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72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青华按照自己的理解,把来料加工贸易对包飞扬讲述一遍,末尾问包飞扬,“你为什么忽然间问起来料加工贸易这种形式呢?”
  包飞扬笑了起来,说道:“在枫钢集团的问题上,我们也可以学习来料加工贸易这种形式啊!”
  他说道:“那些老同志老干部不是反对我们卖掉枫钢集团吗?那我们不卖枫钢集团,只是让枫钢集团来替外资企业,或者国内企业做来料加工,还不行吗?”
  舒青华和刘泽铠眼睛不由得都是一亮,刘泽铠更是不顾自己的形象,整个人都转过来脸朝着包飞扬跪在前面的座位上,聚精会神地望着包飞扬,看看他下面会讲出什么东西来。
  “嗯,你继续说!”舒青华冲着包飞扬做一个手势。

  “其实我的设想是这样的,我们可不可以找一家企业,和枫钢集团签订来料加工合同,由这家企业提供原材料以及负责产品的销售,而枫钢集团只负责钢铁的生产过程,并赚取加工费用。”包飞扬说道,“这样的话,枫钢集团目前的困局不就迎刃而解,赚取的加工费足够支付工人工资管理费以及设备折旧,同时枫钢集团还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企业存在,并没有被外资企业或者什么内资民营企业吞并掉!”

  “是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刘泽铠在前座上激动的叫了起来,高声对包飞扬说道:“包局长,别人怎么样我不管,反正我刘泽铠是对你心服口服了!就冲你这一个想法,称之你为经济天才,也不为过!”
  “刘总,你这话我可真当不起。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天才啊?如果要有的话,也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勤奋加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汗水组成的吧?”
  包飞扬面不改色的忽悠着刘泽铠,心中却在自嘲道,是啊,这世界上的确没有天才,即使他包飞扬,也不过是沾了重生的便宜,利用自己比别人多活一辈子的优势,随便从上一世的记忆中翻腾一点破烂来欺负人而已。
  就比如他刚才所说的用来来料加工来拯救枫钢集团的模式,就是来自于他前一世的记忆。这种模式具体是哪一家国内企业首创,包飞扬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利用最多的企业,却是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改制之后的中航国际集团。
  当时唐山、徐州和江阴几家钢铁公司面临生产困境,甚至到了连工厂的电费都支付不起的地步。就是中航国际出手拯救了这几家钢铁企业,通过来料加工的模式,由中航国际集团负责向着几家钢铁公司提供原料和负责销售生产出来的产品,这几家钢铁企业只负责中间生产这个环节,从而得意在残酷的竞争环境下生存下来。因此这种模式在当时的钢铁行业又被称为中航模式。
  后来中航国际又陆续出手,采用来料加工的中航模式拯救了数家钢铁企业,从而称为国内国际上钢铁贸易链上的一个巨无霸企业。
  包飞扬现在只是把中航国际集团当初创造的中航模式提前了十几年讲了出来,就变成了刘泽铠心目中的经济天才。
  确实很了不起啊!
  舒青华在心里权衡了很久包飞扬所提出的来料加工贸易模式的利弊,最后不由得不承认,包飞扬这个办法确实是一个天才性的创举,正是解决眼下枫钢集团困局的最完美的方案。
  这个方案首先就完美规避了北方省和枫林市那些老领导老干部们的责难,不让出售枫钢集团不是?我没有出售啊,对不对?我只是为外资企业或者民营企业加工产品而已。而且在这个时候,能够为外企企业加工产品,是一件相当光荣的事情。只要是国内企业能够为国外企业加工产品,哪怕只是为国外企业生产一颗螺丝钉,也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报纸上电视上都要连篇累牍的进行宣传,说国内的这个企业生产水平如何优秀如何高超如何了不起,来外国人都要不远万里的过来求着生产,这可是比企业自己生产出产品出口到国外更值得骄傲更值得自豪的事情。

  到时候那些老干部老领导到枫钢集团参观,他舒青华就可以自豪的说道,老领导们,你们看到了嘛?我们枫钢集团现在生产工艺是多么高超,连米国公司欧洲公司都要过来求我们帮助他们加工钢材呢!
  第二个方面,这个来料加工模式的方案又完美的规避了债权人的逼债。倘若是枫钢集团是被整体收购,那么只要枫钢集团账面上有资金进来,首先四大国有银行就第一个跳出来要把这些资金冻结,用来偿还枫钢集团拖欠银行的巨额贷款。要知道,累计到现在,枫钢集团拖欠银行的贷款高达五亿六千万,也就是说,即使有买方至少要拿出超过六个亿的真金白银,才能够撬动枫钢集团的生产,少于六个亿,可能还不够被银行扣贷款的。这还不算枫钢集团拖欠供电局的近亿元电费,拖欠北方矿务局的两亿元煤款以及五矿公司的三亿元铁矿石货款。

  但是如果是采取来料加工模式的话,只要委托枫钢集团加工钢材的企业拿出两三个亿的流动资金就足够周转了。因为委托枫钢集团加工钢材的企业本身和北方省四大国有银行系统没有什么债务往来,四大国有银行系统是难道还能从这个企业账上扣钱去偿还枫钢集团拖欠银行的巨额贷款吗?
  同理,枫林供电局也不可能从委托枫钢集团加工钢材的企业账上扣钱去冲抵枫钢集团拖欠的电费。至于枫钢集团的生产用电,由枫林市政府出面协调,完全可以用委托枫钢集团加工钢材的企业新开一个用电户头,然后从这个户头上交付电费,而这个户头上的电力则供枫钢集团使用。这样下来,无论是省电网公司还是国家电网公司,都追究不了枫林市电业局的责任。
  至于说枫钢集团生产所用的煤炭和铁矿石,那就更简单了,直接用委托枫钢集团加工钢材企业的名义去购买煤炭和铁矿石,然后将这些煤炭和铁矿石运送到枫钢集团的仓库就行了。
  如此一来,枫钢集团就可以完美的复产,用赚取加工费的方式来支付工人的工资、管理费用以及国定资产的折旧。
  唯一需要考虑的是,这仓促之间,要到哪里去寻找一家愿意跟枫钢集团采取来料加工贸易方式合作的企业?而且按照舒青华的想法,这么一家企业还最好是外资企业,那样在堵那些老同志老干部的嘴巴的时候就更有说服力了。
  心中一边琢磨着,舒青华一边讲目光落到包飞扬的身上,他脸上顿时露出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包飞扬既然提出了这么一个完美的来料加工贸易的方案,那么寻找能够和枫钢集团采取这种新颖的来料加工贸易方式的合作企业的重担,自然要落到包飞扬的肩膀上了。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嘛!能者多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