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3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青华锤了包飞扬肩膀一下,笑着说道,看的出来,市长同志现在心情大好。
  包飞扬又怎么害怕舒青华的威胁?他嘿嘿一笑,说道:“市长,你和刘总来了正好,我们三个人正好凑一副搭子,找副扑克就可以斗地主了!”
  “斗地主?你想的倒美!我和泽铠同志到你办公室去,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斗你!”舒青华乜斜了一眼包飞扬,然后正色地说道,“好了,说正事。飞扬同志,塔克矿业公司的代表现在人在哪里?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和他们见上一见?”

  “塔克矿业公司的代表处就设在东海市,只要您这边安排好时间,我马上给塔克矿业公司代表处打电话,让他们派人过来见您!”包飞扬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回去跟志超书记商量一下,把大框架确定了之后,再让你给他们打电话吧!”舒青华这时候才完全放下心来,他笑眯眯地望着刘泽铠,说道:“泽铠同志,那咱们现在就下车,去厂里见见那些工人?”
  “好啊!”刘泽铠欣然答应道。他此时心里一点负担和恐惧都没有。因为待会儿见了工人们之后,他所有要讲的东西都是有根有据胸有成竹的。他和这些工人们相处了几十年,自己心里有了底气,又如何会怕和这些工人们谈判呢?他之前之所以面对着工人进退失据,是因为心里没有底气,说出的话连自己都不能相信,又如何去说服工人呢?可是现在,包飞扬既然提出了来料加工贸易的模式,又有国际矿业新贵塔克矿业公司做后盾,哪怕是包飞扬和舒青华此时都抽身离开,他刘泽铠一个人也有信心把这些工人们都劝回去!

  随后的过程就有点平淡无奇了,舒青华和包飞扬陪着刘泽铠进去之后,甚至舒青华都没有讲几句话,刘泽铠就接过了话柄滔滔不绝地讲述开来。在场这些工人们与其说是刘泽铠的职工和部下,不如说是刘泽铠的老兄弟老姐妹老子侄。刘泽铠什么时候讲的是货真价实的真心话,什么时候讲的是糊弄人的假话,他们心里都跟明镜儿一样,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比如现在,他们就知道刘泽铠讲的确确实实是很实在很有把握的真心话,枫钢集团确实是找到了新的出路,只要他们这些工人们再耐心地多等一点时间,肯定会有一个阳光灿烂的明天。而且刘泽铠向他们保证,这次的等待绝对不会很久,最长不会超过两个月,枫钢集团就可以恢复正常生产,大家就可以拿到足额甚至是超额的工资。
  工人们不怕等,也不怕勒紧裤腰带等,甚至是全家都勒紧裤腰带等都不怕,怕就是怕看不到希望,不知道这些勒紧裤腰带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现在刘泽铠既然给他们明确的保证,两个月之内枫钢集团一定会复产,他们又怎么会继续跟刘泽铠好父辈好兄长去闹腾呢?不就是再紧巴两个月吗?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包飞扬把工人们的反应看在眼里,也很是感慨。华夏的工人真是世界上最吃苦耐劳就有忍耐精神最有奉献精神的优秀工人,不过受过再多苦,遭过再多罪,只要能给他们一个希望,给他们一个盼头,他们就会毫无怨言地去顾全大局。

  于是在刘泽铠讲话结束后,包飞扬又宣布一件事情,不管是枫钢集团的工人,还是枫钢集团的家属,凡是因为家庭生活困难实在是周转不开的,都可以到海州市海州船舶工业总公司去应聘,到时候只要向海州船舶工业公司招工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报上他包飞扬的名字,然后说明自己是枫钢集团的工人或者枫钢集团工人的家属,海州船舶工业公司那边就一定会给安排一份工作的。如果大家还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到市丨警丨察局局长办公室去找他包飞扬,对于每一个打算到海州市去工作的人,他包飞扬都可以写一份私人介绍信过去。

  包飞扬这句话又在工人们中间引起一片轰然叫好声。虽然在场绝大多数工人会选择留在枫林市,留在枫钢集团,等待两个月之内枫钢集团复产。但是中间有也有极少数的年轻工人想到南方去看一看,还有一些工人们也想让自己家里的年轻孩子到沿海地区去闯一闯,包飞扬这个承诺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及时之极。
  工人们散去之后,舒青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加上自己在路上的时间,到现在也不过总共耗时两个小时左右,在省委礼堂举行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应该还没有结束,一时间不由得微笑起来,对包飞扬说道:“飞扬同志,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去见一见新任省委一号领导啊?你以前不是在西北省工作过吗?说不定你还认识他呢!”
  说到这里,舒青华看见包飞扬嘴角挂着一抹苦笑,他不由得浑身一震,不敢相信地望着包飞扬,嘴里叫道:“不会这么巧吧,你真的认识田刚强田书记?”
  “还真的就是这么巧,”包飞扬苦笑着摊了摊手,说到:“我不仅认识田伯伯,而且和他还是老熟人!”

  如果舒青华不问的话,包飞扬是肯定不会主动说出自己和田刚强的关系的。但是舒青华既然问了,包飞扬就必须实话实说。他这时候再说去假话掩饰的意义不大,因为即使能够隐瞒一时,但是最终他和田刚强之间的关系还是要暴露出来的,到了那个时候舒青华岂能不对他产生看法?所以还不如现在就把实话说出来,至于说舒青华那边会怎么去想,已经不是包飞扬此刻要考虑的问题的。
  听到包飞扬承认他和田刚强是老熟人,并且称呼都不是“田书记”而是“田伯伯”,舒青华不用再追问下去,就能够猜出来包飞扬和新任省委一把手田刚强之间的关系究竟熟到什么程度。
  到了这个时候,舒青华总算是明白了当初包飞扬为什么会忽然间从江北省跨省调过来空降到枫林市担任市丨警丨察局局长的原因。当时听到省委组织部宣布了这个人事调动命令之后,他和张之超自然是不会相信省委组织部所给出的跨省干部交流的表面用来,两个人还讨论了很久,一直没有弄明白这个人事调动背后方面真正原因是什么。现在看来,包飞扬明明就是省委一把手田刚强安排过来打前站的,是替田刚强对北方省的情况提前进行一次摸底调查!

  想到这里,舒青华后脊梁上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还好还好,在包飞扬的枫林市工作这一段时间里,他本人对包飞扬一直持着非常欣赏的态度,对包飞扬的工作也一直很支持。唯一一次没有明确支持包飞扬的,就是前面一阵子省委老一把手叶期田在准备退居二线之前搞的那次党政干部民主评测考核试点活动的时候,董忠红在上蹿下跳准备对付包飞扬的时候,他和张之超非但没有制止董忠红的行为,反而给予了一点程度的默许。

  日期:2017-03-12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