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59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部长有些为难的口气说,秦书凯,你们县里报上来的名单,又是经过县委常委会上讨论决定的结果,你要是拿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来,只怕这件事有些不好办啊。
  秦书凯说,钱部长,这有什么不好办的,此人工作能力不行,我这个领导的说法就是最好的理由,再说了,这样的干部,我就是用鼻子闻,也能闻出他必定不是什么清廉的官员,只要查处,一定能查出问题来。
  钱部长笑道,你这个秦县长,我又不是纪委,查干部腐败的事情是由纪委负责的,我现在就要看到证据,只要你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个冯成贵有问题,我立马同意你的看法,否则,不好办哈。秦书凯发愁道,钱部长,兄弟你这不是将我一军吗?我才到红河县上任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哪里有本事给你把纪委调动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你冯成贵腐败的证据呢?
  钱部长摆手说,秦书凯,那我可就管不了了,总之我可以拖延一段时间,等你那边有话了再决定是不是继续给冯成贵的提拔走程序,但是你拖延的时间不能太长,我能做到的,也就是这一步了,你可要抓紧啊。
  秦书凯刚想说,我不是不想抓紧,我是没处下手才对啊。
  等不及秦书凯说话,钱部长那头匆忙把电话挂断了,最近一段时间,正是人事变动的频繁期,钱部长也的确是挺忙的,能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给秦书凯来这么个电话也算是给面子了。
  放下电话后,秦书凯的心里不由暗暗有些发愁,按照钱部长的说法,要是自己不能拿出有利的证据,证明冯成贵的确不适合当一中校长的话,只怕自己最终还是无法阻止冯成贵的提拔,这样一来,一中的搬迁说白了,还是没有阻止成功。
  冯成贵这边从考察组走后就开始巴望着结果出来,一天两天过去了,市委组织部一点动静都没有,和他一起考察的人都任前公示了,而他却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冯成贵实在是熬不住了,请了个熟人从组织部内部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因为在考察过程中,秦县长极力反对自己的提拔,而秦县长跟市委组织部钱部长之间的关系又比较密切,自己的事情竟然就这样被悬在这里,不说提拔也不说不提拔,成为不了了之,谁也不敢做主的事情了。
  冯成贵想不到这样,骂了秦书凯祖宗十八代后,赶紧把这个情况向徐大忠副县长做了汇报,冯成贵心里明白,若是自己不能如愿上任当一中校长的话,徐大忠等人心里打着的搬迁一中的如意算盘就受到了阻拦,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徐县长也不会对自己眼下的处境不闻不问的。
  王路宝就问,那么能不能和这个董大苟见个面,说些话?
  那边就说,这个可以。
  那天晚上,董部长和王路宝到了洪湖县,看到了董大苟。
  董大苟也知道这次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否则,哥哥不会跑来看自己,一个电话就可以让自己出去了。

  董部长就问董大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董大苟说自己到洪湖这边来玩,发现这个秦书凯的司机小蒋带着那个女人在采访,想到这个女人说不定是秦书凯的马子,过去调戏。
  董部长说,你是不是没有脑子
  董大苟说,现在知道了,但是已经迟了。
  再说,这个冯成贵被确定为一中校长人选后,秦书凯心里感觉有些堵得慌,只要踏进办公室想起张东健对自己的那副嘴脸,他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憋闷,这孙子这么玩弄自己,自己却没什么办法收拾他,这种情况,自己以前还从来没遇到过。
  想到这个红河这个地方真是复杂,一个县委书记答应的事情竟然会改变,这个就说明很多事情那也是没有什么诚信可言,和这样的干部在一起搭班子,那是要非常的小心的。

  为了排解一下苦闷的心情,秦书凯第二天下午去了省城,他好久没去拜访老丈人季云涛了,有些心里话,他只敢跟老丈人聊聊,不管怎么说,老丈人算是自家人,无论自己跟他说些什么,他都不会笑话自己,只会在一旁帮自己分析形势,出出主意。
  到了省城,秦书凯先是去拜访了秦老,这个退位的老同志自己一直没有用上,也许有一天就会成为自己仕途上的重要推手,拉上的关系那是千万不能中断的,不停的投资才能有不断地回报。
  到了秦老那儿汇报自己现在到了红河任职的事情后,又到了其他的几个需要摆放的人那儿过后,才到了季云涛的办公室。
  季云涛对于和秦书凯的来访显然是非常高兴的,翁婿俩人后来找了个僻静的包间。
  慢斟细饮的喝了几杯后,季云涛关心的口气问道,小秦,这次怎么有空过来呢?是正好开会吗?还是到省城来办事?有没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
  秦书凯听老丈人这么一说,心里不由一暖,自己平常其实并没有把这个老丈人放在心上,毕竟这个刘丹丹和自己闹离婚的时候,这个季云涛那是不看好自己,后来和刘丹丹关系好了,那么和季云涛的关系也就密切了,也就很和谐了。现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躲到这里来歇一歇,老丈人这副关心的口气,让他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秦书凯当着老丈人的面不想隐瞒什么,苦笑了一下说,倒也没什么需要您帮忙的,只是在底下混的时间长了,才感觉到基层的县长可不是那么容易干的,有些事情凭着自己的能力能轻易的应付过去,有些事情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季云涛也算是官场的老油子,尽管秦书凯什么事情都没跟他说,他却已经猜透了女婿现在的心情,看得出来,女婿必定是在县里干的不痛快。
  季云涛一语双关的说道,基层工作跟上面的工作有些差别是不假,尤其是工作方法上,说起来,一个领导干部要是想要在一个地方树立起威信来,首先要跟周围的人搞好关系,这是必须的,至于说干些实实在在的工作,那都是做给外界的人看的,只有把周遭的人际关系搞好了,一切都才能水到渠成。
  秦书凯听了这话苦笑道,您是不知道,不下去不知道,红河县的水可不是一般的深呢。
  季云涛理解的样子点头说,我以前也是在底下干过的,尽管现在的基层现状跟以前是有很大的不同了,但是我想一些基本点还是不会改变了,大家都在围绕一个权力中心点争来斗去,说白了,还不是利益瓜分的问题,你刚到红河县工作,根基未稳,情况又不熟悉,关键时刻一定要沉住气,只有知晓对方的底牌同时,自己的底牌又没有泄露的情况下,才能真正的掌握局面。
  秦书凯感觉季云涛的这番话其实是说到了自己的心里去了,从一中校长人选的决策上来说,自己不正是早早的冲着张东健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却没有弄清楚张东健的底牌,所以才会落得一个失败的下场。
  按照季云涛的说法,只要是在一个圈子里头混的人,尤其是有利益冲突的官员之间,绝对不能随便跟说多说一句话,想要把局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首要的一点就是要嘴巴严谨。

  日期:2017-03-1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