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2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理说聚血蛊并非那般不堪,但陆左的这金蚕蛊并不一般。
  九转金蚕蛊,是在太厉害。
  想到这里,我对于接下来的比斗越发增添了信心,想着旁边还有一个屈胖三帮忙照应,那问题倒是不太大。
  随后我开始将整个心神沉浸在了之前的交战之中去。
  与陆左的每一次交手,都值得反复回味。
  无论是九字真言,还是陆左那种近乎疯狂又蕴含至理的剑道,以及对于周遭境况的精准把握,还有对于蛊毒的理解……

  特别是他对于周遭炁场和元素的操控,简直就是超脱了修行者的范畴。
  这是修行真我了。
  这也正是王明以及其他人为之叹服和羡慕的一点,而最主要的原因,则是陆左破而后立,找到了另外的一条道路。
  这世间,没有几人能够有陆左这样的经历,重回巅峰之后的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王者风范。
  那一夜我没有睡去,到了清晨的时候,我盘腿打坐,行了一遍周天,神清气爽,倒也不觉得乏困,而屈胖三起床之后,伸了一个懒腰,只呼好饿。
  我说我兜里有一些吃食,要不然咱将就一点儿?
  屈胖三不肯将就,非逼着我,跑到八达岭那一带去,找了一个馆子吃饭。
  这家伙吃就吃吧,而且还特别挑,一边吃肉夹菜,一边吧唧嘴巴,说哎呀,这个味道,跟朵朵做的差距太大了,我都有点儿难以下咽啊……
  瞧他这挑剔样儿,完全看不出当年跟我回来的时候,捧着一盒方便面吃得满头大汗的淳朴模样。
  吃了饭,这家伙还嚷着爬长城。
  我无奈,只有一切随他,两人在八达岭一带玩得不亦乐乎,我还给他拍了许多的照——小胖子特别有镜头感,不但卖萌一流,而且还懂得修图,让我简直都有些崩溃了去。

  如此玩闹一天,到了下午的时候,两人才准备步行回返。
  我们趁着旁人不注意,翻下了城墙,然后步行前往之前待的地方,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间前方跳出了两个晒得黝黑的大汉来,把路给拦住了。
  屈胖三一瞧,哟呵一声,说没想到啊,这地方居然还有半路劫道的?
  他一边笑,一边举起了手来,说两位大哥,我们没钱,穷光蛋一个,要不然咱当做谁都没看见谁,就此别过,你觉得如何?

  有一个哥们小心翼翼地问道:“阁下两人,可是杀人正太屈胖三,和蛊王传人陆言?
  呃……
  我听到人家叫出了我们的名字,就知道是听到了传闻,跑过来跟我们比试的。
  只不过,蛊王传人和杀人正太是什么鬼?
  这特么的也太难听了吧?
  果然,听到这话儿,屈胖三的脸完全就黑了下来,说是那个断子绝孙的家伙,给取的这么一名字?简直就是Low爆了好吧?
  那人一听,精神陡然大振,说果真是你们两个?
  屈胖三上前一步,说本大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河东屈胖三,那个什么狗屁杀人正太什么的,俺可不认。

  那人说在东南亚击杀哈多,然后留下“杀人者屈胖三也”血书的,可是你?
  屈胖三得意起来,说正是大人我。
  那人一拍大腿,十分委屈地埋怨道:“你们到底怎么搞的啊,跑哪儿去了?我师父听说你们在这儿,特地跑过来,结果找了一天,都不见人影,害我被骂得狗血喷头……呜呜。”
  呃?
  那人说得委屈,看着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我瞧得一阵心酸,说哎呀,这事儿是咱们的不对,你师父在哪儿呢,我们这就去会会他。
  对方听我们说得客气,赶忙往回指,说我师父就在你们搭的帐篷旁边等着呢,咱们赶紧走。
  我们跟着那人往回走,屈胖三却并不着急,若无其事地问道:“那啥,你们师父叫甚名字,什么来历呢?”
  那人骄傲地说道:“我师父叫做张子博,人称燕子飞,我们是燕子门的,燕子李三是我们的太师祖。”

  啊?
  燕子李三啊,这位爷可是大大的有名。
  我心中惊讶,而屈胖三却淡定地说道:“燕子李三?哪个燕子李三?”
  我本以为屈胖三是没听说过燕子李三这个名儿,却不料那人听了,肃然起敬,说您是内行人,我们太师祖是冀北的老燕子李三。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点了点头,说哦,这样啊,那确实不错。
  我在旁边疑惑,说什么叫做老燕子李三啊?难道还有新的?
  那人脸色肃然,跟我解释道:“对的,我们的师祖名叫做李鸿,修为高强,劫富济贫,是个顶尖的义盗,后来被反动军警设计逮捕,惨遭杀害——民间流传很多关于燕子李三的故事,都是以他为原型;另外在鲁东禹城李家庄人,有一个人叫做李圣武,此人懂一些拳脚功夫,但自小不务正业,后来更是烧杀掠夺、无恶不作,成为了反动当局的爪牙,还肆意冒充燕子李三,最是可恶……”
  听到那人的说法,我方才得知他为什么会对屈胖三随口说的那一句话肃然起敬。

  屈胖三的前世是虎皮猫大人,而虎皮猫大人的前世则是民国时期的最天才,天下三绝之一的屈阳。只有经历过那一个特殊大时代的人,方才会对这里面的事情了如指掌,也知道老燕子李三,和新燕子李三的区别。
  那人对屈胖三肃然起敬,也不敢因为他的岁数小而小觑了他。
  屈胖三自然是大大咧咧,他像长辈一般地问道:“我记得燕子李三最厉害的三门功夫,一叫做壁虎神游,一叫做青云扶摇功,再有一个,叫做十八寸贴身短打,你那师父可学了几分?”
  这话儿让那人脸色大变,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拱手说道:“太师祖死得突然,壁虎神游和十八寸贴身短打虽然有传承,但并不全,至于青云扶摇功,却是早已失传了……”
  屈胖三说这样啊……
  他沉吟一番,却不再说话。
  随后我们回到了那树林前的一片空地上来,结果一接近这儿,嗬,好家伙,这尼玛人来人往,怎么跟赶集一样?
  屈胖三一瞧见这个,忍不住就笑了,说陆左他到底放了什么风啊,这百来号人的,难道都是来找我们打架的?
  他这边刚刚说完,陪我们来的这个燕子门弟子便开口喊道:“师父,蛊王传人和杀人正太给我请来了……”
  这话儿一喊出来,乌泱泱一片人影便全部都朝着这边挤了过来。
  那帮人纷纷大声喊道:“嘿,那小子,我是金蛇门的陈海松,特地来找你讨教……”
  又有人喊道:“在下长沙帮的沙碧石,听说你小子霸蛮得很……”
  “某家是江湖刀客,含笑五步癫罗笑晗,前来讨教……”
  “惜花公子李雨时……”
  我们的出现就好像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面里去,顿时间一下子热闹非凡,弄成了菜市场,无数人大声喊着,一开始我们还能够听得到名字,到了后来,就感觉有一万只蜜蜂在脑袋周围“嗡、嗡、嗡”地转动,完全就听不清楚了。
  瞧着眼前这一个又一个被名利给熏红了眼睛的江湖好汉,我有点儿尴尬。
  日期:2016-09-02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