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4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开会的整个阶段,从人们的发言内容、侧重点,以及县长的评议也印证了楚天齐的判断。开始听魏铜锁说话专注的那两个副县长是魏系,不屑的那两个副县长和财政局长向阳是牛系,副县长楚晓娅、发展计划委主任以及另一个副县长既非牛系也非魏系。
  楚天齐还发现,在开会的整个过程,魏铜锁隐隐在和牛斌掰手腕,分明不认同牛斌。而牛斌也显然对这个副手不感冒,尤其对于魏铜锁越俎代庖介绍新人的做法极其反感,认为在和他这个县长抢权。
  这种判断,在后来两人与自己的谈话中也得到了进一步印证。牛斌找自己分明是在给曲刚撑腰,要自己多团结同志,多向实践学习,而牛斌指的“团结”和“学习”的对象分明是曲刚。尤其提到“楚三斤”和“酒局长”绰号时,还特意点出了“不雅观”。这分明是在敲打自己,是指责自己和曲刚拼酒一事,这明显是在拉偏架。今天魏铜锁找自己谈话的内容和说话方式,也印证了周仝的说法——曲刚是县长的人。

  对待同一个人,对待同一件事,魏铜锁却是不同的做法。对于楚天齐喝倒曲刚一事,魏铜锁完全是赞赏的态度,而对于曲刚这个人却颇有微词。虽然魏铜锁没有点出“曲刚”这两个字,但他肯定知道曲刚的分管内容,也肯定知道曲刚临时主持了一段行政工作。对交警、巡警一事三罚的痛恨,感叹楚天齐要是“早到一段就好了”,矛头分明是对准了曲刚。
  看来牛斌和魏铜锁真的尿不到一壶,这也是大部分县长和常务的通常关系,这主要还是“权利”两字闹的。
  看来牛斌对曲刚真的很维护,为了曲刚竟然亲自出面,第一次接见了自己这个“外来户”,并希望自己团结同志。而显然魏铜锁却是相反的意思,分明是乐见自己和曲刚斗,也乐见自己压曲刚一头。
  想到魏铜锁刚才说的这些话,楚天齐突然意识到,可能对方并不是和自己偶遇,应该就是在等自己,在等着和自己说上刚才的话。
  看来,牛斌和曲刚都想利用自己。想到这里,楚天齐不禁摇了摇头,这刚到许源县,不曾想就成了别人眼中的棋子,说不准还不止他们两个呢。不过这也无可避免,官场中就是这样,每个人几乎都想做棋手,却也同时做着别人的棋子。就是同样做棋子,也要看自己是否有足够价值,是否能在关键时刻反将棋手一军,是否会由棋子变棋手。

  楚天齐的判断不错,确实不只是县长和常务副县长惦记自己。就在他想事情的时候,县委楼里也有人在谈论着他,而且还不止一人。
  县委书记办公室,书记刘福礼坐在办公桌后,他对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孩。楚天齐肯定认识这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公丨安丨局经侦队队长江胜男,也是刘福礼的外甥女。
  见刘福礼好久没言声,江胜男追问道:“舅舅,还有事吗?”
  “哦,没事了,你先回吧,多留个心,多汇报。”刘福礼说着,挥了挥手。

  江胜男回了句“好的”,站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身子后仰,刘福礼靠在椅背上,点了点头。看来自己得到的消息,和外甥女说的一致,楚天齐就是在和曲刚斗,尤其喝酒的事,外甥女可是在现场亲眼所见。
  刘福礼忽然笑了,自语道:“小伙子有意思,看来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刘福礼可能不会想到,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同楼层也有人在说同样的话,而说话的人也是一名丨党丨委,只不过是在楼道的另一侧而已。这名常委的屋子里也有两人,这两人他都认识。当然,楚天齐也都认识。
  接下来的两天,楚天齐抓紧时间,去下属部门检查工作。说是检查工作,其实也就是转一转,大家彼此之间进一步熟悉一些,主要也是让大家认识自己这个局长。
  首先去转的部门,是办公楼里的这些科、室、队,他没有叫别人,就自己去的。虽说众人已经和局长有过几面之缘,尤其近期局长的“英雄事迹”更是成了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但好多人还是第一次和局长正面接触,难免有些紧张。
  楚天齐在去到这些部门的时候,看的多、说的少,在讲说的时候,也是表扬多、批评少。这样人们才随便了一些,紧张感也弱了好多,尤其局长不问那些较敏感的话题,也让众人心中舒了好大一口气。
  其实人们的担心也是多余,大厅广众之下,楚天齐不会提尖锐的问题。他怎么可能和不了解的下属问出诸如“某某*长如何”之类的话题呢。
  转到的这些部门中,部门负责人和楚天齐接触的要多一些,尤其上周五还一同参加了晚宴、一同喝酒。对于局长的到来,这些负责人该有的尊敬都有,但表现又略有不同。比如刑警队长柯晓明,在面对局长的时候,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既尊敬却又显疏远。就是老同学周仝也是如此,甚至比柯晓明的做法加了个“更”字,尊敬有余、热情不足。当然,同样是不亲近,意义却不一样,一个是真的不待见姓楚的,一个是为了装作不认识。

  利用周二一天的时间,把办公楼上的这些分部门都转过后,楚天齐没有再去县城的交、巡警队、许源镇派出所,而是周三*去了乡下派出所。
  去乡下派出所的时候,楚天齐只带了司机厉剑,其他的人也没有带。一天之中转了六个乡,派出所的情况也不尽相同,但都存在一个现象:懒。可能是山高皇帝远的原因,这些派出所的人在岗情况不好,一般都是所长和教导员只有一位在,有的甚至两位都不在。
  当然这些派出所的人有的是说辞,要不就是“去处理邻里纠纷了”,要不就是“去排除治安隐患了”。对于人们的说辞,楚天齐没有深究,他知道欲速则不达,不能操之过急,要因地制宜。而且这种现象很普遍,就像青牛峪乡的赵钢也经常不在岗,但派出所总有办法及时联系到他。这和丨警丨察工作性质有关,一旦有事发生就需及时出警,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刮风下雨,所以平时就散慢一些,雷鹏当队长时也是这样。

  星期四,楚天齐没准备出去,一吃完早饭就回到了办公室,开始整理这两天发现的一些事项。
  刚坐下时间不长,好几天没露面的张天彪来了,这还是自上周五酒桌喝吐对方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可能是因为挑衅受挫,也可能是因为喝酒挑衅本身,张天彪的表情有些尴尬。但还是稍微迟疑一下,把纸张放到桌子上,便向楚天齐敬了军礼,楚天齐也还了礼。
  在一开始的时候,楚天齐逼的曲刚行军礼,当时还觉得很有成就感。可现在真的来了这么几次后,他还觉得很不习惯,也有些不舒服。本来下属来的时候,自己只需坐着就行,可现在还得站起来,尤其还得把椅子向后挪一挪,很不方便。尽管这样,自己总不能取消吧,这是在执行军队礼仪,也是自己专门对曲刚说过的。还好张伯祥等人进来并不这样,否则太麻烦了。
  日期:2017-03-1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