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2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谈判,最后双方在一九九八年初打成收购协议,塔克矿业公司以十三点五亿美金的价格,成功收购了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即使不算即将到来的铁矿石黄金十年,单单是就收购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这单生意本身来说,包飞扬就至少赚了十四五亿美元。因为只要包飞扬愿意,只需要等上个一两年,英国力拓公司就愿意付出近三十亿美金的价格来收购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的这些资源。

  但是包飞扬又没有疯,怎么会去干这样的傻事呢?铁矿石的价格从他收购了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之后就开始缓慢上涨,如今澳大利亚铁矿石的离岸价格已经上涨到了二十五美金一吨,而且这个价格还将继续上涨。等进入了二零零二年之后,国际上铁矿石价格就会进入一个快速上涨的通道,到时候铁矿石价格就会轻而易举地突破一百美元一吨,最高将会达到一百六十多美元一吨。
  在上一世的时候,英国力拓也就是凭借着收购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之后获得的资源成为世界第二大铁矿石供应商,从二零零二年起,每年销售的铁矿石都在一亿五千万吨以上,最高峰的时候,力拓公司一年销售的铁矿石超过了三亿吨。
  而铁矿石的价格虽然迅猛上涨,但是铁矿石的生产成本实际上却是逐年下降。即使是按照原来一吨铁矿石的生产成本二十美元来计算,一吨铁矿石的销售价格和生产成本之间的利润至少在八十美金以上,一年销售一亿五千万吨铁矿石,利润轻松超过一百二十亿美金,十年铁矿石黄金时期,塔克矿业公司仅仅销售铁矿石,至少能给包飞扬带来一千二百亿美元的纯利润,这还是按照最低的限度来计算,实际上包飞扬知道,单单是收购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带给他的纯利润绝对不会低于两千亿美金。

  包飞扬既然熟知历史走向,知道未来十几年将会发生什么,又怎么会为了十四五亿美金的小钱,放弃两千亿美金的巨额利润呢?
  此时距离塔克矿业公司成功收购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的日期已经有半年之久,塔克矿业公司也初步完成了对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原有业务的整合,已经开始准备介入国际铁矿石贸易市场。
  包飞扬本身就在考虑在寻找一个比较恰当契机,让塔克矿业公司在国内钢铁企业面前亮相。而这个时候,正好枫钢集团陷入了经营困局,职工们连最低的生活标准都维持不了,包飞扬脑子里瞬间就有了灵感,这不正是让塔克矿业公司登陆国内钢铁市场的大好机会吗?之所以会想到采取来料加工贸易的方式,这中间果然有北方省特殊省情的原因,但是最主要的是包飞扬考虑到这种方式最直接最有效,可以规避漫长的铁矿石价格的商业谈判,只要向枫钢集团支付加工费,就可以直接开工生产。而且塔克矿业公司不光是拥有铁矿石资源,还拥有廉价的煤炭资源,通过低廉的海运方式运送到枫林市,甚至比枫钢集团购买北方省本身煤矿的煤炭还要便宜。

  这时听舒青华问他有没有选择好可以和枫钢集团展开来料加工贸易方式的外资企业,包飞扬顺势就把塔克矿业公司推了出来。
  “飞扬同志,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以前跟塔克矿业公司方面进行沟通过?”舒青华沉吟了一下,又出声问道。
  我自己的想法就是塔克矿业公司的想法,包飞扬在心里念叨一句,嘴上当然不会这样回答,他笑着说道:“我之前是跟塔克矿业公司的相关人士展开过这方面的探讨。他们对大陆钢铁市场的未来前景非常看好,但是觉得在大陆投资一家钢铁公司过程比较漫长,手续也比较繁琐,同时考虑到大陆有很多家钢铁企业自身的资金链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急需外来资金的支持,所以他们跟我提过这方面的想法,看看能不能通过来料加工贸易的方式,由他们提供铁矿石和煤炭以及相应的生产资金,寻找合适的钢铁企业帮他们加工生产钢铁产品。”

  “啊?包局长,你以前还真跟塔克矿业公司探讨过这样的事情啊?”刘泽铠在前面惊讶地说道。
  “那是当然!”包飞扬望着刘泽铠,耸了耸肩膀,说道:“刘总,要是我心里没有一点点把握,又怎么敢当着那么多工人的面撂出那样的话语啊?”
  “可是,西方资本家本性都很贪婪,拼命追逐高额利润。”刘泽铠脸上满是担心,“他们会不会把加工费压得很低啊?到时候我们赚到的加工费刚刚够给工人们发工资,你所说的保证工人们每月有六七百的目标又怎么能够实现?到时候工人们万一闹起来,我又该怎么解释?”
  “老刘在,你真是死脑筋!”舒青华在一边接口说道,“工人们只要能够领到足额的工资,能够养活一家老小,到时候又怎么会去计较今天飞扬同志究竟承诺了什么啊?如果能达到每月六七百元工资当然更好,如果达不到,每月能够把三四百元工资足额发下去,我想工人们也会非常满意的。你说对嘛,飞扬同志?”

  “市长,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确实相信,工人们如果能够足额领到三四百元工资,肯定会满意的。但是呢,我说的六七百元工资的确也不是吹牛,”包飞扬说道,“塔克矿业公司因为自身能够生产出低价的铁矿石,所以在人工费方面会让出一点出来,从而促进工人们的积极性以生产出更多的优质钢材出来。当然,具体是多少,还要看将来刘总的谈判水平……”
  对包飞扬来说,这一点点人工费又能够占据多少?多付出一点小钱换一个皆大欢喜,又何乐而不为呢?再者说了,即使枫钢集团是国有企业,现在也实行的是吨钢计件工资,工人们拿的工资越多,生产出来的钢材也就越多。包飞扬所要做的就是让塔克矿业公司在和枫钢集团谈判的时候适当把支付的吨钢加工费的标准稍微往上浮动那么一两个百分点,也就足够了。
  刘泽铠搓了搓手,说道:“包局长,和国内企业谈判的话我还行,和国外企业谈判,我真没有这个经验,到时候还需要你帮我去站站台,助助威。”
  “呵呵,刘总,国外企业的谈判代表也是人,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怕他们作甚?放心大胆地去谈就是了!”包飞扬笑呵呵地说道,“即使有什么错漏的地方,也有市长大人替你在后面兜着呢!”
  “好你个包飞扬!泽铠同志明明是拉着你去当后盾的,你却非要把我给绕进去!告诉你,如果真要和塔克矿业公司展开谈判的时候,你是一定跑不了的。到时候你如果敢往后缩,我就和泽铠同志一人搬一把凳子,到你的办公室去办公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