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3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我当然信!”包飞扬也正色起来,“只是我今天晚上已经答应要见一个人,到时候不知道要和他谈多久,所以田伯伯那边,我真的不能保证一定能够过去。”

  “咦,还有什么人比田书记更重要?”舒青华不由得惊奇地望着包飞扬,“难道说是国字号领导?”
  “市长,您能不能别拿我开玩笑?”包飞扬说道,“如果真的是国字号领导过来,那也得是先接见田书记管省长他们几位省领导,见我一个芝麻大点的市丨警丨察局局长干什么?”
  “那还能是谁啊,竟然让你感觉比田书记召见还重要啊?”舒青华问道。
  “市长你一定非要知道这个人是谁吗?”包飞扬沉吟了一下,显得十分不情愿。
  “对,我确实是很想知道这个人是谁!”舒青华这个省会城市的大市长此时变得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
  “那好吧,我说出来你可千万不要惊讶。”包飞扬望着舒青华,一字一句说出一个名字,“饶……建……山。”

  “什么,饶建山?”舒青华惊讶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连脑袋撞到车顶框也没有察觉,“你怎么会要见他?你什么时候和他搅和到一起的?”
  “怎么,市长,我不能见饶建山吗?”包飞扬平静地看着诧异地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的舒青华,“另外,我见一见他,就意味着我跟他搅和在一起了吗?”
  “哎!飞扬同志,你知道的,我不是那个意思!”舒青华急的只甩手,“我的意思是说,饶建山这个老上丨访丨户是一个烫手的油条,谁沾染上谁倒霉,你最好不要跟他有任何接触,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的!”
  “市长,我是枫林市丨警丨察局局长,只要与社会治安有关的事情,又或者是法政部门出的一些冤假错案,我都应该去一一调查核清,至于这中间有没有好处,根本不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包飞扬面容严肃起来,“我当然知道饶建山是一个老上丨访丨户,可是他为什么要一直上丨访丨呢?这背后有没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呢?这才是我感兴趣的地方。”
  “为什么一直上丨访丨?”舒青华冷笑起来,“他一个贪污犯,却声称自己是清白的,法院判刑是给他判错了,这不是瞎扯淡吗?我看他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闹事,想给自己多争取一点好处罢了。”
  “市长,我的看法却与你不同,这件事情背后恐怕还另有隐情。这也是我为什么答应今天晚上要见一见饶建山的原因。”包飞扬正色说道。
  “哎,既然你要见他,也就随你了。”舒青华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饶建山这个人口才很好,你千万不要被他的那些花言巧语所迷惑了。一定要时刻保持着头脑庆幸,否则肯定会被他带进沟里。”
  “市长,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包飞扬能够感受到舒青华的一片好意,他点了点头。
  和舒青华分开后,包飞扬坐回到自己车内,让司机开车回市丨警丨察局。在回去的路上,他一直思考着舒青华的话,考虑自己决定今天晚上在办公室接见饶建山,和他详细谈谈他当年的案子这个安排是否明智。如果饶建山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么无辜,舒青华会谈其他来就一副如避蛇蝎的态度吗?据说包飞扬了解,舒青华基本上还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领导,而且跟饶建山的贪污案子也毫无纠葛。饶建山贪污案发被判刑入狱的时候,是十年前,当时无论是舒青华还是张志超,都没有调到枫林市来工作呢!

  可是真的就让包飞扬这样决定不去见饶建山,他心中又感觉对不住自己的良心。饶建山为了给他自己翻案,托了那么多关系曲曲折折的找到自己,只求自己能够给他两个小时时间,让他把他的当年的事情都讲出来,然后还向自己保证,自己听了他饶建山的讲述,看了他提供的证据之后,假如还是不相信他,那么他饶建山以后就彻底死了这个心,绝对不会再到京城去上丨访丨。别的不说,单凭着饶建山在电话里说话的那些语气,包飞扬就感觉饶建山所说的情况可能是真的。即使话又说回来了,饶建山今天晚上见他,提供的那些证据证明不了他当年被判贪污罪是被冤枉的,不能说服自己去相信他是无罪的,那么至少可以保证,枫林市将会减少一个上丨访丨钉子或,因为饶建山做了保证,如果自己不能相信他,他以后再也不会到京城上丨访丨了。

  晚上八点,包飞扬正坐在办公室批改文件,秘书李大仁从外门敲门进来,“领导,那个饶建山来了,就在门外。”
  在很多地方,秘书和亲信都喜欢称呼自己的领导为“老板”,以显示自己是领导的亲信。但是在北方省,规矩却比较特殊,秘书或者亲信更喜欢用“领导”这个词来称呼领导,就比如现在李大仁对包飞扬的称呼,这也是显示自己与包局长关系不一般的一种方式。普通的干部见了包飞扬,只能称呼为“包局”或者“局长”,如果称呼包飞扬为“领导”,就会被人嘲笑为上杆子。
  其实包飞扬本人对怎么称呼自己根本就不在意,随下属们的高兴吧,他们爱怎么叫就怎叫吧。
  听李大仁说饶建山来了,包飞扬就放下了笔,把文件收起来放在文件盒里,对李大仁说道:“那你把他带进来吧。”
  于是李大仁就出去领着一个瘦小的老人走了进来。这个老人戴着一副厚厚的近视眼镜,头发花白而蓬乱,即使隔着很远,包飞扬还能看见他灰色腈纶T恤上面成片的的毛球以藏青色直筒裤脚上暗褐色的泥巴。
  原来这就是饶建山啊?跟传闻中的形象差别很大啊!包飞扬站起来,从办公桌后面绕了出来。
  这个动作却让李大仁心中微微一惊,要知道,即使平时副局长们到办公室里来找包飞扬汇报工作,包飞扬也基本上是坐在桌子后面难得动一下的。今天这个传说中的贪污犯和老上丨访丨户饶建山过来,包飞扬却主动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迎了上来,这种待遇可绝对不一般,难道说这个饶建山有什么背景不成?也不可能啊,如果有背景的话,也不会被人打成贪污犯,出狱之后又沦落为老上丨访丨户,一直往京城去上丨访丨了。

  心中琢磨了半天,李大仁也没有找出包飞扬对饶建山给予这样高规格待遇的理由,但是脚下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慢,把饶建山一直领到包飞扬面前,对饶建山说道:“这就是我们包局长。”
  饶建山跟着李大仁进来,骤然看见一个比李大仁还年轻的人迎了过来,心中还有点纳闷,这个李秘书不是说要带自己见包飞扬包局长,怎么这间办公室里会是一个这么年轻的人?难道说自己又中了圈套,被以亲自见面为名约过来,然后把自己送到某个地方去学习反省?可是不对啊,这才八月份啊,距离十月一日还有一个多月,即使怕自己去京城会给地方上抹黑,也没有理由动手这么早嘛?
  日期:2017-03-12 18: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