指,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你赶快给我滚蛋,有多远滚多远。别整天跟包飞扬一样,不招我待见!”
  铁志邦嘿嘿一笑,说道:“好的,领导,那我就到小招门口去等包飞扬了。他这么晚过来,没有我去接他,门口站岗的武警战士肯定不会放他进来。”
  “赶快滚蛋吧,少在我面前晃悠招我烦!”田刚强又是不耐烦地一挥手。
  出了田刚强的房间,铁志邦不由得摇了摇头。领导什么地方都好,就是这个嘴啊太硬,明明那么急切地想见包飞扬,偏偏又不肯承认。嗯,估计是被包飞扬这样推三阻四的,伤了自尊心吧。哎,这也就是包飞扬了,换成另外一个人,哪怕是领导最喜欢的二公子过来,恐怕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吧?
  包飞扬这边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准备出发去省委小招去见田刚强,却没有想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刘光辉的身影从外面闪了进来。
  “哟,老刘,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包飞扬有点吃惊地看着刘光辉。
  “领导,您都这个时候接见饶建山了,您说我能够这个时候不来吗?”刘光辉苦着脸说道。
  “咦?你怎么知道我见了饶建山?”包飞扬目光就瞥了一眼刘光辉身后的李大仁,严厉地问道:“是不是李大仁告诉你的?”

  吓得李大仁在后面连忙拼命地摆手,“领导,真不是我告诉刘局长的,我发誓啊!”
  “领导,你别冲大仁发火,确实不是他告诉我的。”刘光辉也连忙出声为李大仁分辨道,“是信访局的老张打电话告诉我,说饶建山晚上进了咱们丨警丨察局大院里来,问我知道不知道是局里哪位领导约了饶建山过来。然后我就赶到局里一看,局长办公楼里只有你的办公室亮着灯。”
  信访局?
  包飞扬点了点头,这才恍然大悟。对于饶建山这种老上丨访丨户,信访局那边都安排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二十四小时值守,就是怕饶建山偷偷的离开枫林市,跑到京城去给枫林地方上抹黑。想必是信访局的值守人员看见了饶建山进到丨警丨察局大院里来,这才打电话向信访局的领导汇报,然后信访局的领导又打电话给刘光辉的
  “呵呵,”弄明白了原委,包飞扬不由得笑了起来,“老刘,你说说吧,为什么知道我见了饶建山,你就心急火燎地赶过来啊?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事儿?”
  刘光辉扭头望了望李大仁,李大仁连忙知趣儿地退了出去,刘光辉这才正色向包飞扬说道:“领导,这件事儿关系太大了,您难道不知道吗?在咱们枫林市,甚至是整个北方省来说,饶建山的案子就是一个禁区。”

  看着刘光辉一副准备长篇大论的架势,包飞扬就抬手考虑一下手表,距离自己跟铁志邦打电话已经过了五分钟了。如果自己这次在拖延时间没有及时赶到省委小招的话,估计田刚强真的要暴走了吧?
  一看见包飞扬抬手看手表,刘光辉立刻反应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领导,您还有事儿?”
  “也没有啥事,我要的省委小招去一趟。”包飞扬沉吟了一下,说道:“老刘,这样把,你跟我一起走,有什么话咱们在车上说。我已经让田伯伯等了四个多小时,如果这次再迟到,把他老人家气出个好歹,那我可就担待不起了。”
  什么,田伯伯?省委小招?
  刘光辉可是人精儿似的人物,立刻抓住了包飞扬嘴里吐出的几个关键词,并且展开了丰富的联想。北方省委机关省政府机关里姓田的领导确实还有那么两三个,按理说也都够资格住进省委小招,但是能够让包飞扬这么晚还跑去过去拜见的,这两三个人恐怕还不够资格。更何况包飞扬嘴里还把那位领导称为田伯伯,那么这位领导是谁,还不是呼之欲出了吗?除了刚刚上任的北方省省委一号首长之外,还能有谁啊?

  再联想到包飞扬曾经在西北省工作过,这位省委新一把手之前也在西北省任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包飞扬和这位省委新一把手有所交集,并不是多么令人奇怪的时期。只是刘光辉没有想到,包飞扬和省委新任一把手田刚强的关系竟然密切到这种地步,在田刚强上任的第一天深夜十二点多还能够过去登门拜访,并且还亲热地称呼田刚强为田伯伯,这俨然是通家之好的节奏啊!
  一时间刘光辉眼神不由得热切起来,压抑着心中的兴奋,嗓子有些嘶哑地求证道:“领导,您要去拜见的那位大人物,是不是省里的新一号?”
  “对,就是他。”包飞扬点了点头,随口应承道。
  “哈哈!”刘光辉激动的狂笑了两声,又连忙捂着自己嘴巴,往走廊两边看了看,还好,整个走廊里就他和包飞扬以及李大仁三个人,其他市局领导的办公室都黑灯瞎火的紧闭着房门。

  “太好了,领导,太好了!”刘光辉强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说道:“我收回之前所说的话。领导,您既然和省委新一把手关系这么密切,或许饶建山的案子对您来说,不算是什么禁区。”
  包飞扬扫了刘光辉一眼,淡淡地说道,“即使我和省委新一把手没有关系,饶建山的案子对我也不是禁区!”
  啊?
  刘光辉被包飞扬这霸气的话噎得有些张口结舌,随后转念一想,可不是嘛!包飞扬上任以来干过的事情都不能以常理度之,往往是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的情况下,他偏偏能够力挽狂澜在逆转整个局势。所以还真有可能如他所说,即使他和新任省委一把手没有任何关系,说不定也能够把饶建山这个案子给彻底解决掉。

  坐进了车里,包飞扬交代司机开往省委小招,然后对刘光辉说道:“好了,老刘,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说了。”
  “领导,其实在枫林市法政系统内,很多人都知道饶建山贪污的案子,是一件彻头彻尾的冤案,也包括我。”刘光辉知道包飞扬时间紧迫,也就没有绕什么圈子,直截了当地说道。
  “嗯,你继续说。”包飞扬点了点头,做了一个手势,让刘光辉继续说下去。
  其实刚才通过四个多小时和饶建山的谈话,包飞扬已经差不多掌握了整个饶建山案子的情况,也基本上判断出,饶建山所谓的贪污案就是一个人造冤案。但是此时此刻,他还是想听一听刘光辉对饶建山案子的看法,看看刘光辉手里还掌握有什么别的材料没有。
  日期:2017-03-13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