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22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之海哼了一声,道:“是我在问你!”
  黄惟谦眼珠转了转,表情尴尬的道:“我……我两天前就来了青阳,不过刚落地就因为水土不服病倒了,这……”
  黄之海冷笑道:“病倒了还有心情玩乐?”
  黄惟谦讪笑道:“我是刚刚休养恢复过来,一时无聊,这才叫了两个女人过来玩耍……我前面是真的病倒了,病得很重,所以也没来得及去看望祖父,怎么样,他还好吧?我明早就去看望他老人家。”
  黄之海道:“这么说,你之所以来青阳,就是看望你祖父来了?”
  黄惟谦连连点头,道:“当然,不然我来青阳干什么?”
  黄之海戏谑的斜眼瞧着他,道:“既然你是看望祖父而来,事前为什么没和你父亲和我们打个招呼?来了之后生病,也没告诉我们?”
  黄之河已经不耐烦了,铁青着脸走上前,指着黄惟谦叫道:“畜生,我问你,是不是你害死了你爷爷?”
  黄惟谦立时惊呆,呆了半响,失声叫道:“什么?你说我爷爷死了?这怎么可能,我还没见他最后一面呢,不会吧,爹地,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黄之海道:“黄惟谦你个孽畜,不要在我们面前演戏了,梁根都指证你了,你还演什么?”
  黄惟谦又惊又急,满脸的匪夷所思,叫道:“梁根?他指证我什么?他又凭什么指证我?父亲,伯伯,你们千万不要信他的话,我可什么都没做,真的,爷爷去世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发誓……”
  李睿在后面看着他们父子伯侄争辩,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算,只凭着梁根的供认,就来找黄惟谦挑明摊牌,而黄惟谦显然不是心甘情愿认罪服刑的主儿,真要是辩驳起来,自己手中没有别的可以直接证明黄惟谦设计毒谋的证据,怕还要反被他咬上一口,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漏洞,想找出实证来还是不难做到的。
  黄惟宁与他心有灵犀,也在担心这一点,下意识的看向他,用蹙起的秀眉和忧虑的眼神,无声的询问他:“假如黄惟谦一直抵赖推卸可该怎么办?”
  李睿看懂了她的意思,给她一个坚毅的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上前两步,朗声说道:“黄惟谦,你不用演戏了,其实刚才你被我骗开屋门,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黄惟谦虽然被父亲与伯伯逼迫得非常狼狈,但并不惧怕李睿这个陌生人,甚至极度怨恨他刚才骗门的卑鄙手段,鄙夷的瞪视向他,冷冷地道:“你是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你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李睿也不生恼,傲然说道:“刚才我敲门,跟你说,我是梁根派来的,情况有变,这话在场几位都听到了,之后你立时就把门开了,这岂不就能直接表明,你与梁根勾结密谋?!”
  黄之山三兄弟与黄惟宁都以为,刚才李睿打着梁根的旗号把门骗开,只是临时想到的一个点子而已,到了这当儿才算明白,敢情这话里面暗藏玄机,结果黄惟谦不察,被他骗开了门不说,还暴露了与梁根的勾结,都是心下暗暗佩服他的聪明机灵。
  黄惟谦听到李睿的话语,也是头大如斗,冷汗直冒,硬着头皮叫道:“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与梁根只是关系亲厚而已,哪有什么勾结?你刚才说情况有变,我以为梁根是要告诉我,我爷爷的病情有变,我这才把门给你打开。还有,我来到青阳之后,是跟梁根联系了的,我告诉他,千万不要告诉我祖父,说我已经来了,我是想要给老爷子一个惊喜。我和梁根也只有这点交往,你不要对我肆意污蔑。”

  李睿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个黄惟谦脸皮也真够厚的,到了这当儿还能装作好人,满面委屈无辜的辩驳,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也罢,既然他这么无耻,那自己只能祭出杀手锏来了,拿出手机,点开那段视频,递过去道:“我看你还能抵赖到什么时候!”
  黄惟谦接到手里,只见视频中梁根被控制在地,面色狼狈的诉说自己的阴谋,脸色大变,看了一会儿,没等看完就叫道:“污蔑,赤果果的污蔑,从始至终都是污蔑!好他个梁根,竟敢污蔑我,我跟他有什么仇恨,他要这么用心的污蔑我?真是欺人太甚!我要和他对质,当面对质!真是太欺负人了!”
  他气咻咻的叫出这几句后,又痛恨不已的看着黄之海道:“二伯,你千万不要相信梁根的鬼话,这个狗奴才不知道是发了疯还是受了他人的指使,对我进行污蔑,但我怎么会是他说的那种人呢?我知道自己总不干好事,但我再如何胡来,也绝对不敢害死自己的亲爷爷啊。你们想一想,千万不要听信他人的胡言乱语啊。”
  李睿心里也希望黄惟谦能被判处死刑,却又担心到最后他能免死,譬如判个无期徒刑或者终身监禁,那就恶心了,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早,还是先让他认罪再说。
  黄惟宁又想起什么,问梁根道:“黄惟谦一伙都有谁?”
  梁根道:“主谋是黄惟谦,我……我是执行者,还有辅助帮忙的费律师与郑医生,对了,查孝先也是黄惟谦的人,不知道他有没有在这个阴谋里,也不知道黄惟谦会用他做什么。”
  黄惟宁吃了一惊,道:“查孝先也被收买了?黄惟谦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李睿也不明白,黄惟谦收买查孝先这个投资顾问做什么,难道是刺探大哥黄兴华的商业计划,可那有什么用?
  等了五分钟,门口响起敲门声。

  黄惟宁对李睿二人道:“你们不要动,我去开门,把他迎进来。”说完过去开门。
  李睿与徐达缩在卧室角落里等着,很快听到门口响起黄惟宁与费英贤的寒暄声,随后脚步声响,二人进了屋来。
  费英贤走进卧室,一眼看到李睿与徐达,很是诧异,正要说什么,目光瞥见倒在地上的梁根,只惊得面色大变,立时呆若木鸡。
  李睿与徐达绕出来,一前一后,将他围在中间,却谁也没动手。
  费英贤定了定神,看看面前的徐达,又看看身后的李睿,转目看向黄惟宁,脸色阴沉的道:“大小姐,我不知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你能为我解释一下吗?”
  黄惟宁冷淡的看着他,问道:“费律师,先回答我一句话,我爷爷对你如何?我们黄家对你又如何?”
  费英贤微微皱眉,道:“大小姐,恕我不能明白你的意思。黄主席对我当然很好,你们黄家对我也很好,但我不明白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仿佛我做了什么对不起黄家的事情一样。我自从被黄家聘用之后,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希望用最好的工作成绩来报答黄主席以及黄家对我的青睐与重用,我……”
  黄惟宁举起白玉一般的素手,示意他不要再说,冷着脸道:“费律师,现在我给你机会认罪,你最好把握住,只要你坦白认罪,我保证给你一个最轻的惩处;可如果你拒不认罪,那我同样会保证,你的下半生将在监狱里度过,就算侥幸出狱,前途与人生都会提前结束。”
  日期:2017-03-12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