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22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现在其实也很难受了,今天的酒已经喝到了极限,但华子建好的一点是,身边就坐着那个最能喝酒的人大副主任,所以在别人邀请的时候,这个主人往往可以起身迎战,让华子建躲过了不少杯,就这,华子建也是有点胃中翻滚不定。
  看看差不多了,华子建再稍微的暗示一下,北江市的英豪们群起而攻之,彻底全歼了乌克兰团队,这个时候,华子建才一头冲进了卫生间,大吐一场,安顿了对方休息,带着队伍凯旋而归。
  第二天考察的时候,这些乌克兰的专家们一个个萎靡不振的,就在昨天,他们还是很有些趾高气扬的感觉,因为自己是出资方,更是工业强国,对中国地方企业还是有些看不太上眼的,但没有想到,华子建在她们最为骄傲的喝酒上出其不意的重伤了他们,让他们再也没有了狂妄骄傲的心态,对华子建等人,他们也就格外的客气和尊重了。
  那个雷布罗夫领队,今天很是认真的听取着华子建的介绍,华子建说:“这一片空地我就想着下一步作为你们的新厂址,你看看,第一是交通很好,比起现在的金新机械厂,这里四通八达,以后你们还一和特种钢厂共建一条铁路,这样你们的产品就能知道运到火车站,可以减少很多吊装,转运的费用。”

  “奥,那么将来可以修通这个铁路吗?”华子建的建议让雷布罗夫雨鞋心动起来,特别是他们这些重型机械产品,倒一次车,费用是很大的。
  华子建点点头,说:“肯定能修,从这里到火车站距离也不远,而且这一条沿线上,几乎都是农田,很方便拆迁和修建。”
  雷布罗夫随着华子建手指的方向看去,的确是如此。
  接着华子建有给他不断的灌输其他的一些优势,什么北江市有特种钢材啊,这一吨刚才直接从国外购进,成本怎么这么的大啊,还有北江市的工资水平,生活费用也很低啊,金新机械厂的设备完善啊,工人的技术水平很高啊等等,反正华子建是展开了自己强项,说的是天花乱坠的,让对方这六个人都很有了兴趣。
  对于乌克兰方面这些专家的各种提问,质疑,华子建也能干干脆脆的给予回答和解释,本来他对这些东西也是考虑了很长时间,所以对方能够想到的问题,华子建也几乎心中都有腹案,回大起来行云流水,绝不磕磕绊绊,这相应的也增大很了很多可信度,让雷布罗夫等人听得无懈可击。

  但在下午的座谈的时候,这个乌克兰的队长却提出了一个让华子建不好回答的问题,他说:“假如我们可以谈成,并在你们北江市建厂,以后这个特种钢材的价格能不能给予最大的优惠,别的不说,就按你们供给国内其他军工厂的价格执行,怎么样?”
  这个问题是有点大的,虽然特种钢厂是委托北江市来管理,但像如此重大的价格问题,肯定是要军方点头才行,要说起来,国内的军工厂大部分是军方的,所以在价格上肯定很低,能不能对社会上也通用这样的一个价格,华子建不敢轻易的答应。
  华子建敲击着会议室厚实的实木桌面,思考着说:“雷布罗夫先生,对于这个问题我是无法给出你一个准确的回答,因为钢厂我们也是和别人合作的,合作方什么想法,我现在不知道,我唯一能说的就是,价格肯定会比市场价格低很多。”
  雷布罗夫歪这头,想了想说:“那么我希望这个问题能有一个明确的回答,我可以直言不讳的给你说,其他条件我们现在基本可以认同,包括金新机械厂的股份,也和我们认定的差不多,都在可协商的范围内,但这个钢材的价格对我们一个生产军工的企业至关重要。”
  谈判就一下陷入了僵局,华子建和翟清尘等人也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在华子建的心里,这个事情恐怕只能先和军方联系一下,最后才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

  “那行吧,这个问题我们先放一放,等我和钢厂的合资方接触之后,我在给你们一个回答,今天我们谈谈其他的一些问题吧。”华子建只好推一推。
  “ok,我们等待着你们的回应,现在说说下面的事情。”
  会议继续的谈论着,这个问题暂时不谈,不过华子建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他怕这个问题最终会成为双方谈判的一个障碍,对能不能说动军方,华子建是一点都不敢保证。
  果然等到三天之后,所有的问题谈完之后,雷布罗夫又绕回到了这个问题上。

  而华子建也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和军方做了一个沟通,但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因为军方说,特种钢厂本来就是服务于中**工厂的,这里还涉及到很多内部结算的问题,价格和市场价格肯定也不会同步,军方不能接受这样的一个毫不相干的条件。
  这就让本来前景光明的洽谈陷入到了僵持之中,华子建为此也是很伤脑筋,一混又是两天过去了,事情还是没有得到缓解,这天华子建在办公室想着这个问题,翟清尘敲门走了进来。
  翟清尘也在为这个事情忧虑着,这个个项目对每一个北江市的领导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政绩,特别是翟清尘刚刚走上了市长的岗位,更需要一些政绩来奠定自己的基础,不管项目是如何而来,一个市长总是能分享到其中的利益,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华子建点点头算是招呼了一下翟清尘,看着小刘给他倒水,华子建若有所思的说:“清尘啊,你对这个乌克兰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主意。”
  翟清尘一面接过水,一面摇着头说:“不瞒书记你啊,我到现在还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应对的策略,因为这个钢厂的事情我们不能完全做主,而对方这个雷布罗夫却认为我们的诚意不够,我们又不好给他吧很多事情解释清楚。”
  华子建附和着点下头,说:“但这个问题要是不能很好的解决,恐怕项目会黄,还是再想想办法,最好能让他理解我们的难处。”

  “要不你找王部长说说,上次喝酒的时候,听他说他和王部长还熟悉。”
  “恩,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啊,只怕效果不是太好,这些个老外,有时候还是很倔的,人情世故相比我们中国人来说,要淡漠很多。”
  “哎,这倒也是,我们主要也不认识他们乌克兰的谁,我想他们自己的人给他说说,可能多少会有点效果的。”
  华子建一听翟清尘的话,心里就是一动,对了,自己怎么把这个人给忘记了,华子建嘿嘿一笑,说:“谢谢清尘你的提醒啊,这样,你马上联系一下雷布罗夫,就说晚上我们一起坐坐。”
  “书记你有办法了?”
  “撞撞运气吧。”
  这里翟清尘刚忙亲自给雷布罗夫打了一个电话,说华书记今天准备和大家坐坐,请他们晚上务必光临。

  那雷布罗夫一听华子建又要亲自招待他们,心里就有点发虚了,上次那一场酒啊,喝的他们六个人好多天闻到酒味就头晕,他怕今天又要被放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