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3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忐忑不安时,听李大仁介绍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包局长,他这才明白,原来是自己想多了,这不是什么圈套,而是真的是包飞扬亲自出面要见他。他以前也曾听人说过市丨警丨察局局长包飞扬非常年轻,但是绝对没有想到,竟然年轻到这种地步,看着比他自己的秘书还要年轻两三岁。
  除了惊讶包飞扬年龄之外,饶建山还惊讶包飞扬给予他的这么高的礼遇。作为全国大型央企****能源总公司北方省子公司曾经的一把手,饶建山当初行政级别也达到了副厅级,自然对官场上的规矩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当然明白包飞扬这个省会城市丨警丨察局一把手职位的含金量,别说他现在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刑满释放人员,就算他还是坐在北方****能源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上,到包飞扬的办公室来办事,包飞扬能够从他的皮转椅上站一下身子,就算给了他足够的面子。

  “包局长,你好!这么晚我还要过来耽误你休息,实在是对不住啊!”看了看自己布满污痕的老手,饶建山没有好意思伸出去和包飞扬握手,而是双手抱成拳,向包飞扬拱了拱手。
  “呵呵,饶先生,客气话就别和我说了,我平时也没有这么早休息的。”包飞扬笑了起来,用手指了指沙发,说道:“先坐下吧。”
  “那老朽就不客气了!”饶建山又冲包飞扬拱了拱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包飞扬在饶建山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让李大仁给饶建山泡了一杯茶送了上来,然后拿出一部SONY小型录音机,放在茶几上,笑着对饶建山说道:“饶先生,我先声明一下,今天咱们这一场谈话,我是要录音的。您如果要介意的话,现在还可以选择离开我的办公室。”
  饶建山而已知道,自己这个案子牵扯范围非常广,包飞扬之所以会拿出一部录音机专门对谈话进行录音,一方面是为了将来有什么事情,包飞扬好撇清自己。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包飞扬解决自己这个案子的决心,倘若他只是为了糊弄或者忽悠自己,完全可以装模作样地和自己谈一番话,然后安慰自己几句,也什么回去等待好消息之类的话把自己打发走,又何必搞出这样正式的阵仗?
  “包局长,录吧,尽管录吧,我巴不得您对我的谈话进行录音呢!”饶建山说道。
  “嗯,”包飞扬点了点头,伸手把录音按键给按下来,让录音机开始工作,嘴里又说道:“这盘磁带一共能够录两个小时,按照你之前向我保证的那样,你一定要在这盘磁带录完之前拿出足够的证据来说服我,等磁带走完了,我们的谈话就结束了,这一点我也希望你能够明白!”
  “包局长,我明白的,如果磁带走完了,我还是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请你放心,我绝对会兑现我的承诺,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回到我小院子里种菜,绝对不会再给地方上各级领导增添任何麻烦!”
  “嗯,那你就抓紧时间开始吧!”包飞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已经过去一分钟了呢!”
  饶建山点了点头,用布满污痕的手颤巍巍地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份皱巴巴的材料,递给包飞扬,嘴里说道:“这是我的判决书复印件,包局长您先看一看……”
  说是只给饶建山两个小时,可是等谈话结束,让李大仁把饶建山送走,包飞扬抬起手腕一看,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整整用去了四个半小时的时间。
  忽然想起田刚强晚上十点半的约见,包飞扬赶紧手忙脚乱地拿出自己的私人手机,只见调至静音状态上有十二个未接来电。其中十个是铁志邦的号码,最后两个未接来电竟然是田刚强的私人手机号码!

  哎呀!这下可真糟了!本来说只给饶建山两个小时的时间,谈到十点钟,自己还有半个小时时间,足够开车赶到省委小招去见田刚强了,谁知道一谈起来自己竟然忘记了这个茬,主动延长了时间,让饶建山把所有的关键细节都谈完,这才结束谈话。田刚强伯伯那边肯定是气坏了吧?
  包飞扬挠了挠头,苦着脸拨通了铁志邦的电话,语气温柔之极,“铁哥,对不起,我刚才处理一个案子,忘记了时间,田伯伯他老人家还没有休息吧?”
  电话那端传来铁志邦硬邦邦冷冰冰的声音,“田书记已经睡觉去了,有什么事情,你回头打办公室电话联系吧!”然后不再给包飞扬任何辩解的机会,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包飞扬不由得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还是铁哥讲义气够意思,关键时刻靠得住啊!把这么重要的消息通过这种方式委婉的传达给自己,自己回头一定要找个机会带着他在枫林市好好玩一玩。
  铁志邦这边刚挂断电话,就看到田刚强瞪着双眼严厉地盯着自己,连忙心虚地解释道:“领导,是包飞扬那小子来的电话,问您休息了没有。我按照您的交代告诉她说您早已经睡觉了,还把他臭骂了一通!”
  “啪”地一声,田刚强的大手就重重地拍在桌面上,指着铁志邦说道:“志邦,你是不是觉得跟在我身边时间长了,翅膀硬了,就敢在我眼皮底下玩花活欺骗我了,是不是?”
  铁志邦吓得浑身哆嗦,猛摇动着双手,说道:“领……领导,您……您说的什么,我……我一点不怕不明白,我怎……怎么敢欺骗您啊?”
  “哼哼!”田刚强冷笑了两声,说道:“铁志邦,你敢对我说,你刚才那通电话不是对包飞扬通风报信,暗示他我还没有睡觉吗?敢吗!以你和包飞扬只见的交情,如果想告诉他说我睡觉了,让他以后有事就打办公室电话找我,用得着那么绷着个脸,疾声厉色吗?你用这种方式,不是在暗示我就坐在你旁边,看着你打这通电话,所以你才不得不表现出严厉一点,做戏给我看嘛?你这么一表演,以包飞扬那种鬼聪明劲儿,还不马上领会到你的意思,立刻动身赶来市委小招来找我啊?”

  “领……领导,您全看出来了?”铁志邦苦着脸,像是一个做错事情被老师抓个现行是孩子。
  “哼哼,这一点鬼把戏,都是老子当年玩剩下来的,还能被你们这两个小毛头给糊弄住啊!”田刚强伸手从烟盒里摸出一根香烟,得意洋洋的望着铁志邦。
  听到田刚强嘴里吐出“老子”两个字,铁志邦就知道,田书记这并不是真的跟他生气,只是吓唬着他玩的,紧绷的身体也立刻放松下来,伸手摸出打火机凑到田刚强身边,一边给田刚强点烟,一边陪着小心说道:“领导,我这不是也是为了您嘛!您如果真不想见包飞扬,干嘛现在还不睡觉,抱着一本北方省地方志在那里乱翻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